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二十二:民主篇 - 美国的民主制度

Author: 缪熙怡

认识民主 体验民主  
文中所涉及到的退休制度,健康,教育,和税收中存在的自由与平等之爭都没有一个解决方案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和支持的。人们可以使用统计数据来证明加拿大的健康保险花费更少的钱,并取得了更高的人口平均寿命,但对于一个认为健康保险计划最关键的用途是让他一旦生病时尽快看到他要看的专科医生的人,所有关于平均寿命的争论对他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一个完全平等的社会可能是进步派人士的天堂,但却肯定是保守派的地狱。任何强迫大家接受这个或那个解决方案的办法,无论解决方案是来自一个最伟大,最聪明,最勇敢的领导者,还是一群精英,永远避免不了成为一些人眼中的暴政。另一种办法是让大家通过谈判或协商,也就是民主的方式来找出解决方案, 使得解决方案在大家眼里看起来都不那么暴政。民主最通俗的定义就是,凡事得大家一起商量着办,不能只是少数人就替大家做决定了。   

民主既不神圣也不天然正义。大多数雅典人投票处死苏格拉底并不代表这个决定是正义的。大多数人认为实现共产主义或资本主义是人类永恒幸福的唯一选择并不能使这些美梦成真。再进一步说:民主也不是一种有效地找到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 一群聪明人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更不是最快捷的执行方式,七嘴八舌通常会降低效率; 但它却是让一个人可以勉强接受其他人的解决方案而不感到压迫的唯一方式,因为它允许每个人对解决方案有发言权。除非我们相信一些人天生为主,而另一些人天生为奴,民主协商解决问题就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虽然所有人都认可民主;即使是百分之百由伟大领袖一个人说了算的朝鲜,也自称自己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但对于怎么做才算是民主大家却从来没有一个共识。我们必须认识到:民主肯定不就是一人一票选举国家领导人,决定国家事务,和按多数人的意见办, 更不是一个目的而只是一件达到目的的工具; 也并没有普世适用的民主, 而只有每个国家自己行之有效的或者祸国殃民的“民主”。这一章介绍的是我对一种民主制度,美国民主,的认识和切身体验。文中首先解释的是美国民主的设计。 在世界上的各种民主制度中,美国民主制度是独特的。它并不遵循大家公认的一人一票,多数票赢, 全民治国的民主原则;而是从美国社会独特的地理,文化和经济条件出发量身定制了另一套民主规则。其着重点不在于最大的民主而是利用个人权利对民主加以最大的限制, 使民主很难走出个人权利这个牢池一步。美国民主把政府权力分割成三纵, 政府管控功能分离成三横, 更是把民主中群众,精英,政府之间的相互依赖和管控能力弄得支离破碎从而使民主受到进一步的限制。

精心设计的美国民主  
2015 年,在香港街头示威期间,我观看了一个视频剪辑。视频显示一个香港青年正在追问一个评论员:“为什么香港不能有更多的民主和真正的民主?”评论员回答说:“在我能回答你之前,你可以给我一个民主的定义,和回答我美国是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没有任何思考或犹豫,青年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民主就是一人一票直接选择政府首脑。美国当然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评论员笑着回答说:“根据你的定义,美国绝对不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甚至可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因为美国并没有实行一人一票直接选择政府首脑。与其要求更多的民主和真正的民主,要求使香港更加繁荣和稳定的民主是不是更好一些?”

这个青年也许认为民主是一个目的,一个本身就值得追求的崇高目的,而不只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同风格的民主,就像有许多不同风味的中国菜一样: 川菜,鲁菜, 上海菜等等。说“一人一票,直接选择政府首脑”是民主就像说川菜就是中国菜一样。假设某种投票方式将使民主更“真”就像说加更多的辣椒会使中国菜更地道一样言之不成理。用川菜招待不吃辣的上海朋友是有可能造成悲剧的。民主也是一样的。适合美国的民主制度用到中国有可能就是灾难,因为美国民主是为美国人民和美国的地理,文化和经济条件量身定制的。如果真要追求民主,就应该像美国的国父们学习,设计和建立一个能使社会更加繁荣和稳定的民主, 而不是不切实际地追求更多的民主和真正的民主。

