时光太浅—致张西新作《飞虎恋》

Enter a comma separated list of user names.
guangzhouboston's picture
波士顿广州联谊会


今年,2018年,《波士顿广州联谊会》诞生二十周年了。

1997年,香港回归了中国,这是历史性、划时代的大事。当时旅居全世界的华人华侨,在各自社区,纷纷举办庆祝活动。

美国波士顿侨界各个侨团,通过协商和筹备,难得暂时擯弃了各自的意识形态,走到一起举办庆祝活动,在华埠的帝苑大酒楼,筵开100余席,共1000多人参加盛事,见证了香港从英国人手中回归祖国,揭开中华民族昂首挺胸、揚眉吐气新篇章。

此时,社区侨界在频繁的互动过程中,加深彼此联系和认识。经过彼时在侨社比较活跃,來自广州的一批人士,如张福全、吳绍营、高若愚、周文熙、黄镜明、黄绮玲等讨论商量,觉得是时候应该发起成立一个同乡会性质的组织,以方便联络乡谊,凝聚力量,互通有无,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以此为宗旨,在1998年9月,正式成立了《波士顿广州联谊会》(下称《广州会》)。并在美国麻州政府注册为合法的不牟利团体,增強了波士顿的华人社团力量。

当时,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特地发來贺信,热烈祝贺《广州会》的诞生。从此,波士顿侨社就经常见到《广州会》活跃的身影。

创会初期,《广州会》就經常参与社会活动,曾多次为中国受灾地区募款和捐赠;举办各种法律、健康、理财、移民、文化等讲座,向侨胞提供服务;在资源十分有限的条件下,连续多年出版、编印会刊、会讯;举办会员各种交友联谊活动;经常与中国,特別是与广东、广州政商各界交流和互访;并多次接待來访的代表团;也与美国各地如纽约的《广州协会》进行互动交流,增进情谊。
直到最近,《广州会》的元老级成员如黄镜明、周文熙等,仍然活跃在波城社区的文化界,是《中华书法会》的中坚骨干,也是《北美艺术家协会》的创办人。

随着时光流逝,《波士顿广州联谊会》经历了光辉岁月。在两年多前,《广州会》与时俱进,重组一个新会务班子,几位年富力強,经验丰富的人士如方妙昆,柏志刚等慨然毅然肩挑重责,引领《广州会》继续发扬光大,再创辉煌!

在这两、三年内,《广州会》打破地域观念,提出 “ 立足美国,情系广州。兼容各地,联谊众筹。"的方针,生动活泼,欣欣向荣。使会务更加昌隆,会员活动更加丰富。

为了密切配合《亚美节》,推进申请《亚美日》,《广州会》大力展开社区征求签名活动,从而顺利获准政府部门正式法定《亚美日》。同时,也为举办第六、第七两届,规模宏大,盛况空前的波士顿《亚美节》,《广州会》竭尽全力,与众多侨界,侨团一道,精诚合作,排除万难,最终得到圆滿成功,展现了波城华裔的力量和新气象,成绩有目共睹。回顾过去,展望未來,我们更加滿怀信心。百尺竿頭,更进一步,《波士顿广州联谊会》定会为侨社作出更多贡献。

Website: https://gaboston.weebly.com
Author: 张西

时光太浅,风吹过翠湖

“一切真正的历史都是当代史”- 致《飞虎恋》

 

1941 年,一群意气风发的美国援华飞行员,与一群正当青春年华的女志愿医疗小分队队员,相遇在日军蹂躏下的中国热土。作家张西的倾心力作话剧《飞虎恋》由此展开了一段曾经沉默在中美两国之间的历史。

 

翠湖边的岁月已经有些遥不可及,战火中的青春见证了往昔,战争带来伤痛和死亡,警示和思考。

 

 

飞虎队员与抗日女兵

 

青春年少,谁不想往烟雨斜阳,杏花莺语。但是他们相遇在尚未准备好,就要升空迎敌,时刻流血牺牲的抗日军营。飞虎队员们是平凡的,有着平凡的情感与私心。飞虎队员们领着薪水,因为不同的理由离开家乡来到太平洋彼岸援华,比如:风流倜傥的海军少尉飞行员罗伯特,比如丹尼尔想看看神秘的中国。到昆明后,看到树枝上挂着孩子的胳膊和腿,认识到战争没有人性。丹尼尔空战目睹日军惨状心生胆怯,萌生去意。优秀的飞行员和队长山姆在击落10架敌机后,带着对妻子的思念,牺牲于保卫中国的空战中。他们的到来帮助了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战争创造了英雄。据记载国军从苏联买的飞机不敌日本飞机,中国空军损失惨重。对照飞剧里所写临时凑起来的美国飞虎队开着以前没有驾驶过的英国飞机,打落了多架日机。当时的中国空军从装备到战术是多么落后,痛惜为国捐躯的长空英烈。

 

女性天生是脆弱的,但她们也是坚韧的。战火中的爱情,犹如野百合的春天,仿佛如同一场梦,匆匆短暂的相逢,那短暂的甜蜜,还荡漾在观众的心头,剧中人却已曲终人散。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冷杉冷静地完成了罗伯特的手术,却没有接受他热烈的追求。后来的女少将冷杉,巾帼不让须眉,4天4夜做了200例重伤外科手术,比白球恩大夫“还多做了1000例战伤手术”。

