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西和她的《飞虎恋》

Enter a comma separated list of user names.
liaoshi's picture
缪熙怡

尊敬的同学们朋友们您们好:

这篇习作始于太太在我发呆做思考状时的一句话, "你为啥不写点啥呢?"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我对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无所用心,太有闲但又害怕老年痴呆上门太早, 同时也觉得我的所见所闻胡思乱想恐怕还是有点意思的。 无论如何,花了很长时间,我总算是把这这篇东西写完了。我最感谢的是太太,如果没有她的鼓励,容忍,和坚持,这篇东西要么根本不存在,要么会更加惨不忍睹。虽然我个人仍然相信: 如果只允许森林里唱得最动听的那只鸟开口的话,这个世界就会太寂静了。但部分同意她的坚持。 既然开口,至少不应该有意制造噪音。我觉得我已经尽力了;有的鸟的歌声就是不那么动听。

有同学和朋友读过这篇习作的初稿并给出了许许多多非常详细和非常有见解的改进建议,衷心感谢; 我就不一一单独道谢了。总结起来, 主要的建议有三条:1)有些陈述太偏激; 2)有些段落太罗嗦,包括了太多不需要的细节;3)有时候回避自己, 缺乏个人的感受。修改主要是针对这三条建议进行的。主要的修改发生在自由与平等的艰难取舍,认识民主体验民主, 和我的世界是我的疆界这三章。其它关于事实, 错别字, 和其他需要注意事项的具体指正我也都一一采纳了。

这篇习作不是一篇游记,在一个地方呆了三十多年不可能仍然是一个旅游者;所以文中并没有一个游客对异国他乡风情美轮美奂的描述和引人入胜的观感。也不是一位访问学者的研究报告,意在传播或者批判异国他乡的思想和观念;而只是一个在中国长大成人但在美国学习工作生活了三十余年的普通人对一个新世界的一些日常感触。不管是谁,除非有兴趣知道一个普通人对于另一个新世界的切身体会,大可不必读这篇习作浪费时间。

我非常欣赏当代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说过的这句话:“我并不身处于我的世界之中,我的世界是我的疆界”。我们每个人都 被禁锢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别人进不来,但自己也走不出去。我们都只能耳闻目睹自己的那个也许单调逊色也许稀奇古怪的世界。大家共同生活的世界的五颜六色千姿百态其实是靠每个人对自己世界的描述综合产生的。如果有空有闲,听听别人世界里匪夷所思的故事也还是会有点意思的。

我在我的世界里写文章,这事是我的。但一旦我把文章公示与众,它就走出了我的世界。我当然愿意文章有人读,但我对此并没有一点把握也一无所知; 有人读,我会很高兴;有更多的人读,我会更高兴; 如果没人读,我也并不知道和在意;因为接下来的这些发生已经走出了我的世界的疆界。

如果你们读了,认为有朋友可能有兴趣,要转发,就请转发。如果你们愿意把它全部或者部分地发表在任何地方,请随意。 不过,请注明文章的出处,任何普通人的劳动都还是值得尊重的。在此先谢过。

Author: 张西

铭记历史告慰先辈,不忘初心珍爱和平。

一题记

话剧《飞虎恋》于2017年12月24日晚在北京朝阳九剧场首演引起轰动,这是美国援华“飞虎队”首次走上中国话剧舞台,我深深被剧中的人物和剧情所感染。剧中极其经典且朴实的台词,生动、鲜活地描述了战争时期最令人触动的一组人物形象。整部作品构思紧密、有力地展示出二战历史上最壮丽的一页,展示出战争前后美国飞行员曲曲折折的社会生活画卷。这是一部热爱生活,呼吁人类和平的历史话剧。

这个故事的背景,虽是二战美国援华架空历史,但仍可把它理解成世界混战时期的历史事件。更是个比较吸引读者的背景,人生的理想,残酷的战争,爱情的渴望,有力的沟通了现代与历史。在这个故事中所描述的二战时期美国援华飞行员与青春年少的女志愿医疗队队员的真情实感,读来让人感到即使在战争中,依然有美,有爱,有青春。那风雨飘零的动荡、烽火、佳人,可以说具备了一篇精彩剧本中应有的要素,在许多战争题材的作品中,大多描写男性的英勇,女性在战场上只能是配角,点缀。“战争与女性,似乎是个很遥远的概念,然而,在残酷的战争中,我们同样可以发现女性绽放的美丽”,女作家张西在她的作品中是这样描述的抗战女性的。故事曲折动人自不在话下,人物也刻画得饱满鲜明,真是一部大气却又让人百感交集的剧作。

图左:作家张西,图右:杏儿

细品《飞虎恋》,我仿佛看到了张西老师十年来不辞辛苦访谈、探究,创作,几乎处于忘我的境界。那么,是什么样的动力让她完成这样一部优秀作品?我带着种种好奇,进入了张西老师的博客,在她的博客里清晰的记录了在台北大学访学期间,遇到了91岁的杏儿,参加过抗战的、为数不多的国民革命女兵。而且被她的爱情故事所感染。为此,便开始了与之有关的寻访。

