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三十六:我们别无选择

Author: 缪熙怡

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都知道一个人会生活在哪一个国家通常是别无选择的;诞生在中国,就生活在中国;诞生在美国,就生活在美国。像我一样,由于某种机缘,可以选择在哪儿生活的人只是特例。我现在要说的是:一个国家的全民共识大概同样也是别无选择的。我已经阐述了美国和中国人民在 1776 和 1949 选择和接受两个不同的全民共识。如果你仔细地思考一下,你会发现两个国家不同的选择也是各自唯一的选择。美国不可能选择中国的全民共识的, 反之亦然。虽然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即使两个国家有机会再选择,她们也仍然不会选择对方的全民共识;因为她们有不同的人民和国情。

1776 年,《独立宣言》诞生时,从欧洲大陆为了宗教自由,掌握自己的命运,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长途跋涉克服种种困难刚刚在美洲大陆上扎下根的那帮子人在自己中间都还没有产生出我们都是 “美国人” 或者美国人民的概念,更别提美洲大陆上的原住民和被他们贩卖来的黑人奴隶。这一帮子人根本就没有把其他人当 “人”。美洲大陆上的所有居民都是美国人的概念还得等差不多一百年, 美国内战之后才慢慢形成。所以,这一帮子来自欧洲不同地方的移民是不可能形成一个以美洲大陆上所有人为核心的全民共识。然而,这帮子人不管来自欧洲的什么地方,原来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有什么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都是基督教徒。所以,用 “上帝” 作为立国的根本是理所当然的和大家都可以轻松愉快地接受的。从宗教的意义上解读,人人生而平等或者准确地说人人在被创造时都是平等的思想来自于基督教每个人灵魂都由上帝创造的,所以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平等的这个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不相信这一条教义,一个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基督教徒。而生命权、自由权, 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与基督教里的另一重要教义, 人的 “自由意志“ 则是一脉相承的。

从当时的具体的情况看,美洲大陆是一块 “无主” 的新大陆,每个新移民 “理所当然” 应该有平等的机会,有同样的自由在这块广阔无边的土地上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追求自己的幸福;况且这也正是这帮人离开欧洲大陆的初心。所以无论是从宗教的意义上考虑根据还是当时的实际情况,达成和接受人人生而平等,拥有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的全民共识怎么看都是自然而然的。相反的,让他们接受一个为全体人民, 包括原住民和黑人奴隶,谋幸福的全民共识则是不可能的。不是我想要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杰斐逊是个好人据说对他的 135 个奴隶也不错,但他毕竟是一个大奴隶主;要他产生和倡议一个为天下所有人谋幸福的想法恐怕是强人所难的。   

而在 1949 年,跟 1776 年可以说是 “各自为政” 的美国新移民群体不一样,居住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中国人已经有了两千年统一历史,统一语言,和统一文化传统的历史。长期的 “敬鬼神而远之” 使得他们没有产生出一个人人敬畏个个相信的唯一的神,而只是产生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的黄金规则。  除了也许两三个少数民族的一些成员外,几乎没有人怀疑大家同属一个中华民族,都是中国人民的一个部分。凡事为全体人民的幸福着想, 也就是 “天下为公” 的全民共识,对中国人来说,可以说已经天长日久很早就是大家的梦了,  因为大家都得生活在同一片荒凉贫瘠狭窄局促的土地上。我已经说过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民来说,刚刚躲过亡国之灾,把民族存亡看得比个人生存更重要是不足为奇的。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的旧社会的现实也让大家对促进平等的口号一呼百应。而为绝大多数人争取最大幸福的说法更是经历了深重苦难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心声。所以,民族生存、促进平等,为绝大多数人争取最大幸福成为中国人民的全民共识也是独一无二的选择。

我不认为, 美国以保护个人权利为宗旨的全民共识有可能被当时的中国人接受的。换杰斐逊亲自来给中国人民讲故事也不行。事实上,不要说 1949 年,就算是今天,如果我不是居住在美国和非常看重个人权利,而保障人人生而平等,拥有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已经是这儿的全民共识,我自己可能都会有问题接受美国的全民共识。大家可以自己认真考虑一下,想想中国人民是否有可能接受美国的全民共识作为中国的全民共识;反之亦然。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选择和接受了不同的全民共识绝对不是因为美利坚合众国立国时的先驱是华盛顿,杰斐逊那样的思想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奠基者则是以毛主席为首的老一辈中国共产党人,他们替人民做了选择。而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和国情,就有什么样的选择。就算把领导人换了,两个国家恐怕还是会选择和接受跟现在几乎一模一样的全民共识。也就是说,在 1776 年和 1949 年,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都是别无选择的。

