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on 1ds

失而复得的钱包

Author: 邓世午

人这一辈子,不管成就如何,总会有几件自我感觉出彩的事。有大成就的人,出彩的标准也高,我这样没有成就的人,出彩的“点”低。 这里不揣鄙陋,说几件我感到得意的小事。

第一件是关于一个钱包失而复得的事

那是1998年的秋天,我在拉斯维加斯当导游,给一位专门组织赴美旅游的程先生打工。

记得丟钱包的那个团是个大团,共有60多个团员,一辆最大号的大巴坐不下,另外还租了一辆车,我除了带团之外,出行的时候还要开那辆小车,车上有两位从北京去云南做生意,并且在云南发了财的团员。

一切还算顺利,那天上午在拉斯维加斯带着60多个团员逛了几个大赌场之后,就去吃中午饭。尚未坐下来,程先生就要我给头天晚上住的旅店打电话,问问某个房间里有没有看到一个钱包,原来是团里来自西安轻工学院的张德鳌教授的钱包找不见了,他也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因此老板要我问问有没有拉在旅店。

旅店的前台接了电话之后,马上派人去房间查看了,然后告诉我说没有看到钱包。老板于是让我马上去旅馆的那个房间里亲自看看,因为那个钱包太重要了,不仅有美元和人民币,还有护照和机票。没有了证件,当天晚上张教授就无法乘飞机从洛杉矶飞往华盛顿了。换句话说,他就得在洛杉矶原地待命了,之后申请补发护照的事还不知需要多长时间,回国的机票没准也得废掉。当然,他这趟旅程的全部开销都指望钱包里的钞票呢,那也不是个太小的数目。

张教授急得六神无主,程先生也忧心忡忡。虽然我觉得去旅店查看没有意义,但还是遵从程先生的吩咐去旅店房间里亲自查看了一番。果然不出所料,旅店的房间里没有找到钱包。我只好无功而返,回到旅游团就餐的餐厅去吃午饭。

大巴车和大批团员都已经离开了,就剩我的小车上的那两位团员在餐厅里等我。

于是我就开始吃午餐,打算吃完了就开路。

刚吃了几口,忽然灵机一动,心想,打打电话找一找吧, 说不定能够找到钱包呢?于是,午饭也不吃了。就开始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打到警察局。警察局的人问我什么事,我就问他们,假如有人捡到钱包,会不会交给他们。接电话的人说,有时候会,有时候不会。我就请他查一查,那两天有没有人捡到一个钱包交给他们警察局。她查询了一下,告诉我没有。然后我就问她,假如有人捡到钱包,不交给警察局,那会交给哪里?她说,通常会就近交给商店或者其他类似的单位吧。

于是我就回想我们当天上午旅游的路线,从哪里下的车,经过了哪几家赌场,又从哪里回去乘车的。这么一想,虽然走了不少路,但是由于赌场很大,其实经过的赌场也就那么几家。

然后我拿来餐厅的黄页电话本,查到了我们路过的赌场的电话,一个一个打。

第一个电话打给纽约纽约。接线员把我转给了保卫处,问了问,说是没有人捡到钱包交上来。

第二个电话打给了金字塔赌场,接线员也是把我转给了保卫处,我就问他们今天有没有人捡到一个钱包交上来。保卫处接电话的人马上问我,丢钱包的人叫什么名字?我一听有门,赶紧报上张教授的大名,并且告诉他钱包里有什么东西。对方说:“是的,钱包在我们这里。”

我一听,大喜过望,赶紧说,我马上过去取。他说,必须本人来取。我告诉他,丢失钱包的人已经在去往洛杉矶的路上了,我是导游,现在取到钱包,送到洛杉矶机场,还来得及赶上飞机,等主人自己来取,赶飞机就来不及了。对方还不错,说让我带上我的驾照,写个收据,就可以取走了。

于是我和另外两个团员立刻前往金字塔赌场的保卫处取到了那个钱包。打开钱包一看,钱,机票和护照都在里面。于是再三道谢,兴冲冲追赶队伍去了。

到了巴斯拖((Bastow), 先头大部队正在那里的购物中心购物,于是我把钱包交给了程先生。程先生十分惊讶,不过当然也很高兴,因为他也就不必为这个丢钱包的团员操心补办护照的事了。

等到全体乘客就座以后,程先生宣布钱包失而复得了。张教授打开钱包一看,一分钱都没少, 喜出望外自不待言。这下子团员们对美国人的拾金不昧有了切身体会和深刻印象。 大伙儿也十分好奇我是如何找到这个钱包的,我把经过一说,得到了全体团员的掌声鼓励, 有人开玩笑地说,你就是当当代的福尔摩斯呀!