图左:女作家张西,图右:女八路军 辛颖

且不说张西老师是因为一个碑文,一段战争中的爱情故事而走进沂蒙老区的,她的初衷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们了解那段历史,了解战争中的女性,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民族精英,她辗转于南京、上海、大连、济南、沂水等数十个地区去寻访,而她采访的二十几位女八路战士,最小的82岁,最大的已经95岁了。她访谈的女八路战士之一:辛颖,高龄81岁了。辛颖用她独特的方式,让张西很快进入到了66年前的往事,尽管还有许多好奇和疑问,她想,等老人康复以后再去拜访,那时,她想听听“小辛”自己的故事,那些烽火年代的经历和成长,还有“小辛”的爱情。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她们之间这次对话,竟然成了最后的纪念,成了永别。五个月后,“小辛”这位女八路战士患病离开人世。张西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如果再不抓紧寻访,也许能记录的女八路会越来越少,她们的故事再也无人倾听,那场战争再也无法复原,再没人了解到真相。就这样,张西老师开始历经九个月的寻访,她靠着真诚走进了这些抗战女八路的世界,走进她们的内心,探究战争中女八路的理想与追求及爱情。完成了她的力作纪实文学《抗战女性档案》。

《抗战女性档案》的扉页写道:“她们原来是大资本家地主及社会贤达人家的千金小姐,她们是中国最早一批接受学校高等教育的女学生,她们美丽、聪颖、多才多艺,原本可以有另一种前程…然而抗战爆发了,她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抗日救国的道路。她们走向了战场,尽全力做着一个女性所能做的任何事情,因为她们的出现,那残酷的战场增添了几许色彩和诗意,以及更多的残酷…”。

抗战女性,她们的名字依次是:张伟强、阮若珊〔《沂蒙山小调》词作者〕、杨林

女作家张西将自己历时4年摄录的一套以20多名女八路战士的命运为线索的山东抗战口述实录影像资料无偿捐赠给了中国电影资料馆。这套66分钟的记录片《抗战女性档案》通过对65名“大青山突围”战役幸存者的采访,带着观众回忆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影片还特别描述了“战争中的女性”这一时常被人忽略的主题。

在这之后,她历经十年对二战的探寻和思考,又完成了她的另一部抗战力作《你如飞鸟疾逝》。试想,话剧《飞虎恋》中的故事和人物是不是她寻访的所有女兵们的融合呢?我的理解,应该是的。

张西老师她的确让人感动,她用自己的执著、韧性,辗转东南西北,寻找一种被社会遗忘的高贵。如果她不去坚持,这些女兵们的故事,后人是无法知悉的。她在寻访后说到:“我不知道这个盲目的社会里,会有多少人停下来,看我写的二十几位女八路的故事,但我不后悔自己的寻找和记录,甚至我爱一生中的这段岁月,它让我每一天都热血沸腾,它让我远离内心的浮躁,让我对所有形式的战争保持着警惕,并尽可能关注他人的生命,让自己热爱生活,建立信仰,让自己充实地活着”。这就是她的一种真诚,一种责任,一种境界。她发自内心书写着社会的本质、人性的善恶、爱情的真谛。她是用读者观众所能理解的情感解读这段历史。

张西老师寻访的女八路老战士秦一敏:“我只追求人民解放,国家富强。”是的,“一敏”的心灵是充实的,只有经历了战争的残酷与深入探究昔日战争的人才能有如此高尚的情操,真正去热爱生活。她寻访老八路刘奇之后,她在博客里写下这样一段话,对我深有感触:“作为一名学者,我愿意站在女性立场去寻找、理解和书写这些中国女性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我找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民族的脊梁和灵魂。”闭上眼睛,仿佛有一股清风徐徐拂过我心,从质朴的文字间向我吹来,她的剧作不光折射了历史,更充盈着对女性的理解与关怀,同时把人性中美的一幕表现得淋漓尽致。她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她有权写下抗战女性。

《飞》剧演员的挑选,为什么大多是90后?为什么这部剧要在平安夜上演?这一切的一切,看似平凡,其不平凡。只有走进她的力作与剧作,才能真正体会她内心的用心良苦。她说:“这些参与了抗战的女性,远比我在中学教科书里读到的被神化了的女英雄们生动、真实、亲切和精彩,我从她们身上汲取的不仅是抗战的那段经历。而这些真正的民族英雄们,应该早一点被更多的当代青年人知晓,我们这个时代不缺少物质的丰富,缺少的是精神的养分”。

热爱生活,建立信仰,珍爱和平。这,就是我在看完《飞虎恋》之后,所得到的。

我用拙文来感谢张西老师带给我们特殊的平安夜及新年礼物一《飞虎恋》。感谢这些抗战先辈们为后辈种下的一片“苹果树”。平安是福!

 

作者:陈玉萍

网络编辑:赵萍萍

88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