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heen在哪

Enter a comma separated list of user names.
apple-ping's picture
Apple Ping

Apple Ping,华东师大中文系毕业,从电视的采编播做起,遍涉广播报纸杂志和新媒体。2013年,作为国家公派访问学者到波士顿大学传播学院研修新媒体。现居麻州。看世界写自己的故事,是此生最大乐趣。

谢谢您跟着我的文字游历、感受,并怀想!

我的电邮:hpapplehp@gmail.com

Author: Apple Ping

         一、

         云,没来得及从空中多看一眼纽约,东航MU587航班就降落在了肯尼迪国际机场。

        云第一次经历这种时光倒转一样的飞行,从上海的91112点起飞,近15个小时的光明飞行,没有黑夜。此刻是纽约11日下午两点多。12小时时差,晨昏恰好颠倒。云,觉得头脚沉重。

        此趟航班的客人绝大部分是中国人。大家守规矩地排队过关。跟云一样失望吧,这个著名的机场,一点也不及浦东的豪华气派!

        云要转机去波士顿。她需要转运行李到东航的美国伙伴达美航空那里。突然,前方人群里闪现出shaheen。下机前,他说纽约大学有人来接他,要求云一起去。云心想那就什么都要发生了,还是等等吧。shaheen是孟加拉国戏剧教授,到纽约来讲授南亚戏剧。15小时,这一路这一程,云从没有过的经历。

        

        漂亮阔气的浦东机场。近视没有戴眼镜的云模糊地看到了登记口。

        “请问这是东航去纽约的吗?云用英文问。

         “yes”——搭话的是一个灰黑皮肤的南亚人。

        就这样云和shaheen认识了,越谈越投机,以致登机后shaheen坚持与人调换座位,他们坐在了一起。很快,好像本来他们就是熟人朋友情侣似的。云右边两个去美国游的女孩一上飞机就迷盹着睡去,左边的shaheen于是越来越贴近云说话,手也不断地碰触到云。一阵颠簸,又一阵气流很大的颠簸,云不由自主地握紧扶手,shaheen一把握住云的手,有我呢,没事!真的没有事。”——云笑了笑。就这样shaheen一直握住云的手。渐渐地,shaheen开始手跟手说话,他摩挲云的手背,拨弄云的指甲,游戏般地碾压云的指骨,然后揉开云的拳头,抻开手掌,开始用指尖在上面写字。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心惊、酥麻、听见自己的呼吸、仿佛世间唯有此事。有个男空乘走过来,弯腰问shaheen要什么式样的午餐。云飞快抽回手。然后,云解散头发、整理衣衫,又起身去洗手间。当云回座时,shaheen手握的午餐已快吃完。空乘还是给了他一份穆斯林午餐。shaheen说他不是穆斯林,他父母和其他家人都是,他与前妻有个12岁的儿子。南亚英语的发音bp不清楚,shaheen手写,于是又顺理成章地握住了云的手。云,感到舒服。云让shaheen听自己pad里的中文歌。shaheen闭着眼一面听一面继续手手对话。

        两个月后即将43岁的云,在滨城,20岁从出境记者做起,如今是滨城最具知名度的电视主持人。云拿到不止一次的金话筒奖,但是她从没有参加过奖前培训和辅导,所以她是真的牛。这次,当她拿到全国广电没几人得到过的国家奖学金时,朋友大呼:云,你还要进步啊!。云只有一样没有进步:婚姻。云在20岁时,人称美女,40岁后,人赞美女气质太好。20多年间改变的是观念,当初云觉得有爱就有一切,现在,云认为所有的爱都有缘由。但是云,华师大中文系的骨子里都是浪漫。

        为了慢慢适应时差,客舱的灯光已经调暗。shaheen的手变得大胆。他把云的手放回去,然后开始抚摸云的大腿,越来越用力。上上下下地搓,然后用劲地捏着,等云反应,亲密地要将云的腿并到自己腿上。云感到被深深宠着,身体内部早已经放松。云觉得湿得很不舒服。云再从洗手间回来后,主动握住了shaheen的手,紧紧地,生怕这手弄丢似的。云用力捏住shaheen,从他灰黑色的手背捻到淡灰色的手心。shaheen侧过脸来,唇吻到云的脸颊,情意绵绵,要么就头靠椅背背书一样闭着眼却没有睡眠。

