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梦瑾:学习五色疗法的缘起与在残疾儿童的运用成效(音频+文字)

Enter a comma separated list of user names.
yeyewang's picture
王野野

王野野本名王昭章,台湾台南人士,《周易》学者、传统中医学者,为王氏中医、王氏中医外治法体系的创始人。

王野野推崇 “天人合一" 的理念, 注重人与环境、自然之间的联系。他融汇易学、中医学、西医学、物理学等学科, 进行多学科的交叉研究与实践, 创立了独具一格的针灸技术、推拿技术、正骨技术等外治疗法。同时, 他还对光谱能量疗法进行了开创性的研发, 独创了绿色、无创的五色疗法。

王老师所创立的外治疗法已在上海、北京、江苏、广东、香港等十余个省市的三甲医院、中医馆及养生机构被广泛的使用。同时, 这些外治疗法的技术也深受美国、德国、英国、瑞典、新西兰、挪威、马来西亚等国的医师所信赖, 已被广泛的传播。

经过近20年的临床验证, 王老师创立的外治疗法体系实用、简便、效果卓著。

 

Website: https://www.5colorhealing.com
Author: 王野野
Date: 
2019-10-24

俞梦瑾:学习五色疗法的缘起与在残疾儿童的运用成效(音频+文字)

原创: 俞梦瑾  乐道中医  昨天

       经典丨医案丨论著丨人文丨报道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大家好,我是俞梦瑾。谢谢大家请我来讲这个课。我今天讲的内容呢,主要是我2016年刚刚学习这个五色疗法时候的一个案例分享,也讲一讲我做这个学习并运用这个五色疗法的缘起。


我从比较早期就开始对中医感兴趣,后来花了很大的力气,从医院的外科系统调到了康复科做针灸,混在一堆中医药大学的硕士和博士生里边儿一起做针灸。可是做了这十年之后,我发现我的水平一点都没有提高,临床疗效不是很满意,包括我们整个科室,包括其他医院的中医的疗效都不是很满意,其实也是因为西医疗效也不满意,所以我才转到做中医的,所以我就找一切外出学习的机会,希望能够提高一下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操作的水平。


我们医院从2008年接了跟宝安区福利院的一个合作项目,就是给宝安区福利院的残疾儿童做康复治疗,主要就是做针灸。因为我是有小孩的,我也特别喜欢这些孩子。而且之前跟残疾儿童接触过很长时间。所以我就接了这个任务去给孩子们做针灸,我当时用的是广州中医药大学靳瑞教授的靳三针疗法,少的都要扎十几根,二十多根针,多的要扎三四十根的针,就是几个月到几岁都是要这样治疗的,大部分孩子还是有一定疗效的。

可惜我们那个脑瘫的孩子比较重,很多都翻不了身,常年都在床上生活,能走路的都很少,会说话的更少,我做了好几年针灸下来,感觉总体疗效不是很满意,大部分病人甚至没有效果。所以我就想再学一下,而且针灸这个方法实在是太疼啦,扎的太多针啦,我想想都疼。好在我那些孩子大部分都智障的,扎他们都没啥反应,很多就是很茫然的看着你扎针、拔针都没反应,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逆来顺受的。有的孩子呢,还懂一点,会哭,哭了没人宝贝,他见没有效,没有用,他也就不哭了,所以我的孩子还是比较乖,可是我也想改变一下这个方法。

正好王野野老师2016年的3月来深圳开五色疗法班,过来到我们福利中心做公益。他说:我们很热心于做公益的,我也想见见你们的孩子。我们是3月18号请了王老师,他还带了他的弟子班一起过来做公益,我也邀请了我们深圳市中医药学会的各位中医同道,一起来这个现场,观摩一下王老师的操作。

当时我们参观了福利院之后,我就挑了两个比较干净一点的,漂亮一点的,病症完全是相反的孩子给王老师。一个是肌张力非常高的,上肢屈曲下肢伸直状态的脑瘫男孩,一个是五岁的小女孩,软瘫,一点力量都没有,脖子都支撑不住的,不会坐,不会爬,不会翻身的一个软瘫小女孩,让王老师做。当时就想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看一看真本事怎么样。那时候王老师刚刚来国内讲学,在国内还没有什么名气,很多人抨击他的五色疗法的时候,我们当时做的这个动作。

