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之七:人权篇 - 美国的枪支管制

Author: 缪熙怡

我自己对付得了
多年前,我读到过德克萨斯州 (Texas) 一位 70 岁独居的老大爷持枪独自对抗两个入室抢窃小偷的故事; 结果是小偷一死一伤。当记者问他为什么事后才报警时,老人淡然地回答说:“有这个必要吗? 不就是两个小毛贼,我自己对付得了。”不要以为这只是个特例,类似的枪战时有发生。最近一次发生在 2017 年 3 月 27 日,俄克拉何马州瓦格纳县一个叫断箭(Arrowhead in Wagner County, Oklahoma)的地方。三名年纪为 16,17,和 19岁,身着黑衣戴着手套的蒙面青少年带着一把刀打破了当地一所住宅的玻璃后门。对他们来说很不幸的是住宅主人 23 岁的儿子扎克·彼得斯 (Zach Peters) 正好在家,手持一杆AR-15 半自动步枪(就是电影上看到美国陆军突击队用的那种笨重武器),等着他们呢。当三人从后门进入厨房后,枪响了。两名青少年在厨房当场死亡,剩下的一名挣扎着跑出住宅后崩溃在车道也很快就死了。事后,彼得斯通知了警察让他们来收拾残局。当然,彼得斯是无罪的,因为开枪的地方是他的家, 开枪是保护自己的“人权”, 也就是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如果你对此有所怀疑,请回去再读一遍美国法院有关 “正当使用致命武力” 的陪审团指导书。警察对案件进行调查后逮捕了二十一岁的罗德里格斯 (Elizabeth Rodriguez) 女士, 并以三项一级谋杀罪起诉她危害了彼得斯和三个青少年的“人权”因为是她开车把三个青少年带到彼得斯的住宅, 并在门外指挥入室偷窃。

这个故事说的是:对于个人保护自己不可剥夺的人权,  美国法律是非常宽宏大量的。彼得斯射杀了三个入室行窃的青少年,一点事都没有。但反过来,如果有人要危害他人的人权,法律可就一点也不仁慈宽厚了,三项一级谋杀罪至少是要坐一辈子牢的。对于私入民宅者被打死这件事,一份德克萨斯州的报纸 “透露”,或者让我更恰当地表达报纸的真正意思,自豪地宣布:“从德克萨斯州建州开始,从未有过一个人在家里打死私入民宅者而被问罪的例子。”在许多其他州,情况也差不多; 你也许还记得那个不幸的日本交换学生在路易斯安那州 (Louisiana) 因为在万圣节误入别人家的院子而被枪杀的事件吧?   许多美国人认为,一个人的家就是他的个人领地。在自己的家中,人权主要是靠自己来捍卫的,警察或政府只是自己对付不过来时才需要招呼的帮手。

讲到这里,我可能需要更详细地诠释一下这些案例的背景知识。在上述的私入民宅的案例中,所涉及的“家” 包括的范围大致是中国的半个或者整个居民小区的面积。1776 年,当独立宣言问世时,大多数“美国人”就生活在这样的家里。即使今天,很多人仍然这样居住。生活在这样大面积宅基地的家里,一个人在家里不管做什么事确确实实是个人私事。此外,除非有意为之,一个陌生人真的很难无缘无故串错门, 走错房进入别人家里。当这样的事件发生时,叫警察通常并不现实,因为警察可能离得很远很远, 不是一叫就能很快到的。在这样的居住环境生活,人权和自我捍卫人权对于一个人的生存确实是至关重要的。而在中国,一个村里,夫妻在自己房间里吵嘴,如果稍微大声一点,内容很可能就成为第二天村里八卦的公共话题,甚至引起更多争吵,最后影响到村里每一个人。客人不请自来的情况更是经常发生。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在家里喊救命的话,半村子都可以听到会来关心帮忙的。

