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我的世界之一:正义篇 -- 齐默尔曼枪杀马丁案始末

Author: 缪熙怡

正义何在  

正义就是分配给每个人他在生活中的那份“应得”  或者“惩罚”,不多不少, 恰如其分。这些应得包括报酬如财富, 机会,和权力; 惩罚如罚款,监禁,和死刑。我们通常更习惯把正义与当一个人伤害他人或者社会时,这个人应得到的惩罚关连在一起。所以我们更常提到的是正义的惩罚。

没有什么比一个国家的庭审更能彰显一个国家是否有正义。美国著名的齐默尔曼枪杀马丁案(Trial of George Zimmerman) 正好给了我们认识美国正义一个机会,因为这个案件案情简单,证据确凿,基本上没有争议,从而可以把关注点直接放在齐默尔曼是否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上。我会首先介绍齐默尔曼(George Zimmerman)枪杀马丁(Trayvon Martin)案的案情和庭审细节,然后告诉你齐默尔曼无罪的裁决是如何产生的,是由谁产生的,根据是什么。再后来,我会借一位刑事辩护律师同时也是哈佛大学教授的演讲解释美国庭审中奉行的程序正义原则,和为什么齐默尔曼无罪的裁决被认为是正义的, 以及一些在美华人为什么会对此有异议。最后,我会阐述教授对程序正义是唯一可行的正义的辩解和我的不解。   

齐默尔曼枪杀马丁案  

齐默尔曼枪杀马丁案的案情一目了然。2012 年 2 月 26 日,阴雨天。美国佛罗里达州双湖镇, 17 岁, 身高 1.80 米,体重 72 公斤的黑人中学生马丁跟随离婚的父亲再次来到镇上的某门控小区访问他父亲的新未婚妻。傍晚 7 点钟, 晚饭之后,马丁出门到杂货店买零食。他也许知道也许并不知道这个安静的小区并不平静。从 2011 年 1 月 1 日至 2012年 2 月 26 日,小区发生了 8 起入门盗窃,9 起偷窃,和 1 起枪击案。警察出警 402 次。小区居民惴惴不安于是自行建立了邻里守望。28 岁, 身高 1.73 米,体重 91 公斤的西班牙裔白人齐默尔曼被邻居推选为邻里守望协调员。这里需要稍微解释一下,邻里守望协调员不是工作,只是一种自愿的社区义务服务, ,根本不是有些中国媒体所说的协警。如果硬要在中国找出对应,邻里守望协调员的地位和执法权低于中国居民小区里戴红袖标的大爷大妈。因为戴红袖标的大爷大妈至少有地方当局的授权,而邻里守望协调员却没有, 只不过是一群志愿者。所以,往褒意里说,齐默尔曼是一个热心的活雷锋; 往贬意里说,他是个爱出风头的愣头青。  

傍晚 7 点零几分, 身着黑色连帽衫的马丁拿着零食, 边走边和女朋友打电话, 在回家的路上被开车外出买东西的齐默尔曼看到。齐默尔曼怀疑马丁是最近在小区行窃的小偷。于是就給警察打了报警电话, 告知警察他发现有可疑的人在小区东张西望, 自己打算下车跟踪。警察劝告齐默尔曼不要跟踪, 并告诉他警察一会儿就会到现场。齐默尔曼随口骂了句:“操他妈的小混混,这些屁眼虫总是得以脱逃”; 自行下车跟踪马丁。  

几分钟后,枪响。一分半钟后,警察于大约下午 7 点 17 分到现场发现马丁已经倒地毙命。齐默尔曼背部湿润并粘有青草, 鼻子流血,脑后有擦伤。齐默尔曼解释说,他跟踪了马丁一段,但后来跟丢了,就朝自己的汽车走去。在他到达汽车之前,马丁从暗处袭击了他,按住他的头朝水泥地上撞,撞得他后脑流血。他大声呼叫“救救我”, 但没人来帮他。当马丁再一次准备撞他的头时, 他右手拔枪,单手贴近自己身体射击,一枪就击毙了马丁。齐默尔曼被带到警察局质询。佛罗里达州有不退让法。这法的意思大致是: 如果你身在一个你有权呆的地方,当你受到攻击时,即使你可以退让避免冲突,你也无需退让并可以用致命武力保卫自己, 而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和民事的责任。警察询问齐默尔曼 5 个小时后,觉得根据不退让法,没有足够理由起诉齐默尔曼, 所以就让他回家了; 并于 3 月 12 日决定不起诉齐默尔曼。

马丁的父母觉得警察的决定严重的不公平不正义,于是四处寻求民权组织和媒体的帮助。由于这是一个成年白人枪杀一个没有携带枪支的无辜黑人中学生的案件,在种族关系异常敏感的美国,这事很快引起美国公众,舆论界, 和政界的重视。大批黑人上街游行; 甚至奥巴马 (Barack Hussein Obama II) 总统也牵涉其中。奥巴马指出: “如果他有个儿子,可能就是马丁。”

迫于强大的舆论和政治压力,2012 年 4 月 11 日, 佛罗里达州检察官改变了先前双湖镇警察的决定,逮捕并指控齐默尔曼二级谋杀, 也就是故意杀人。齐默尔曼自认无罪。震惊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佛州诉齐默尔曼案正式登场。全国上下顿时沸沸扬扬。案件和佛州的不退让法很快成为人们茶前饭后,网上网下,电视报纸的中心议论话题。在美国的中国人也不例外。根据我和朋友的讨论,以及互联网上的阅读结果,我感觉大多数在美中国人都认为齐默尔曼应该被判有罪。给出的理由大致如下:
1.  齐默尔曼不听警察明确阻止,错在先,需要负主要责任。齐默尔曼是主动肇事者,马丁是被动受害人。
2.  齐默尔曼持枪在手,体重占优,又是成年人面对 17 岁孩子,以强凌弱,错更大。
3.  齐默尔曼的头不过破皮而已,而马丁丧失的是生命。
但是,根据我读到的和在电视上看到的评论,一些美国法律专家则有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齐默尔曼无罪。更有甚者,有些专家甚至指出:按照佛罗里达州的不退让法,齐默尔曼并没有犯法,不应受审; 庭审齐默尔曼是政治干涉司法,是美国司法正义和司法独立的耻辱。

(版权©2017,  缪熙怡 版权所有)

465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