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十八:自由与平等 - 办学经费分配与教育结果

Author: 缪熙怡

办学经费分配方案公平吗
按七十宪章分配办学经费是否公平和平等?进步派觉得方案仍然不公平和不平等,并指出一些富裕和贫困城镇学校预算之间依然存在的持续性差异, 比如林恩和威斯顿。请注意,在麻州,贫富学区预算之间的差距只存在于部分郊区和边远城镇。一些居民贫穷但经济发达的城市由于可以收取大量的企业税和商业房地产税,而在城市工作的企业员工和子女大部分却居住在艾克顿这样的郊区城镇,所以有钱可以为城里的学校提供大量的教育资金。例如, 2013 年,波士顿市每个学生的年教育预算支出是 18, 318 美元, 远高于艾克顿的 13, 755 美元。居住在像艾克顿这样的中产阶级小镇居民也不觉得方案非常公平,他们认为自己对州财政收入贡献很大,但根据这个分配方案得到的回报却很小。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提供像样的教育,他们不得不忍痛投票提高自己的房地产税。而一些学区对州财政贡献不大,回报却很大。

为什么像韦斯顿这样一个超富的学区还可以根据一个旨在促进平等的分配方案获得任何数额的钱? 给韦斯顿任何数目的钱,不管多少,都只会增加不平等,而不是减少不平等。事实上,即使像韦斯顿这样超富的学区也肯定能拿到一定数目的州教育援助拨款是2007 年达成的第 70 宪章分配方案改革协议的结果。表面上,这种变化是使公式显得更“公平”一些。避开富人的税收不谈,即使是一个超富的社区也仍然居住着很多缴纳州所得税的中产阶级。一点也不让这些居民的孩子获得从社区居民的所得税产生的州教育援助拨款对这些人不可能是公平公正的。然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一个成熟社会的智慧。为了解释这个原因,你得跟我到威斯顿或大约 35 个其它波士顿郊区学区的中小学去走一趟。

每天早上开始上课之前,不论是天晴还是天阴,下雨还是下雪,在这些中小学的门口你都会看到几个风尘仆仆的黑人或拉丁美洲裔学生从一辆长途跋涉的黄色校车上准时下车。这些有色人种学生住在波士顿城里的贫困社区,在黎明前上车,已经跟随校车行走了超过 45 分钟甚至一个小时。他们是通过一个名为 METCO 或都市教育机会协调办主持的项目来郊区城镇上学。创立于民权运动高峰期的 1966 年,这个度过了五十岁生日的项目是美国持续时间最长的学校自愿性消除种族隔离项目。具体的做法就是让波士顿的一部分少数族裔学生有机会到以白人学生为主的比较富裕的郊区学校上学以促进种族之间的教育机会平等。METCO 在改进少数族裔学生学习成绩上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

METCO 学生的学习成绩远远地超过他们那些留在自己所在学区的同学。90%的 METCO 学生会从高中毕业并进入大学,相比之下,他们自己学区的比例不到 50%。但是,登上那辆校车,需要耐心和运气。虽然加入 METCO 没有成绩和家庭经济情况限制,但目前有超过10, 000 名少数族裔学生在积极等待,而每年只有 300 至 375 名学生会有幸被选中。有些家长甚至在孩子刚出生时就把孩子加到候选名单上,但仍然不能保证孩子被成功选上。

虽然有些人认为 METCO 对郊区学校也有帮助,因为少数民族学生为这些学校带来了学习环境的多样性。但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它对弱势少数民族学生的帮助更大一些。此外,对郊区学校而言,这个项目在经济上是一个额外负担,因为郊区学校只能从 METCO 学生收取到部分学习成本。一个比较大的富裕城镇报告每年为这个项目多花费数百万美元。然而,许多波士顿郊区学区 50 年来居民一直投票继续支持这个项目。要知道这是一个纯自愿项目,如果郊区学区居民不再支持该项目,他们可以投票在任何时候停止该项目。为什么一个富裕学区的居民会愿意支持这样一个纯粹花他们的钱的项目呢?我在一个加入了这个项目的学区住过,并参加过一次对项目的讨论会, 所以我可以回答:这是因为大多数居民认为,那些来自城市不幸的孩子跟他们属于同一社会。身为同一社会的成员,帮助不幸的另一些成员是责任也是义务。