    医疗队员勾起我的回忆,抗战中,少将指导员也是作家的胡兰畦组织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服务四年。1989年我见到的胡兰畦老人,经过了大半世纪的风雨劫难,依然有着坚定的信仰和家国情怀。“爱您虔诚的灵魂,爱您苍老的脸上的皱纹”,《飞》剧就是一首唱给冷杉、兰畦们的歌。

华夏民族的精神品质。

 

    每一句台词后面,都是一段全民抗战的历史。女医疗队员街头演唱的抗日歌曲“松花江上”,话剧“放下你的鞭子”等家喻户晓,唱出对家乡的赞美思念,家乡被占领的悲愤痛苦,唤醒民众,激励中华民族抗战的决心。

    杏儿父母双亡,流离失所,为当时中国百姓的写照。丹尼尔为中国而战,被新四军和中国人民所救。中国农民牺牲了四条亲人的性命,救助了丹尼尔。新四军战士是抗战部队的缩影,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在民族面临存亡之际,男女老幼全体奋起,用生命和血汗捍卫我们的领土。

    华侨冷杉的初恋恋人回国参加空军,为国捐躯,她追寻恋人的足迹回国参加医疗队,代表了成千上万投身抗战,与祖国人民共赴国难的海外侨胞。灾难挣扎,都会渐渐地消融入虚空,唯有不朽的民族精神可以永恒。

战争对人类的摧残,从未走远

    战争胜利了,人们似乎能够恢复到平凡的生活,可惜事与愿违。一对恋人苦苦分离了60 年才重逢在系满红头绳的树下,杏儿接生无数的孩子,却没有自己的孩子;当了战俘死里逃生的丹尼尔回到美国,得不到应有的福利和照顾。战争有多残酷,战后的创伤加倍残酷,伤痛永无止境。莱斯莉垂暮之年才见到山姆保存的照片,她说了一段心声:“战争对人类来说,就是破坏,就是残酷的杀戮。对我个人来说,就是与所爱的人生离死别!”

    《飞》剧寄托着人道主义的深情。一个个体,在面对巨大的战争,面对死亡、鲜血、痛苦、磨难时身不由己、无能为力。作家用剧本的內在张力,以感性的敘事形式,引领观众去思考那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纪伯伦在《论奴性》写道:我看见奴性总是和荣誉、尊严并驾齐驱。我看见少年的男女们在祭坛上作为牺牲,人们遵从奴性的愿望焚房屋,毁村庄,却说这是平等和友爱。

中美民间友谊的延续

如果我们生活过的家园,面目全非找不到一片旧日的砖瓦,有一天会再没有人能够相信过去。我们的历史,如果不是保存在文字艺术作品里,保存在遗迹遗物里,怎么能让后人知晓并铭记?《飞》剧的结尾表达了一种生命和时间的内在绵延的特征。罗伯特在一生中的最后时光,认为在昆明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光荣的岁月,要把他一半的骨灰撒在中国,并建立了剧中的康州援华飞行员博物馆。

戏剧就是生活。在现实生活中,当年的华侨回乡以身报国,现在踏上新大陆的华人,成为民间友谊的使者。

在四川大邑县的民营建川博物馆群落里,有一座所见到的规模最大的的援华美军飞虎队纪念馆。其中有16件珍贵文物,是在美国行医的方医生的美国朋友Bruce委托他捐赠的,包括抗日援华飞虎队的军装、衬衣、军帽、領章、肩章等。Bruce父亲是飞虎队战机上的电讯情报员,一次飞机失事,迫降成功,战争胜利后回到美国家中。飞行皮大衣上缝制的皮质卡写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 

 

美国人民和华人华侨给中国的抗战提供了帮助,华人华侨在其它反法西斯战场也出了力,大约一万三千名华人华侨二战期间在美军各种部队服役。 

 

希望死后能将遗骨葬在中国的还有司徒雷登。燕京大学是原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毕生的事业, 傅泾波则是对司徒雷登极有影响力的人,也是早年燕京大学和中美外交界的重要人物。在“学者访谈,关于秘书傅泾波和教会学校 何迪:司徒雷登的晚景”一文中,作者提到傅泾波十八岁起就给司徒雷登当助理,后来跟随司徒雷登回到美国。司徒雷登晚年瘫痪十三年,傅泾波对他无微不至的义务照料直到老人去世。司徒雷登在遗嘱中希望死后能将遗骨葬在深爱的燕园。1986年,傅泾波仍没有忘记此事,为把司徒雷登的骨灰安放在燕园做出了不懈努力直至去世。关怀阵亡者、退伍军人、和帮助过自己民族的友人的态度,实际上是尊重关怀每一个个体的态度。

 

 

 作品浸透作家人格和感情,张西老师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对世界深刻的洞察力。十年前开始采访、酝酿与写作,游刃有余地把这段历史搬上话剧舞台,用观众所能理解的情感去和历史对话,唤起民众对当今社会危机和问题的思考。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诗人穆旦的《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献给死难者,献给一切致力于和平的人们:

静静地,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

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

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

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

 

 

作者:马蕾

网络编辑:赵萍萍

(本文转自“三湃”微信公众平台)

 

  

468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