半夜出走的妻子

第二件让我感到得意的事,是我通过打了几个电话找到了好朋友半夜出走的妻子。

大概是2000年的秋天,已经躺在床上,马上就要睡觉了,突然电话铃响了,心里在想,谁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呢?

原来是好朋友常山(化名)打来的,只听他气急败坏地说,老邓,不好了,莎莎(化名)不见了。

我说别慌别慌,说说是怎么回事?

常山说,他和妻子吵了几句,妻子一怒之下出门了。他很担心妻子的安危,想让我跟他一起开车去找莎莎。

我问他,莎莎是开车出去的?还是步行出去的?

他说,是开车走的。

我一想,如果没有开车走,那应该没有走远,出去找,也许能够找得到。但是开车走了,那去哪里找她还得好好想想。这么晚了,城市那么大,没有想好,仓促出门去找,又能上哪里能找呢?于是我跟常山说,这样吧,你先别着急,让我想想该怎么办,你等我的电话。

放下电话,我就开始考虑,莎莎最可能去哪些地方。

会不会去了朋友家呢?这个选项马上就被排除了。原因是,首先,常山和莎莎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如果莎莎连我家都没有来,她又是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那就更不会去别的朋友家了。如果万一去了,朋友也会打电话报平安的。

其次,是否会去了单位办公室呢?想到这里,我马上给莎莎的办公室打电话,没有人接。不过,没有人接电话,不代表莎莎不在那里。等到其他可能性都被排除之后,如果仍然找不到,那么,不妨去她的办公室敲门试试。

第三个可能性,是莎莎开车到某个停车场,呆在车上。如果是这样,那是很难找的,因为停车场太多了。即便有这个可能性,还是把别的可能性先排除后再说去停车场寻找。

第四个可能性,是莎莎去住旅店了。

如果是住旅店了,找起来相对还容易些。无论如何,先在旅店里面找找再说。如果旅店里找不到,再想别的办法。于是, 我马上决定先在旅店里面寻找。

那么,城市那么大,旅店那么多,她开车出门,最可能去哪个旅店呢?

我想,莎莎是个女士,女士认路的能力相对弱些,再说,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对那个城市并不是太熟悉。所以,如果她住旅店,很可能会去一个她熟悉路的旅店。那么,问题来了,她会熟悉哪一家旅店呢?因为我知道她工作的地点,一想,她每天上班的路上就路过好几家旅店。如果她决定去住旅店,而且是去住一家她熟悉的旅店,那么,这几家她上班的路上天天看到的旅店,很可能就是她今天入住的旅店。

想到这里,我马上抄起电话本,排除了最贵的和最便宜的两家旅店,先打电话给一家价格中档的旅店,对方一接电话,我直接说请接某某。

不过,对方马上问我,你确定此人住在这家旅店吗?我们的登记本上查无此人。

我道歉说,我不确定。于是就拨打另一家旅店的电话,接通之后,仍然是说请接某某。

对方二话不说,就把电话转过去了。

电话里传来了莎莎熟悉的生意。我说,莎莎,你好!

莎莎惊讶得不得了,问道:老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笑着说:莎莎,我能掐会算,知道你会来这里住。你千万不要动,常山很着急,他很担心你的安全,都急死了。你千万不要动,他明天早上来接你。

电话挂断之后,我马上给常山打电话报喜。常山喜出望外。此时离他给我打电话报警也就20分钟左右吧。

此事结局堪称圆满,事后常山和莎莎请我和妻子吃了一顿日本大餐表达谢意。

206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