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十一:自由与平等 - 平权行动

Author: 缪熙怡

自由与平等的艰难取舍  
自由和平等是美国全民共识 “天赋人权” 说法中被提及的一对孪生兄妹。自由的意思就是每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想,去说,和去做自己愿做的事,追求自己的梦想, 如果这样做并不烦碍他人也这样做的话。平等就是大家被同等对待,有相同的机会和生活状态。全世界人民对于一个幸福社会的愿望大概都差不多,那就是: 自由和平等。不幸的是,愿望归愿望,现实是现实。自由平等这一对孪生兄妹很少时间能和平共处,多半是此消彼长。我提到过的以色列人类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他的《智人,人类简史》一书中是这么论断的:

 “自从法国大革命之后,全世界人民逐渐同意自由和平等都是核心价值观。然而这两者根本就互相抵触!想要确保“平等”,就得限制住那些较突出的人;而要人人 “自由”,就必然影响人人平等。从 1789 年法国大革命以来,全球政治史可以说就是讲述着要如何解决这对矛盾。”

我在美国三十多年的生活正是亲身观察美国人民不断地促进自由或平等,更准确地说,摆正和調和自由与平等这对矛盾的一个旅程。照我看来,今天自由与平等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中国一首脍炙人口的古诗里惟妙惟肖地描述的那样:“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会从 “平权行动” 一节开始,讲一下即使只是定义平等待人,大家也很难取得共识。平等待人究竟是不看人待人, 还是不只看人待人呢? “平等无自由,自由不平等” 会讲述美国两种截然相反的提供退休收入的做法,第一种个人完全没有自由,结果是相对平等。第二种,即使在一个公平的环境里,只要给个人一点有限的自由,结果可能就非常不平等了; 从而解释为什么自由与平等是一对矛盾和择一而行的困难。

看病就医和接受教育是自由平等这两个概念表现得最充分的两个领域,每个人立马就能体会到自己是不是有自由和大家是不是平等的。 “自由择医还是平等候医” 和 “实现个人潜能与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两节用我自己的近距离观察描述美国在医疗和教育领域中选择自由优先还是平等优先之间的艰难取舍。

在这之前,“保守派和进步派” 一节中会为你介绍美国为自由优先还是平等优先争吵不休的两派政治力量。我的故国曾经有过一段认为 “打土豪,分田地” 是天经地义的历史,最后一节“劫富济穷”,我会讲一下在我的新世界里,本人不是土豪的人不认同这样做是天经地义的一些考虑和想法。  

平权行动
如果说人权是美国社会的基本信念,人人生而平等就是它的基础。人人生而平等意味着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应该受到平等的对待。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包括著名的平等保护条款,规定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求每个人都必须被平等对待; 不许有歧视也不许有偏好。

大多数美国人都同意每个人都应该被平等对待并应该平等对待他人;但却不能对平等对待的含义和细节达成共识。举个例子,种族歧视的错误在于它是根据一个人的种族属性 对待一个人。 那么种族平等是不是就是对待一个人只根据他的个人特质而不管他的种族属性? 许多人是这样认为的,包括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约翰·罗伯特 (John Robert)。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反对基于种族歧视的办法就是停止基于种族的歧视。” 但同样有许多人认为:要求背负着超过 200 年奴隶制历史重担的黑人与其他种族在同一条起跑线竞争, 并按照同样的标准去要求他们不可能是平等待人。平等应该是实质意义上的平等,而不仅仅是形式上的平等。许多人争论说:为了让一个长期受压迫从而处在一个落后地位的种族迎头赶上其它在社会中处于优越地位的种族,在一段时间内,给落后种族一些特殊偏好对待是必须的; 这才是真正的平等待人。况且,我们这个社会欠黑人的债已经太久了,是该还的时候了。“平权行动” 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

平权行动是美国民权运动产生的最著名的反种族歧视政策。该政策支持在教育和就业方面给历史上被排斥的群体,即少数民族或妇女,优先考虑。这项政策已持续了 50 多年。举一个我们中国人可以理解的例子:在申请大学时,如果一个亚裔或白人学生需要 4.0 平均分才能被认为是合格的话,对于一个黑人或拉丁裔学生,要求可能只是 3.0。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不是反种族歧视而是反向的种族歧视, 因为它的实质仍然是基于种族的歧视。有亚裔就争辩说:一个父母在中国城餐馆打工的孩子被要求比一个黑人律师的孩子在申请入学时有更高的学术成就,除了种族歧视之外,还能有其它让人信服的理由吗?

