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十六:自由与平等 - 谈谈美国的中小学教育

Author: 缪熙怡

实现个人潜能与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一个社会的基本功能是提供每个或贫或富的孩子合格的中小学教育。我的两个女儿在美国麻萨诸塞州, 简称麻州,波士顿市郊区不同学区的几所公立学校接受了完整的美国中小学教育,我因此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了这些学校的中小学教育。像美国医疗保健系统一样,美国教育制度中围绕自由和平等的争论也一直方兴未艾。

在我开始之前,我想强调没有 “美国中小学教育” 而只有美国每个地方不同的中小学教育。在美国,提供中小学教育是地方的责任,中央政府既不定标准也不监管,教什么怎么教完全是由学校决定的。大波士顿地区有超过 100 个相互独立的学校系统。我的两个女儿在波士顿郊区的三个城镇或学区接受过小学教育; 她们两个学到的知识和教学的重点是完全不同的。我大女儿的 5 年级教师,由于某种原因,随心所欲地花了很长的时间教会了他们班上的学生非十进制的数字运算; 一门我上大学时计算机相关专业才教授的知识。但在另一个城镇的同一年级,我的小女儿只是重复练习加减乘除。所以,我叙述的中小学教育实践顶多可以被想象成麻州部分学校; 文中的“美国中小学教育”实际上只有这个意思。

实现个人潜能
一方面,美国中小学教育,是许多中国父母羡慕的对象。将孩子送到美国读高中是许多中国父母的梦想。如果你的孩子有自己的目标,有潜力达到自己的目标,类似我居住的镇上的高中很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根据其使命宣言,我所居住的艾克顿(Acton)高中提供:

“优秀的学术课程以便所有学生实现他们各自独特的个人潜能”

这正是这所学校做到并且还做得不错的。该学校在麻州多年来一直保持顶尖的平均 SAT分数,此分数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大学入学统考分数。学校将四年高中课程分为必修课和选修课。毕业时,每个学生必须上够一定数目的必修课,除此之外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和愿望上选修课。为了满足具有不同潜力和能力的学生的需求,学校提供了分为四个学术级别的必修和某些选修课程: 从普通级直到高级或大学水平(AP)。根据自己的学术水平和个人兴趣, 每个学生选择和被分配到不同级别的“课程班”,  而不是中国的 “年级班” 上课, 所以一个学生跟他的同一年级的其他学生很少会总在同一个课程班上课。如果兴趣不同,级别又不在同一程度,很多同年级同学甚至四年也没在同一课程班一起上过课, 而不同年级的学生则会在同一课程班上课。例如,我女儿三年级 AP 数学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就是个一年级新生。

学校对必修课的要求是不高的; 高中毕业只需学习两年任何级别的数学。但学校同时提供了广泛的选修课程供学生按兴趣选修。根据学校的课程手册,在生物学相关领域,除了必修的生物学外,学校可以提供“解剖和生理学”,“生物伦理学”,“人类生物学”,“法医学”,“海洋生物学”等。在外语方面,有“西班牙语”,“法语”,“德语”,“中文”,和“拉丁语” 可供选择。学生还可以选择“JAVA 编程”,“网页设计”,“会计”,“经济学”,“统计”,“心理学”,“工业绘图”,“音乐理论”,“绘画”,“雕塑”,“陶瓷”,“摄影”,“文学和电影”,“公共演讲和辩论” 等等其他选修课程。这样,只要学生对任何知识领域感兴趣,总是可以找到一门适合自己兴趣的课程。 学生上一门选修课,是因为有兴趣想要上这门课,而不是必须上这门课,所以在学习上通常有很高的自觉性和积极性。一门名为“职业贴身跟随”的课程很值得一提。如果学生对某个特定的职业感兴趣; 例如将来希望成为医生,社会工作者,教师等。课程将安排学生贴身跟随观察在这些行业工作的职业工作者的日常工作,让学生对感兴趣的职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而不至于在申请大学时选错行。

除了课堂学习,广泛和深入的课外活动使学生得以在与外校的学生在州内甚至全国范围内的竞争中进一步扩充知识。学校有讲演和辩论,科学,数学,机器人,环境科学和学术十项全能等各种团队。在学术十项全能竞争中,学生必须掌握艺术,经济学,论文,面试,语言和文学,数学,音乐,科学,社会科学,讲演和超级测验十方面的知识。学校的学术十项全能团队已经连续二十几年保持州冠军的称号。为了在州或国家竞赛中获胜, 参赛者通常必须涉猎高中课堂教育之外的许多知识领域。此外,由于小镇在地理上靠近波士顿-美国学术研究,社会和政治组织, 以及文学和艺术活动的一个中心。从高中二学级开始,一些学生就会在波士顿的一流的科研实验室,政党办公室, 或慈善组织找到实习位置; 在夏季,学校假期, 或周末去那里工作。

通过广泛和深入的课内外学习和社会实践,在毕业时,学校顶尖(3%)的毕业生基础知识的广度和深度通常会大大地超越“高中”的水平。2013 年,学校有大约 450 名学生通过了 900 多项 AP 测试,90%通过的分数高于 4 分,也就是良和优的水平。每个毕业生平均通过两门大学水平的课程。当然, 平均是非常误导的。据我所知,毕业时, 顶尖学生通常都会通过不少于十门 AP 课程。不少甚至还有多年科研或者社会工作的经验。在一个对该学校进行评估的网页上,一个家长留下了以下热情洋溢的评论:

“从它的蓝丝带奖到每年 20 个全国统考优胜者,从福布斯排名艾克顿作为全美第二重视教育的城镇到给天差地别学术水平的学生提供七个级别的课程,艾克顿高中使所有学生都成功的声誉是名副其实的。虽然许多人坚称高质量的教育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支持,艾克顿高中有办法在成绩上超过所有其它高中,而人均学生花费在大波士顿地区却是第五低的。”

个人潜能是学生对自己才能和兴趣的自我认知。听任学生根据这个认知去自由选择学什么和学多少的结果, 引用在学校评估网页上发言的另一个家长的留言:  

“虽然这所学校为那些自己有动机学习的学生提供了绝佳的学术环境,但对那些需要帮一把的学生, 学校却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

由于对于毕业的要求很低; 你也许还记得毕业只需要上两年任何级别的数学课, 一个学生可以通过采取只上最低级别必修课程,如果有兴趣的话,再加上几门不用费劲的选修课从而轻松毕业。根据我自己的观察,这所学校顶尖的 3%和底层 10%的学生的知识差距可以说是天渊之别。举个我知道的例子,毕业时,少数顶尖的学生已经学完了大学二年级的高等数学,但底层的很多学生甚至不能掌握基本分数运算; 这样大的差别是很多没有美国生活经验的中国人难以想象和知道的。

对于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高中留学的家长,作为一个对美国高中教育略知一二的第三者,我想提供一点我自己的意见供你参考。如果你的孩子知道自己的潜能何在并懂得如何发展这个潜能;而实现这个潜能正好是你所喜闻乐见的,你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把孩子送到美国一所类似艾克顿高中那样的公立或者私立学校留学让他的潜能得到充分发展。反之,如果你的孩子不知道自己的潜能何在, 或者他自认他的潜能是整天打计算机游戏和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对此你并不是十分赞同, 那你就需要三思而行了。顺便加一句,即使是在大家公认的学习气氛非常浓厚的像艾克顿高中这样的学校,吸毒仍然是很泛滥的,绝对不只是一两个学生的事。所以在送孩子到美国上学之前,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孩子涉毒的话,一定得记住和孩子开诚布公先地把这事讲清楚,取得共识。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另一方面,美国中小学教育的特点是弱势群体或高需求学生, 即非洲裔,拉丁美洲裔,和贫困家庭学生的学习成绩远远落后于其他学生。进步派认为,存在差距的主要原因是弱势群体学生没有平等的机会,而保守派则认为是没有给他们选择的自由。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双方都同意得做点什么以改变当前的状况。2002 年,在布什总统的主持下,美国国会通过了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法案制定了新的国家教育目标或口号;  要求学校努力提高每个学生的成绩。每个州每一年都必须使用州统一标准考试测试不同年级的学生;并报告所有学生成绩。弱势学生群体的成绩必须单列。所有州必须在 2013-14 学年让所有学生的成绩达到“良好”程度。“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第一次要求学校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弱势学生的学业成就上, 因为以前对学校的问责通常只注重学校的总体表现。即使其强势和弱势学生的成绩相差甚远, 一所学校依然可以得到很高的评价。从一开始,就有人就批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 的目标是不切实际的。 一位著名的保守派政治学家写道:“美国国会在总统的敦促下,两党精诚合作以绝大多数的票数通过了在一块土地上的所有儿童的成绩都必须在平均水平之上的法律。”  

关于“每个人都在平均水平之上”,我自己就有个故事。当我的大女儿还在小学时,在一次家长教师一对一会面时, 我问她的老师我女儿在学校学得怎么样。老师告诉我,学得很好,然后说:与去年相比; 我女儿在这个或那个学科上取得了进展。我很快意识到,她是在把我女儿自己跟自己比。当时,我还不熟悉美国的教育制度,所以我问了一个典型的中国父母问题:“与同学相比,她的表现如何,她是低于平均水平,达到平均水平, 还是高于平均水平呢?” 我女儿的老师非常惊讶地看着我,就像我问了一个既愚蠢又不该问的问题,一字一顿地回答我:“在我们学校,每个人都在平均水平之上。” 因为我搬过几次家,  跟不同学区不同学校的教师交谈过,如果交谈涉及学生之间的比较,这句 “每个人都在平均水平之上”  总是挂在许多老师嘴边的。美国学校非常忌讳学生之间的比较,并会尽一切努力阻止学生互相比较。许多学校已经停止了给学生排名。即使在那些仍然按学生成绩颁奖的学校,就像我女儿的高中一样,颁奖仪式的到会者只限于获奖学生和家长。所以如果一个学生没有获得到过奖励,这个学生的家长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学校有颁奖这回事。在我女儿的高中,一个学生就算获得了国家级的大奖,一个美国总统或州长都愿意接见这个学生的大奖,学校仍然不会告知其他学生和家长。  

麻州是美国进步派势力最大的一个州,始终是美国教育改革的先驱, 也是最早开始致力于缩小弱势群体和其他学生成绩的州。在其实现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的努力中,我注意到四个有意思的现象:公平资助学校,宪章学校改革,围绕项目学习,和朝低端看齐。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1230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