当时呢,我估计王老师也比较傻眼,很多没去过福利院的中医同道们都很傻眼,第一次看到几百个残疾儿童,唇腭裂的,脑积水的,脑袋小的,尖头的,各种各样的畸形,然后我带他们看重症儿童班的孩子,全是功能障碍的,长得像个正常人,可惜不会翻身,不会坐,不会爬,不会说话,很多,还有智力障碍,有的还有癫痫。各式各样的病,王老师也比较傻眼,所以拿到这两个孩子,他首先是用的气功,托着孩子的头,四五分钟之后,这个孩子就好了,然后肌张力高的他手脚就软了,可以蹬腿,可以动手了。

可以翻身啦,立马就想动了,手脚都活跃了,那个肌张力软的,他手就可以自主的抬举,自主地放下,原来他做不到手臂抬举,就是说,手臂伸开了都做不到,他现在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肢体活动,我觉得非常好。王老师是做完了气功,再拿彩笔给孩子画了五色疗法,我真的一开始没看到五色疗法有啥效果,只看到了气功的效果,不过呢,王老师之后又给我们分享了一个小时的五色疗法公益课。然后我就厚着脸皮拿着本子,我说:王老师,你看看我们孩子这么可怜,你也可怜可怜我这里的孩子,我也不出多少难题,一个肌张力高的怎么画。

肌张力低的怎么画,还有我们的孩子经常感冒发烧,发烧了怎么画,你先教我这三个。原理我也不懂,你先教给我就行,然后王老师就给了我三个五色疗法的方法,一个对肌张力高的,一个对肌张力低的,一个就是发热了,他说你就用这三个方法,当时我还没有正规的学习,我说:好。然后三月二十几号,我跟王老师去了广州,上了一次课,然后三月底就回家了。

正好16年的4月1号,我就回福利院开始学习后的第一天上班,星期一,结果一到福利院。那里边的康复师就告诉我,昨天晚上,就是3月31号晚上,我们的重症儿童班,七八十个孩子的班级一下子出来了11个高热,半夜里出来高热,然后这个班级考虑是传染病,因为春天嘛,春温,春季传染病比较多,所以就地隔离,这七八十个孩子不让外出,不让去上课,不让做康复治疗,不接受外来的治疗,包括外来人员尽量都隔离。一般这种情况我是要回医院去门诊上班,我后来一想我回什么医院呢。

呼吸系统的疾病,隔离的话要隔离两个礼拜,两个星期就是14天,这14天所有的孩子们,不做针灸,不做教育,不做康复运动,没发烧的就地观察,没有其他干预,已经发烧的只是发烧的对症处理。我说这么好的观察期,我拿来试验一下王老师给的五色疗法,给的那三张图,肌张力高的全都画上肌张力高的图,肌张力低的全都画上肌张力低的那个图,正好还有几个发烧的画发烧的图。我就每天都给他画,一个礼拜,画五天,因为我有两天休息,两个礼拜,一共就画了十天,看疗效。

发烧了呢,很快就降下去了,那本身是一个短时间的暂时性疾病,我当时觉得应该意义不是很大,所以我就没有特别的去关注他。我现在分享的这些案例就重点就是这14天内观察出来的案例,如果能打开那个课件一起跟着看的,就跟着看一下,这从头到尾的案例基本大部分都是这14天里边儿观察出来的,只用五色疗法,没有其他治疗干预的案例。


第一个就是我们的宝西琳,她当时16年的时候是五岁,智力很正常,会说话。表达的内容会差一点,少一点,肌张力特别的低,她是一个遗传性的线粒体肌病,她跟她哥哥都是我们福利院的孤残儿童,都是孤儿,被父母扔了的,是一个线粒体肌病,同样的病,软瘫,五岁啦,抬头无力,不会翻身,不会挪动,状态比较好的时候,她可以斜靠在轮椅上,而且不会动,不可以动脑袋,她想动脑袋的话,脑袋就会掉下来,她只能动眼睛,这样比较安全一点,这个孩子从4月1号我去班上给她开始画五色疗法。

大概画到4月7号的时候,这个孩子精神明显好很多,说话声音也大了,她原来跟她隔壁的小哥哥,对面另外有一个脑瘫的小哥哥,那个小哥哥会说话,经常就会说,宝西琳软面条。那个宝西琳就会回答:我不是,我不是软面条,你就是软面条儿,小孩子斗嘴嘛,她一般回辩驳了几次,她就没力气了,就得休息,等着等攒点力气再那里反驳,就这样。等到画了几天之后,她明显有力气啦,说话声音也大了,说话时间也长了,等到五月末的时候,护理员反映我们宝西琳已经可以坐起来了,我说是吗。