顺便说一句,虽然说的跟我在这儿讨论的主题没有直接关系。在中国时,当讨论中国经济,政治,思想,和文化落后的原因时,少数地主资本家占有太多的生产和生活资料,而大多数人民却几乎没有生产和生活资料被认为是一个主要原因;也就是说是不平等阻碍了中国的进步。 到美国后读了些书,才知道一些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对此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他们认为中国落后的主要原因是中国 “太平等” 了。他们指出:当他们在中国参观考察时,最大的惊奇就是当地地主的宅子和普通农民的住房的差距实在是太小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从而想到地主的生活和普通农民的生活也肯定相差不远。参观过欧美贵族和奴隶主的庄园和了解他们的生活后,我才明白这些外国人说得也许也有点道理。这么说吧,中国地主的宅子和普通农民的住房只不过是一个四合院和一间茅草屋的区别, 生活则不过是一年吃几次肉还是偶尔吃一次肉的区别;而欧美奴隶主贵族的庄园和奴隶雇农住宅的区别则是宫殿和狗窝的区别, 生活则是体验人生和苟延残喘的区别。

他们认为中国的 “平等” 使得中国没有机会产生欧美那样可以自己成为或者支持他人成为专心致志心无旁鹜地发展科学,文化,艺术,和哲学的“闲暇”人物。我不想诽谤杰斐逊,但他可以有 “闲暇” 整天思考,产生那么多伟大的民主思想,跟他拥有两个种植园,135 个奴隶为他从事生产使他无需为衣食住行操半点心可能也是有点关系吧。当然,这只是一些人的看法,因为这个看法与我被告知的截然不同,放在这儿,仅供参考。

今天,美国和中国都与建国时的情况大相径庭了。许多美国人也不再同意一个国家只需要承认人人生而平等,保障个人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而不去替一些不幸或者没有能力追求幸福的人去追求一点幸福;而富裕起来的许多中国人也开始认为他们应该有些个人权利。但总的说来,两个国家坚持自己分别不同的全民共识的情况依然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在中国,我到过不少地方,从云南非常偏僻的小村庄,到中国东南西北的不同地方。中国乡村的居住环境总的说来都是基本相同大同小异的,在一片耕地的中间, 或者耕地的旁边,山边河畔,山腰塘旁,一片大小形状差不多,风格一致,建筑材料一样的房屋构成一个小村庄。一群外貌相似,行为相近,语音相同的村民就生活在这样的小村庄里。村庄里白天晚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热闹闹。而在美国,我已经差不多开车转遍了美国的每一个州; 所见到的景象却是完全两样的。我已经告诉过你,在美国,除了东西海岸的一些大城市,美国内陆即使是州府一级的城市到了夜晚和周末也几乎是杳无人烟和鸦雀无声的。出了城市和它的郊区,不管是在人烟相对稠密一点的美国新英格兰地区,还是植被生长茂密的南部,广阔苍凉的西部,或者一望无际的中部大平原;人们毫无例外地都是居住在星罗棋布星星点点的一幢幢孤立的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房屋中。有时候一幢房屋跟另一幢房屋可能相隔数公里, 比较靠近的也都有鸡犬不相往来的距离。偶尔也会有一个模样像小村庄的地方存在,有几家小餐馆,小商店, 加油站什么的。但仔细一观察,你就会明白这不是中国的小村庄,因为这只是个从事买卖的地方; 做买卖的人并不住在小村庄里。天一黑这个地方就会重新归于一片寂静。