虽然我们知道平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从那些活得好一点的人那儿巧取豪夺以补偿活得差一些的人, 我们也懂得为了社会和谐有时不得不这样做。但如果为了实现“真正平等”的宏伟目标,州政府可以完全砍掉给像韦斯顿这样的富有学区的教育援助拨款。纯粹从钱的角度考虑,韦斯顿当然可以承受零拨款而另一个贫穷的学区或许可以多拿到一点钱。但是这样做相当于告诉像韦斯顿这样的富有城镇,他们的学校不再是麻州学校的一部分,他们的学生也不再是麻州学生的一部分。麻州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学生的教育。如果麻州政府这样对待韦斯顿,麻州还可以期待韦斯顿的居民继续支持像 METCO 这样自愿性的促进平等的项目吗?如果韦斯顿的居民不再被认为是麻州这个社会不可缺少的成员而只是被掠夺的对象,他们有必要继续关心麻州这个社会其他成员的死活吗,更别说教育了。进一步说,当追求人人平等这个梦寐以求的伟大目标达到极致时,除了富人之外许许多多中产阶级的利益也会受到损害。 如果仍然强行推行,社会就会被彻底撕裂。例如,第七十宪章分配方案是否也对中产阶级不公就是一个因人而异,见仁见智的问题。但不管怎样,在一个成熟的社会里,追求人人平等的结果必须适可而止却是一个很多人都同意的道理。

教育结果平等是钱可以买来的吗
由于第七十宪章分配方案,麻州的每个城镇的公立学校在 1994 年之后都有了可以给每个学生提供像样教育的经费。应该说,在花钱方面,不论贫富, 教育机会平等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了。事实上,麻州教育结果最堪忧的城市公立学校现在有了更充足的办学经费。例如,波士顿旁边的一个小城,剑桥市(Cambridge),也就是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所在的城市,2013 年每个学生的经费达到麻州最高的$27,163,甚至超过麻州最富的镇子韦斯顿的$21,562。事实上,韦斯顿 2013 的公立教育开支在麻州超过三百个单列的城镇中只能排在第 19 位而艾克顿则排在第 273 位,或者波士顿郊区的倒数第五。由钱引起的教育机会不平等的问题解决了,那么弱势群体和其他学生之间学习成绩存在较大差距的问题是不是也就迎刃而解了呢?下面的表格给出了 2013 年我谈到过的几个城市和郊区城镇高中美国高考 SAT 和麻州标准考试 MCAS 的平均成绩。

SAT 是美国高中生申请大学时的标准化考试成绩,是大学录取学生的一个主要标准;你大致可以把它看成中国高考成成绩。MCAS(麻州综合评估系统)是麻州的标准化测验,用于统一地评估所有麻州公立学校的学术表现。CPPI(累积进度和绩效指数)则评估一个学校朝每年其自身学业成绩目标的改进程度, 最高分是 100 分。 根据 2002 年联邦“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的规定,一个学区必须对“所有学生”和“高需求学生”的评分都高于 75 分才能评定为“满意学校”。

从这些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在第七十宪章分配方案实行了二十年之后,麻州不同学区学生成绩之间的差距依然天差地别。你可以看出威斯顿和艾克顿的学生成绩和另外三个学区的学生成绩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不同学区的差距就没有多大变化。跟世界上许多其它事情一样,没有钱是办不好教育的,但有钱却并不一定就能办好教育。缩小学生成绩差距,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任务,即使在麻州这个美国初等教育的模范州,依然任重道远。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541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