我说那就试试吧,因为我每次去画的时候,她都是躺着的,我每次大概九点多钟去画。护理院又是给孩子洗澡,又是穿衣服,又是换尿布,然后又是喂奶,忙的一塌糊涂,孩子们都是躺着的。然后她就给她扶了,靠着床的小栏杆坐给我看,还拿了小喇叭给她吹了一下,表示她确实能坐了,也可以比较简单的控制头部了,后腰背也有点力气,那比原来好多了,她之前只能斜靠着椅子上坐,她现在就靠那么矮的栏杆就能坐得住了,非常的好。


第二个案例呢,就是这个宝西琳的哥哥,他叫宝西彬,也是一个遗传性的线粒体肌病,这个哥哥16年已经有七岁啦,他到福利院的时候是三岁,三岁的时候能坐能说话,能独坐,能说话。带着一岁的妹妹一起进来的。五岁的时候呢,因为坐的时候时间长了,护理员没发现。他就脖子支撑不住,一下耷拉下来等,忽然发现不对,在抢救的时候就窒息啦,然后就植物人了,抢救过来就是植物人,他已经两年没有意识,不能主动配合进食,没有主动的发音或者主动的动作。

就是这么一个植物人,我本着从头到尾,七八十个孩子一个都不放过的原则,所有的孩子都给他画了五色疗法,管它有效没效,我都画了。等到4月7号护理员给这个孩子换尿不湿的时候,就捣鼓捣鼓说:哎呀,你跟你妹妹多可怜啊,怎么怎么样,就发现这个孩子开始默默地流眼泪。4月11号的时候,我再去画,护理员就跟我说,我们家宝西彬会哭啦,会怎么怎么样,我那天怎么说了之后它会流眼泪,然后我就很激动,咚咚咚就跑到他的房间,一看他还在床上哇哇使劲哭,能发出声音了,还能哭啦,他已经两年没有动了。

他两年没有动,手脚都痉挛的,叉手叉脚的,跟个蝙蝠式的,肢体是僵硬的,我就把他从小床里抱出来,他就不哭了,再给他放回去,它就又哭了,那说明显得有意识反应啊,我就很高兴,之后你再去给他画。他有的时候会牵动嘴角来笑一下,他的手脚一直都动不了,因为没人给他做康复,没人给他做按摩,我也只是做了一个很简单的五色疗法,后来就发现他要求跟他妹妹睡,他还记得他的妹妹。跟他妹妹放在一张床上,他就很安静,很安详啊。

他妹妹状态好了,有力气啦,他妹妹都可以自己拿着奶瓶喂哥哥吃米糊,以前他妹妹连自己的奶瓶都拿不动了,她现在可以伸出手去帮哥哥拿奶瓶,真的非常的好,可以看到这个宝西彬有一张图片,他的肚子上贴的是彩色的小圆片,我们当时一开始做五色疗法,大家也没有经验,一开始是用彩笔。后来发现彩笔太容易蹭脏衣服。如果夏天的话,一出汗,画那个画的话就弄花了。然后我们就买彩色的贴纸,小圆片贴纸。我还买过大大小小的帖纸。


这张图就是我们用五色疗法的工具,这里边呢,我把贴纸也拍进去了,因为一开始没经验,还买的那个直径是5毫米的贴纸,结果发现太小了,后来买了1个厘米的贴纸,刚刚好,所以呢,后来孩子们贴的贴纸,就是一开始那两个礼拜贴的是贴纸,后来拿的是色笔给他们画的,再后来就是档次比较高了,也是福建的王健师兄说可以用彩色的医用胶布,我们的速效肌内贴,然后我们就开始用肌力贴做这个彩色的色贴给孩子们贴,它是柔软的啊,不像那个贴纸比较硬,比较不舒服。