如果说美国历史上有笔对黑人长期歧视的旧债需要还,那也是冤有头债有主,谁欠的债谁还。在美国历史上,亚裔对歧视黑人并无贡献;相反的,自己也是长期受歧视的。怎么一转身就变成需要跟着还债的旧债主了。况且,还债的任务还往往落在一些本身也需要帮助的像父母在中国城餐馆打工的孩子那样的人身上时,那就更是明显的歧视了。争取 “平等” 对待的复杂性就在这儿,抽象地说,所有的人都说要求平等对待;但一旦具体到一件事,什么是平等对待那就难说了。比如说,当一个黑人说教育领域应该平等待人,说的是教育领域应该坚持平权行动;而一个亚裔说教育领域应该平等待人时,意思则是完全相反的,他要的是废除平权行动。

在美国,关于平权行动是否符合宪法要求的“平等对待”的争论仍在继续。美国最高法院最近一次以 5 比 4 的票数裁决:如果适当地执行,平权行动不违法。关于平等,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他的名著《动物庄园 Animal Farm》里的诙谐说法是:“每个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就是比另一些动物更平等一些”。美国种族政策变化的历史正是灵活地和实用性地实践这一说法的历史,也就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进程。美国宪法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实践中,有些人就不停地发明一些冠冕堂皇而又含糊不清的成语来推行其认定的“平等”。今天,这个成语是 ”平权行动“ 。在这之前,是 “分别而平等”;以社会可以分别不同而又平等地对待不同的种族群体, 黑人和白人, 为借口来实行种族岐视。我们也许可以认为发明这些成语不过是在玩文字游戏。但在每一个时代,正是这些成语成功地软化和掩盖了美国尖锐的种族矛盾,使得种族平等可以一步又一步地缓慢地但持续性地改善。即使是“分别而平等”, 出炉于美国南北战争之后,虽然本质上依然是岐视, 但其实也是从把黑人当奴隶到当成平民对待的一个进步。

我赞同罗伯特法官的说法,不歧视就是不依人歧视; 平等待人就是把每一个人当成同样的 “人” 对待而不去管他的前世今生。即使作为对过去不义行为的补偿, 要一个白人黄人孩子去偿还一笔不知道是哪个白人孩子的祖宗欠下的旧债,也是不公平的。不管我们发明什么样的说法,平权行动本质上仍然是认为 “有些人就是比另一些人更平等一些”,  实质上仍然不是平等待人。一个人的种族不是他的选择,他的成长环境也不是他的选择,他也没有自己选择要成为一个种族的代表,强迫他为所有这些他没有选择权的东西负责,怎么说都是社会对于个人的不公正,不可能是平等待人。虽然 200 年奴隶制历史的现实在哪儿,如果作为一种不得已的权宜之计,我还是可以暂时容忍“平权行动”掩盖下的不平等,并假装认可它是“平等”待人。但是,一时半会是行的,永久下去和扩展到每一个可划分出来的种族就不恰当了。这事的逻辑非常清楚,要么坚持种族平等,说的就是每个种族群体在能力上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聪明,谁也不比谁傻;如果要求有些种族一直照顾某些种族到永远,那就等于是在说某些种族的能力天生就有所不足,而这不正是在给种族歧视找理由吗?种族平等和特殊照顾两样都要,在逻辑上是不通的。

另外,对于那些呼吁支持平权行动的我的同胞们,我是这样想的。当我自己的孩子要求进夏令营,个人辅导,或者学习上的帮助时,我没有大义凛然地拒绝; 我答应了,客观上就是增加了我的孩子和其他孩子机会上的不平等, 因为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这样的条件。尤其是,当我自己的孩子有机会进入常青藤或者任何好一点的学校时,我没有勇气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 因为他们已经拥有了太多与生俱来的机会,为了社会的平等进步,他们应该把自己的机会让出去给机会少的人。不管因为任何原因我没有做到,我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不理直气壮地要求别人家的孩子为我去这样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我的文化传统!

然而,如果我不是站在个人的立场上,而是从社会的角度去考虑这个话题,结论可能就会有所不同了。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与生俱来的种族背景和由这个背景产生的一些偏好:比如说,看病时我们更想见到我们种族的医生,打官司时我们更愿意用我们种族的律师,我们更希望看到我们种族的下一代更成功,这是人之常情。当一个社会能满足我们的这些愿望时,我们会认为这个社会对待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时是公正公平的; 否则,我们可能甚至都不认同这个社会了。那么,当一个大学在决定应该培养谁成为一个美好社会必须要有的专业人才和成功人士时,是不是也得考虑社会需求和种族背景去录取学生。尤其是,由于历史, 经济,和文化上的原因,某个种族单独就可以产生足够多的品学兼优的候选人填满这所大学的大部分新生名单时, 我们真想看到大学严格地 “择优录取” 从而只让我们的下一代成为专业人才和成功人士而不给其它种族的下一代任何一点机会。这样的社会我们或者其它种族会认为是公正,公平,和美好的吗?从这个角度上去想,我是不是没有理由去反对平权行动呢?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204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