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八:人权篇 - 你真地要知道

Author: 缪熙怡

你真地要知道
关于保护人权是如何帮助保护普通人的权益,我可以讲一个最近才发生在我身上的小故事。一天,我跟我的部门经理谈完工作,他突然对我说: “我们已经在一起工作了十几年,但我还是没法估计出你的年龄; 你到底有多老了?” 我回答他: “我不愿说,但你真地想要知道?” 他楞了一下,马上接着说: “不,我不要知道。我只是好奇而已。”一个雇员和他部门经理的对话如此进行就是拜美国保护个人权利之福了。

当我说:“但你真地要知道” 时,相当于我直截了当地告诉部门经理,你是不是要我给你埋颗地雷?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经过训练的管理人员敢回答 "是”; 如果他敢说是,我还真就会告诉他我的年龄,回去就把这事记上,把地雷给埋得牢牢实实的。这是因为年龄属于个人隐私,也是美国法律明文規定加以保护不能依此歧视任何人的一项个人权利。前半部分谈话他还可以用无心之举只是好奇解释过去,后一句对话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一旦有了这段对话,我也告知了我的年龄。那我的部门经理就再也没法让我不高兴了。否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指控他的所作所为是在对我实行年龄歧视时,他可就有口难辩了。打官司,我稳赢不输。如果不是为了年龄歧视,他何以有需要知道我的年龄。实际上,他是为公司工作真有需要问与我年龄有关的问题,但他问错了。管理人员问问题时是绝对不能涉及个人隐私和个人权利的; 在美国,年龄,婚否,性取向,宗教信仰, 家庭状况等等都属于这一范畴是绝对不可以问雇员的。几周以后,他大概询问了人事部门,这回他是这样问我的: “你有没有打算在今明年退休?”  因为他需要做部门的未来规划。  

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在一个以天赋人权为全民共识的地方的最大好处就在这儿。 一个人知道自己是有些“权利”的,而这些权利并不会因为工作需要,社会要求,甚至国家利益就被剥夺; 它们永远在那儿,而法律总是站在保护个人权利一边的。当然,万事坚持个人权利优先的社会也不就一切美好了。比如说, 不同的人的人权权重就不一样。上面讲过,活人齐默尔曼的人权就比死人马丁的人权来得重一些。再比如说,我刚到美国时,对美国禁毒的做法就很不解。美国可以对其它贫穷国家施加巨大的政治,经济,外交,甚至军事压力强迫他们不生产毒品和不销售毒品到美国来,但自己却一点也不努力在国内禁止毒品使用。 后来才弄清楚,吸食毒品也是一种个人权利,这事本身是不违法的,只有拥有,生产, 和销售才违法。所以一切滔天罪行都是贫穷国家那些为了生存去生产和销售毒品的贫困农民和毒枭犯下的。美国人民则有权利安心地享受吸食毒品的快乐,只要不被警察当场抓住在贩卖毒品就万事大吉了。

2016 年,我居住的有 6百万人口的麻萨诸塞州 (Massachusetts) 仅仅由于过度使用鸦片一种毒品就有超过 2 千人丧生。州政府能想得出的一个最新对策就是建立有医护人员监督的吸毒所让瘾君子可以去那里安全和舒适地使用毒品。最重要的是,在一个把保护个人权利放在首位的社会里,如果活得 “好” 一点的人完全拒绝牺牲自己的任何个人权利,比如说让活得差一点的人来分享一点自己 “有权” 拥有的财富和幸福生活,那么一个美好社会恐怕也是无法形成的。这一点,我后面还会讨论到。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333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