其实我那一批病人观察的是14天,宝西彬是第一个起效果的,最重的病人最早起效果,效果最明显。


第三个分享的案例呢,是宝西楠,是一个先天愚型的孩子,也就是那个二十一三体综合症,唐氏宝宝,长得国际脸的那种。他当时16年是7岁,他从3岁开始做针灸,做康复运动,16年的时候已经可以独立行走,可惜他的意识情况一直不好,表情呆滞,总玩弄舌头,表情动作都很少,能动性很差,不出声音,没有发过声音,也不听指令。

这个先天愚型的孩子就沟通很困难,肌张力也很低,偏低下一点。而且针灸了几年,这个意识还是很差,能动性很差,能坐的他就坐着。那要他走路都比较困难,我用了五色疗法之后,他就一个月的时候啊,半个月的时候他就意识好很多,活泼啦,愿意自己走路,也会无意识的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反正你听不懂,他也不会说明确的语言。然后呢,他还会主动地从床,一个月的时候,从床上,他不像原来总是没完没了坐在床上,呆板的动作,他会从床上下来,拉着护理员的衣服,或者跟着护理员后面去这里去那里走走。

有的时候呢,还会从这个床爬到别的小朋友的床上去玩,有一回。我在班上给孩子们低头画色疗,护理员们给每个床上小朋友发奶瓶,发好了,一人一个凳子坐着给孩子们集体喂奶,这个宝西楠就从床边,从另外一个房间,从这个床边经过。然后我们的护理员喂奶,给下一个孩子喂奶就发现奶瓶怎么不见了,她就反应很快的去追那个宝西楠。我也追过去一看,宝西楠已经把自己凉鞋踢掉,然后翻身上床,就仰头躺在床上,开始享受这个奶瓶,自己抱着奶瓶喝。这个根本不是他的份儿,他是已经吃饭的孩子,那奶瓶是不会进固体食物的孩子的饮食,他偷了去喝,偷得非常的快捷。所以我们的孩子聪明了以后,他会有偷会抢,会弄点小动作,那都是聪明的表现,很好。


我们第四个叫宝新笔,他也是个先天性愚型的孩子,一六年的时候,他五岁,他从两岁开始做针灸,做康复运动,当时可以勉强的扶着站,我们有小孩儿的助行器,他可以扶着站,可是他不走,他也不出声音,扎针也不哭,表情也很呆滞,没有办法沟通,跟上一个先天愚型的一样。带着他走路不肯走,我们的康复师主动的帮他挪腿才能带着身体重心的移动,非常的没有办法。

然后这个孩子,给他做五色疗法,4月1号开始做,画到11天的时候,他突然就活泼了。然后就伊伊啊啊的发很多声音,然后就拉着他康复师的手,要去这里,要去那里,指着要到各个地方去玩,表情也丰富了,当时我们觉得这孩子是不是精神病啊,今天突然跟往常不一样,往常完全没有反应的人。后来他天天都很活跃,天天都很活泼,我们才知道啊,五色疗法起作用了。

我的PPT里有一张是16年7月5号的照片,那时候用五色疗法做了三个月了,他会裂开嘴大笑,非常丰富的,而且已经会能主动的走几步路了,就是不用不用助行器,没有支撑的自己独立行走,走几步了,所以他也非常高兴,这个那张照片就是当时拍的。


分享的第五个案例呢,叫宝龙濛,也是个有点软瘫的,她有点软,不是特别软,她智力也比较好,我们所有的软瘫的孩子智力都比较好,不存在像肌张力高的脑瘫的孩子,很多会有合并智力障碍,这个软瘫的孩子呢,她勉强可以站,她不能走,她肌肉没力,关节也有点容易脱位,髋臼形成的也不是很好,她平时走路就靠那个小拖车,小玩具车,她就坐在那玩具机车上靠腿来带着她移动。色贴贴了一个月之后,她这个小车就开得很溜,很溜了,经常能开到大广场上去晒太阳,整个人都晒得黑多了,走路也比原来好多了。


第七个案例呢,是我们的宝龙庭,这个孩子是智障。智障了之后,就合并有沟通的障碍,眼神很空洞,漂移,经常无缘无故的哭闹,哄也没法哄,因为他没法跟你沟通,你也没法跟他沟通,也不会翻身,也不会坐,爬。我给他色疗了20天以后,他就很活泼啦,很好动,也能配合,眼睛也有神了,能主动地翻身,能跟你淘气。这个孩子非常的可怜,因为他只做针灸,没有做康复运动,五岁了,一直到现在,他还在我手里。有的时候就没有他的名字,什么康复也没有,有的时候就回来。