美国民主设计的宪法基本权利基础
1776 年美国独立后,美国的国父们一直等到 1787 年才开始设计一个全新的共和国。在长达十一年的停顿期间,他们有时间认真辩论和讨论这个新共和国可能面对的各种问题和如何为这个新国家的长治久安打下一个坚强牢固的基础。一方面,在宣布了“人人生而平等”之后,他们充分认识到这个新国家必须是民主的,因为是人就该对自己的生活和国家的命运有发言权,政府必须听取人民的意见。另一方面,他们完全懂得他们的目的是利用民主创造一个和平,稳定, 和繁荣的新共和国,而不是为了民主而民主。民主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他们也知道:生而平等的个人会成长为不同道德,品性, 和能力的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被委托来决定国家的命运的。他们甚至不能假设将来的领导人,能像他们一样爱国并总把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需要设计的是一个在由不完美的的人民和不完善的精英组成的社会里也能工作的民主制度。

首先,他们决定美国必须是个法制国家;遵循法律而不是道德原则或大众意见行事。在美国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主体; 个人,企业, 和政府都需要依法行事; 民主也必须在法律之下进行! 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是由各州的选举人根据宪法规则产生,而不是由多数选民直接民主投票选出。 对于美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常识,但我们有些中国人可能真不知道。刚从一个漠视殖民地人民生命,财产,和幸福权利的强权政府的压迫下自我解放出来,他们希望以尊重个人生命,自由, 和追求幸福的原则建立美国,也就是以人权作为美国的核心价值观。 他们知道一个独裁者或专制政府可以摧毁人权,但也意识到大多数群众也可能危害人权。来自一个独裁者或专制政府精英的暴政是很糟糕,但在民主掩盖之下的大多数人的暴政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对于暴政产生的危险是最有可能来自大众,精英, 还是政府进行激烈辩论,反复讨论,始终无法达到共识,但却一致同意无论它来自何方都需要加以防止。在这个共识的影响下,美式民主或者美国民主的宗旨不是为了实现最大的民主而是对民主进行最大的限制从而使暴政绝无可能发生。为了防止任何精英,政府, 或群众对人权的侵犯,他们首先把一些在他们看来是“天赋”的个人基本权利以及对这些权利的保护写入宪法从而使他们成为金规玉律; 民主也好, 非民主也罢,都不被允许对这些基本权利加以剥夺限制。这些最主要的基本权利包括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宗教自由和个人拥枪权,以及后来加上的平等保护权。虽然宪法没有明确提到,但是通过最高法院解释,隐私权也被认为是一项基本权利。

让美式民主在美国顺利运行几百年而一些新兴国家的民主则惨淡经营奄奄一息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美式民主是设计建立在一个稳固的个人基本权利基础上的, 而一些新兴民主则不是。一个个人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民主和强权统治的区别只在于强权是少数人的暴政而民主则是多数人的暴政。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保护这些基本权利已成为许多美国人的第二天性;即使只是提到想削弱任何基本宪法权利,许多人就会如丧考妣,仿佛天就要塌了,而后群起反抗从而使这些权利安然无恙。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个人拥枪权。一些人认为这个权利已经过时; 它也许适应于 18 世纪美国大农村的环境,但完全与 21 世纪大都市美国的现实不相称,至少需要修改。然而,即使这些人也知道将这项权利从宪法中删除的可能性只能是南柯一梦。他们顶多可以通过法律对个人拥枪添加一些背景检查或对拥有枪枝的类型加以稍微的限制。从我们中国人的眼光看来,这些做法都是相当温和和理性的。但在个人拥枪权的捍卫者的眼中,这是关系到一项宪法基本权利生死存亡的根本问题,必须寸步不让。在美国,“有人想要拿走你的枪” 是政客争取群众广泛支持的标准口号,一喊就灵。即使支持限枪的政客也总是在提出限枪建议之前加上一个他对个人拥枪权并无异议的声明。所以当我们谈到美国民主时,必须记住它是以宪法基本权利画地为牢的民主, 民主决不能跨过这个牢池一步。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1375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