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 之六:人权篇 -- 天赋人权的全民共识

Author: 缪熙怡

天赋人权的全民共识  
在美国,正义的意思主要就是保护个人权利。我在美国三十余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个人权利是美国社会生活中最重要最神圣的一个信念。由于个人权利已经是一个最基本的概念,它在词典中的定义通常是同义循环。实际意思就是在前面解释“正义”中用过的的“应得”; 一个人是个“人”, 无论富贵贫贱,聪明愚蠢,强壮懦弱, 就该拥有的 “应得”, 所以也有人直截了当地就把它命名为“人权”了。我在中国时就听到过这个概念,也非常向往。

但我心目中多年来一直有一个困惑:人人生而不同,成长过程各异,政治信仰和经济地位也千差万别,对什么是自己的“应得” 的认识很可能是天渊之别的;一个人认定的“应得” 非常可能是另一个人心目中的“多余”甚至 “不该得”。一个形形色色的人组成的社会怎么会有可能找得出一组大家都一致同意的个人权利并且取得共识呢?就算有圣人或者政府开出了一个权利清单,凭什么大家就得认同这个清单上列举的权利就是普世“权利” 了, 而不仅仅是开单人自己的私欲。况且,就算我们一时半会拥有了清单上列举的种种权利,如果某一天,给我们开清单的圣人或者为权利作保障的政府反悔了,把一些权利收回去,我们又可以去哪里讲理说这些权利是我们的“应得”把它们再要回来呢?
 
在美国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亲身经历了很多事后,特别是最近读了一本名为:《智人,人类简史,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Sapiens》的书,困惑才给打消了。书是清华大学自 73 班的严厚民同学推荐给我读的,作者是以色列人类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书很有趣,作者用幽默的语言解释了我们人类是如何把自己从人类大家庭中不显眼的一个分支鼓捣成唯一存活下来的一个分支; 通过改造基因,正准备把自己弄得和上帝并肩齐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时甚至不惜一步一步地把自己的生活折腾得越发悲惨。不管你如何看待我们人类自身,这本书都会让你耳目一新。有空,你不妨找来读读。书有英文版,也有中文版。如果你能读英文,我建议你读英文版。中文版是作者为中国人民量身定制的。两个版本的内容大致相同,但还是有一点点微妙的差别的。

赫拉利声称, 美国国父之一的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在《独立宣言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的前言里用这段言简意赅的文字解释了作为美国立国根据的全民共识: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这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个解释对于理解美国的全民共识非常重要。请注意:美国全民共识里的生命权,自由权, 和追求幸福的“人权”并不是杰斐逊, 美国人民,或者政府选定的,而是上帝的馈赠,人并没有一点挑肥拣瘦的机会。上帝是尽善, 尽美, 和尽智的; 他所馈赠的人权只能是恰如其分的,天生正当正义的, 必然是美国人民不折不扣的“应得”。人权来自上帝而非个人选择或者政府恩赐,自然而然就是不可剥夺的; 因为谁都没有资格来拿走上帝的礼物! 没有长期美国生活经验的人也许不太容易体会天赋人权里 “不可剥夺”  的实际意义,我会用 “谢谢政府关心,冷暖个人自知”, “我自己对付得了”, “枪是禁不了的”, 和 “你真地要知道”  四个实例加以阐释。  
 
谢谢政府关心,冷暖各人自知

如果你翻开 2016 年 1 月美国的任何一份大报, 你都会读到下面的故事: 一月初,寒流袭向纽约市。纽约州州长科莫先生(Andrew M. Cuomo) 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全州各地方政府在温度下降到零度以下时强制收容无家可归者。据州长说: “这样做是出于爱心,出于关怀,出于互助,和维护人的基本尊严。” 其他人可不这样认为。上一次成功地阻止了政府类似行动的老牌民权律师西格尔(Norman Siegel)  指出:“低于零度并没有给政府发许可证。强制收容前, 根据现行的州精神卫生法,警察必须面试和确定收容者的精神状态。”“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宪法不允许任意命令谁做什么和到哪儿去;”无家可归和贫困人员国家法律援助中心资深律师塔斯(Eric Tars)如是说。州长的法律顾问大卫(Alphonso B. David) 此后澄清: “州精神卫生法允许当局收容神智不清的人; 显然, 州长的命令并不打算授权强制神智清楚之人非自愿入住收容所。”话虽然有点绕舌,意思倒还算清楚。几天后,气温骤降, 嗖嗖冷风下温度接近零下 18 度, 和乞丐混杂在一起的无家可归者挤满了纽约的人行道和地铁站。我不知道一位记者是唯恐天下不乱呢,还是阶级斗争,哦不, 捍卫人权的弦绷得太紧了, 她在一篇报导的结尾是这样提醒纽约州长的:“即使许多美国城市正在应对随寒冬日益剧增的无家可归者, 美国司法部民权厅正加紧打击地方当局妄想制定法律把借住公共街道当成犯罪的企图。”我真地很好奇,如果纽约州长也读到这篇报导,他会怎么想和回答这位记者呢?

这个小故事真地很能说明人权的含义。一个人的命是他自己的。一个人的幸福,在这个故事中,暖和舒服, 是他自己的感受。当一个人意识正常,不妨碍他人自由时,有人权就意味着他有权自行决定怎样做才更暖和舒服。政府可以觉得,温暖如春的收容所比冰冷刺骨的街头更暖和舒服。一个爱民如子的好政府应该主动“出于爱心,出于关怀,出于互助,和维护人的基本尊严”  给无家可归者送温暖从而避免有人冻死在街头。但是,谢谢政府关心,冷暖各人自知。 政府不能把自己对“暖和舒服”  的认知强加给神智清楚的个人。如果有人就是觉得冰冷刺骨的街头比温暖如春的收容所更暖和舒服,除非政府能证明他神智不清, 否则宁愿冻死在街头也不进收容所仍然是他的人权。同时,这个小故事也告诉我们许多美国人在维护人权方面,已经达到了几乎神经过敏的程度。任何一点点政府有违人权的“强制”都会被放大成取消人权的前奏,从而群起而攻之以保证“不可剥夺” 的人权不被违背。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368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