他到现在意识都很好,会跟你逗啊笑啊,玩啊淘气呀,拍掉你手里的东西呀,可惜他不会坐,不会爬,因为他过了学坐学爬最好的年龄,而且他没有人抱他,我们的孩子没有人抱的话,他是永远也没有办法,就是说,想坐起来想站起来。在这一类常年躺着的孩子眼里,他的世界就应该是躺着的,所以,我们再练他坐很困难,到现在都没会。

第七个孩子叫宝龙庭,这个孩子的是个男孩,早产,大概生下来两斤多,就被家里人扔在医院啦,在医院呢,也是非常艰难的,养着他,一直养到了七斤多,相对就是免疫力更好一点了就送回了福利院,送给福利院的时候,我们一看这孩子奄奄一息啊,肌张力,全身的肌张力非常的高,上肢是个屈曲状态,下肢是个伸直状态,角弓反张,而且不会主动吞咽。因为他重两斤多,一直都是打胃管的,经过胃管鼻饲的。大家也不敢抱它,硬邦邦的,你要抱他,恨不得要把他折断了才行,他身体不柔软,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当时不在这个重症班在另外一个观察室。

他当时呢,在那个婴儿区的观察室,而且很重的孩子,所以呢,天天只有护理员看着的。然后偶尔一次我到这个班级去看望其他身边的孩子,我就给他画了五色疗法。结果第二天护理员就来找我了,他说俞医生。昨天你去我们观察室的时候,给这个孩子画了,这个孩子昨天晚上自己解大便啦,我说,原来他不能解大便吗,他说原来从来没有解过大便。到了他们福利院几个月,要解大便,都是用开赛露用灌肠的方法才能解的出来,大便很干,干巴巴块儿,她说:昨天解开尿不湿,给他换尿布的时候发现里边有大便。然后再一看,肚子上还画着俞医生的色疗呢,所以他就非常高兴,后来我也经常给他画。

这个小孩子让我给他画色疗的时候已经一岁半啦,体重也没怎么长,画了色疗一个月以后,这个孩子意识状态就好了,会睁眼睛,会东看西看了。眼睛有神啦,对外面的声音色彩有点反应了,能动性增强,他起码不再是一个只是维持基本生理状态的一个肉体状态啦。


这个第八个孩子呢,叫宝民叶,当时是三岁,是个女孩,四肢健全,运动也协调,是个自闭症的。意识非常的淡漠,眼神也飘逸,没有视物追踪,不哭闹也没有言语,我从她一岁开始扎针扎了两年,还是没反应,因为有的自闭症我一扎就好了,有的先天愚型我一扎好了,可惜这个孩子我就遇到了难关,怎么扎针都不行,她还长得非常漂亮,我都很喜欢她,经常搂着抱着她还是不行,她不看你,没有视物追踪,你怎么逗她没反应,针灸两年什么改善都没有。

然后从4月1号开始治疗。因为我想这个孩子运动比较少,表情也比较少,应该属于跟先天愚型这一类的孩子是一类的,所以我就给她补,天天画色疗补,跟先天愚型的孩子用的一个方法。结果治了三个月,一点效果都没有,正好一六年的七月末,王野野老师来深圳开五色疗法班,我就说,那你先到福利院去看一下吧,看看我那些孩子现在有不少问题,有很多好的,也有很多解决不了的,就是想寻求老师的帮助。

然后王野野老师来了,我就把这个孩子提了出来,我说,你看我给这个孩子画了三个月了,其他的孩子都有效果,为什么她就没有效果。他说你怎么画的,我就告诉他怎么怎么画的,王老师就说,其他的孩子瘦不拉几的,你看看她,肥肥的,白白胖胖的,你为什么给她用补法啊,我说应该用泻法吧,他说你试试吧。当时我很多五色疗法的就是说,辩证啊,思维啊,什么都没有,就是生搬硬套,那老师说用泻法,我就泻吧,正好是王老师开完班以后,8月1号,我开始又上班,在福利院上班,开始给这个孩子宝明夜用泻法。结果八月底他就能独立走路了,并且还各个房间乱窜。