在中国,住在一个跟大家一起资源共享朝夕相处的村庄中,一个人不管干什么事,都不能坚持这是我的个人权利我的自由,只顾自己的高兴;而必须秉承中国古老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的原则去考虑他人的感受,顾及到别人的高兴。 否则,一个村子里的人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更谈不过上美好生活了。而在地广人稀的美国,一个人完全可以为所欲为, 完全出于个人意愿建立起自己 “一个人的村庄”,追求自己的幸福。在这样一个人的村庄里,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高于一切的 “个人权利”,一个人恐怕想睡踏实都难。

七十年代,我曾经在中国的一个小村庄里短住过一段时间,我注意到不管一个家庭经济状况如何,所有人家盖的房子都是同样的高度,外形也都差不多。我当时年轻对此大惑不解就问了当时正在建屋的主人为什么他不盖高一点,盖得不同一点,他见怪不怪地回答我说:“你总不能压人一头, 挡住别人的阳光,对不对? ” 2014 年,我又访问了同一个小村庄,村庄里已经几乎没有年轻人了。但所有村庄里的新房子还是造成同模同样只有一层在使用的三层小楼, 其它两层是预留给春节返乡时的家人用的。不像从前房子都是紧紧地挨在一起,小楼间已经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已经没有挡住别人阳光的问题了,我没有问但猜想村里房子高度一样大概跟没人高人一头矮人一头的想法有关。在中国,我也访问过高级小区。但就算是高级小区,房子的风格也还是一样的,颜色也是相同的。在美国我注意了我所居住的街道旁的几十幢普通房屋,没有任何两家的房子是一模一样的,唯一两幢风格相同的,一幢涂成纯白而另一幢则涂成深黄。在美国,如果我第一次去访问某人,主人总是会告诉我房子的个性特征,比如说风格,形状,以及颜色;最言简意赅的也会告诉我他家的邮箱跟别人家的长得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在中国,房子只能按门牌号寻找。

我到过中国不少地方,不管到哪儿,我都还是有我们是同一个人民的感觉,从来没有过我和当地人不是同一类人的感觉。而在美国,也许我还把自己当成外国人,在东西海岸时,感觉还凑合。但当我到了美国中部,在一家人满为患的德国餐馆里用餐时,或者在南部,光顾一家全是黑人顾客的美国餐馆时,我真地感到我并不属于这儿, 并且切身感受到 “个人权利” 的重要性。是的,我也许不属于这儿,但我绝对有权利坐在这儿我行我素的用餐,没有人可以阻拦我,因为这是我的权利。在美国民权运动展览馆里,我也读过黑豹党的政治宣言,据说它充分地表达了美国黑人的心声;但它完全不能引起我的共鸣,因为我不觉得有与他们一起同呼吸共患难的感受和同样的生活梦想。

我女儿年幼时,我把她送到一个犹太人文化中心创办的幼儿园,交了钱,我就可以使用那儿的一切措施,但我从来也没有感到完全自在。在幼儿园的联欢会上,听着犹太人的音乐,看着犹太人的表演,听着犹太人的笑话, 我也没法感到我们是同一个人民。但我真地非常感谢美国以个人权利为基础的社会,使我能自由地选择在什么地方居住和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哪儿受教育,而没有人可以加以干涉。

我在美国上班不久, 一天,我上班时经过一辆停在公司门口的车,我的一个同事从车上下来走到车的驾驶室一边跟一个女的吻别。当天早上,我碰到他,互相打招呼后我就说:“你的妻子真不错,还送你上班。” 他非常不高兴地说:“你不应该这样说,她不是我妻子,这不关你的事。” 我当然也很快就学会,除了我的工作,所有我的同事生活中的一切都不关我的事。

我在几个公司工作过,在每一个公司工作的时间都不短;但即使是我工作的部门,我也并不知道我同事的年纪,婚否,家庭情况;反过来,我的同事也不知道任何我的个人生活情况。我的老板则根本就不能打听我的个人生活情况,除非他自己想给自己找麻烦。如果大家要聊天,唯一可聊的是天气和运动。这也是在公司的餐桌上和聚会时大家私下聊天的唯一议题。我居住的新英格兰地区变幻莫测的天气总会给我们机会,麻州各种球队的杰出表现更是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 而所有涉及个人隐私的事大家都知道是应该避口的, 因为稍微不注意就会侵犯到他人的个人权利。在美国, 时至今日,对于个人权利的珍惜和重视仍然是丝毫不减的。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975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