我个人相信,人权的大小与个人私人空间的冗余度密切相关。当我们要开口批评或赞中美两国滥用或保护人权时,请记住两国私人空间大小差别巨大的这一点现实。      

枪是禁不了的
佛罗里达州 (Florida) 酒吧的悲剧发生时, 我正好在中国。五十条无辜的生命在瞬间被一个歹徒开枪夺走。得知这-悲剧之后,中国电视评论员议论纷纷,他们实在想不明白美国政府到底是怎么管理国家的。在接二连三的枪支悲剧之后,愚蠢的美国政府怎么就会看不到一个既简单又行之有效而且还合情合理的解决办法: 禁止私人拥有枪支。中国电视评论员不清楚的是: 在美国, 拥有枪支是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给予人民的一项权利:“一支受规范的武力乃确保自由国家之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受侵犯”。请注意,宪法中明确地提到这项权利是不受侵犯的,所以这条法案也被称为“天授枪权”,  跟“天授人权”的说法相对应。这条法案的内在精神是为了防止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所以赋予人民反抗的武器。所以,枪是不能随意就被禁的。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天或者宪法授予的权利是神圣的,是不可以放弃了用来交换经济利益,造福社会,甚至减少生命损失。这么说也许有点冷血,但他们就是这样认为的。2017年 10 月 1 日晚上,在我修改这篇文章时,美国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歹徒枪击事件在拉斯维加斯 (Las Vegas) 发生了,一个活腻味了的赌徒疯狂开枪乱射, 在瞬间夺走了 59 条无辜的生命。 就在枪案的次日,前美国福克斯电视台 (Fox News) 新闻主持人比尔·奥赖利 (Bill O'Reilly) 在他自己的网页上写道:“这就是自由的代价。无论对社会构成多大的威胁,在害人之前,即使蠢驴歹徒也有自由闲游乱逛。第二修正案说得很清楚, 美国人有权拥有枪支保护自己,蠢货也包括在内。”  许多中国人在讨论美国的枪支问题时,往往只着眼于私人拥枪造成的悲剧。 和以奥赖利为代表的某些美国人,虽然讨论的是同一件事,但考虑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问题。受到天授枪权的第二修正案保护, 政府对禁枪可以说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在美国很少有全面禁枪的呼声和讨论。许多人要求的不过是对枪支加以适度的 “控制”,“限制”,或者 ”管理“, 就连这点要求还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许多美国人对枪支的态度, 你在读了我的一个亲历故事后大概就会明白了。 2013 年秋天,我和我妻子游访美国南方州密西西比州 (Mississippi) 的州府杰克逊 (Jackson) 城。那天恰好是一个星期天, 早上大约九, 十点钟,我们在位于市中心的一个餐厅吃完早餐后准备游览这个小城。我们惊讶地发现整个城市基本上就看不到行人,就像城市已经遭到遗弃一样。博物馆,商店,旅游景点通通不开门。无奈之下,我们决定开车跟着路上的车子走,看看城里的人都开车到哪儿去。我们很快就发现,这些车很大一部份都是开往不同的教堂的,但剩下的则全都开进了一片巨大的空地。空地上已经停了很多车。我们于是也跟着开车进去。停了车跟着大家一起走进了一个很大的大厅。进去之后我们才发现,这儿正在举办密西西比州的枪展,也就是私人枪支买卖。花了 24 美元买了入场券走进大厅内部,我们可真是大开眼界了。大厅里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和刚才市中心冷冷清清门可罗雀的景象相比, 真可以说有天壤之别。我也察觉到我和我妻子是这儿唯一有亚洲面孔的人。

杰克逊城是个内地城市,亚洲人不多, 但就在同一天我观察到的去不同教堂的人群中,亚洲面孔的人可真不算少。更惊奇的是,密西西比州的人口有 37%是黑人, 杰克逊城是个黑人居民占多数的城市, 但在枪展大厅里我居然连一个黑人也没看到。展厅里摆满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枪支,小到可以藏在我手掌中的袖珍型手枪,大到比我在中国看到过的最大的高射机枪还要大还要长的重型机关枪, 根本就是机关炮。枪支弹药的数量我估计装备一个步兵团也绰绰有余。展厅里的气氛跟中国过节时热闹繁忙的庙会完全一样,有人在向顾客大声吆喝推销特价枪支,有人在仔细观看和询问展销的枪支,有人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认真讨价还价。跟在中国逛庙会轻松愉快地买幅年画买点装饰品回家去增添家中节日气氛的欢乐情景几乎就同出一辙。

这大概就是美国内地白人对枪的态度了。枪已经成为美国民俗文化生活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政府顶多在制定法律时玩点 “文字” 游戏绕过第二修正案以增加枪支安全的名义限枪,在美国想达到禁枪不会比改造美国文化更容易。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543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