从8月1号开始用泻法到八月底,一共可能用了也就20天左右,以前,她是一个人躲在墙角那个地方,一坐坐着不动弹的,她现在会主动的摸爬滚打,然后靠到福利院护理员身上,靠着我们的康复师身上,挨着你,摩擦着你,搂着你,就是说,她愿意跟人亲近了,而且前后一个月,她能独立行走了,之前你怎么让她走,拉着走她都不走的人,她现在自己行走。看见哪个房间好玩,她就进去逛逛,只是不说话而已。


第九个,孩子呢,是我们的宝龙宇。这是一个大孩子,一六年的时候,已经是14岁啦,都已经发育了,这个孩子是我们福利院最早的孩子,是个软瘫的,然后她因为长得比较大了,所以脊柱也变形,骨盆也变形,心肺功能也不好,以前小的时候,每一次感冒都跟要她命似的,因为她没有办法坐起来咳嗽,没有办法排痰,所以呢,一感冒就会肺炎,肺炎了就会呼吸困难,就很难抢救回来,每次都是要用免疫球蛋白,用那个免疫球蛋白大剂量冲击才会救回来她的命。

在2017年,又一次她因为感冒入住了我们医院,很快就激发了肺炎,转到我们医院的ICU。他们的护理员就告诉我,我说这几天这个孩子怎么不在,因为这个孩子是个大孩子,她平时有上特殊教育,我平时很少能逮到她,给她做色疗,因为我去画色疗的时候,她就已经去上学了,我说这个孩子好几天不在了,我星期六星期天应该在的,我应该能逮到她了,她说她去住院了,我一问就在我们医院,而且已经进了ICU,上呼吸机了,估计快不行啦。

我说那不怕,因为我们医院我各科都熟。然后我就去了我们医院的ICU,然后看到了这个孩子上着呼吸机,意识都很模糊,我就给孩子画了五色疗法,就在ICU里画,我们ICU的同事非常不理解,你在给她搞什么?我说没什么,肚子上画个画,不影响你们治疗的,我说这个画保留啊,就这样她后面几天都肚子上带着这个画,然后成功地从ICU里出来了,肺炎好了,成功出院了。

要知道,我们软瘫的孩子进了ICU之后很难抢救回来的,我刚才说的第一个案例,叫宝西琳的。他也是感冒,有一回我是2017年休探亲假。七月份回老家啦,等我回来,我就没见到他,我就问那个孩子去哪里啦,护理员告诉我,就感冒了,继发肺炎,去了我们周边的另外一家医院。而且我知道的时候,他就已经出现了两次的窒息抢救,然后已经在ICU里边上着呼吸机。我也没有办法,当时真的束手无策,因为那个不是我们医院。我说进他的ICU就进他的ICU,我说给他加点什么就加点什么,没有办法。

然后,那个第一个孩子上了呼吸机之后,从七月20号左右就开始因为窒息,再抢救回来就恼水肿,昏迷,然后一直昏迷到十月份,他们福利院的领导去看了一眼他。然后三个多月一直上着呼吸机,然后说放弃治疗吧,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然后他就没了。

没了之后,一开始她哥哥还找他呀,哥哥一连好多天都找不到他,一开始护理员还可以撒谎说,你家妹妹怎么怎么啦,生了病啊什么的,过几天就会回来,毕竟太长太长时间回不来,他心里也明白,可能妹妹就不在了,所以后来哥哥一直郁郁寡欢,也就在那一年的年底,哥哥也就没了。


这个两段的视频啊,是我们宝西琳,那时候给我表演一下她能坐着的时候的视频,你们就可以看到她坐的时候,经常脖子略微动的幅度大一点,她都会脖子耷拉下来,她的哥哥也就是因为这样脖子耷拉下来,然后影响了呼吸,变成了植物人。而她也是因为后来的呼吸困难,导致了她自己出现了一个脑水肿,然后昏迷,后来也植物人,然后最后的死亡。其实非常的可怜啦。


我PPT后面的还有一些简单的图片,我们治疗时候的图片,我们治疗的时候不仅有脑瘫,有软瘫,还有心脏病的,因为不多。心脏病的更大部分的是靠手术,只是说在他还没有手术条件的时候,我们的五色疗法也可以帮到这些心脏病的孩子度过他最艰难的时候。

好啦,我今天的这个五色疗法的病案分享就分享到这里。大家看看有什么需要提问的,我都可以能解答的就尽量给大家解答一下。

文字部分为金峥根据讲座录音整理


版面设计 · 文本编辑:蒲公英

1383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