        有人打开了窗。天空大亮。shaheen吃了几次穆斯林餐,云上了几次洗手间,14个小时就飞快过去了。云心里感激shaheen的陪伴,但不想有些事情马上发生,于是她拒绝了shaheen的邀请不在纽约逗留一天,虽然她很想马上看看这个纽约。

        

        云担心shaheen看到自己犹豫,所以她慢下脚步,直到shaheen消失在视线里,她才赶往达美航空的登机口,转机波士顿。

   

        二、

        云,终于安顿下来。之前,她在微博遇到两个到波士顿学院读研的交大女生。她们先期到达找好了房子,并买好了桌椅碗碟等所有用品。云到了后付了自己那份子钱。

        shaheen已经开通了他的美国电话。云买了一张T-Mobile的卡 ,然后把号码发给了shaheen shaheen每天早晨打个简短问候电话,晚上便长聊。云想,这也练英文啊。他们什么都聊。shaheen每次都说我要跟你结婚。

        云到波士顿大学做访问学者。云选了美国新闻史和新媒体与大数据两门课旁听。可是,大数据这门课真难。上课前,云跟英俊无比的Jacob老师发誓一定学好。两堂课后,云发现英文听课有问题,而且那些数据云图看似漂亮,实则难懂。云怕老师问感觉如何,一下课就匆匆离去。云心里有挫败感。 

        周五有个讲座“Stay safe 确保安全BU传媒学院著名校友讲述波士顿爆炸案中的记者角色以及人的本性与职业道德。云感到有些事情需要改变了。她决定这一年要尽可能地学好英文了解美国。

        1013日哥伦布日,放假,以纪念他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一早,shaheen电话说他要来波士顿看她。云仔细地梳洗完,换上一条中国风的红裙,搭上慢腾腾的绿线地铁到了市政广场。

        这个市政广场真是难看。广场像个三角地带的大院子,著名的市政厅,就像是一座没完工的建筑刚刚拆除了脚手架,陈年古旧,望过去,所有的门窗都有深深深几许的假象。云逆时针绕广场转了一圈,然后停下来看哥伦布日准备游行的人群。有个男人目光扫过来,冲着云微微笑点点头,眼神落在云的身上不走了。云,换了个方向继续看人群。

        “你裙子很漂亮。”——男人捧着咖啡走过来。  

        “谢谢。云跟这个像机修工的男人聊起来。男人说他原来是IT工程师,现在脱产进修新课程,他叫Cyrus。他邀请云一起参加游行。

        Cyrus举着牌子,非常活泼,不停地向街两边的人招手。云好奇地跟着队伍走了一个多小时。然后队伍在意大利人居住区解散了。Cyrus说愿意陪云去别的地方走走。于是他们走着去了Downtown。比照中国大城市,作为新英格兰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波士顿的城中心真是小,小而精致、现代。波士顿的地铁是美国第一条地铁,古老破旧。当地铁摇晃着在地底穿行时,云有一种穿山洞的感觉。一个多月来,已有一次地铁出轨7人受轻伤的报道。云,庆幸地铁开不快!

        傍晚。云和Cyrus在城中心的公园站分开,各自搭地铁。他们留下了电话和邮箱。

        晚上,Shaheen电话里说一周后来波士顿看望云。

 

        三、

        云,坚持旁听大数据与新媒体的课。她发邮件给太英俊的Jacob教授抱歉完成不了作业,但她尽量完成布置的阅读。云,除了周末,绝大部分时间呆在BU的图书馆里。Cyrus的邮件很快。云礼貌地回复了他。下午,云吃完午饭,发现Cyrus一封接着一封邮件发过来。他发了个链接,讲一个长长的故事,要求云参加一个野外生存的团队。云没有理会。他又邀请云参加他的周末朋友聚会,并发了好几个朋友的电话给云。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云在15年前网上认识了列。列猛追网名闷骚女的云,每天在美西下午中国早晨的时间打电话,还帮云在hotmail注册了邮箱,让云在任何时候想到列都可以写邮件倾诉。云觉得列符合她对男人的所有想象:高大、体贴、IT精英。但是列有婚姻,并不幸福。云一直记得列说过要带她驾车横穿美国。最近一次见面,在浦东机场,列把云一个人甩在机场飞走了。云哭了八小时,八小时里云盼望天崩地裂一了百了。八小时后,云的心终于冷了。列,让云拣起了英文,挑起了她看世界的愿望。这次,云选择了来美东,是不想与列多牵连。

        Cyrus的邮件越来越多,絮絮叨叨各种各样的内容,一次就发十几封。云,没有办法,点了拒收Cyrus转头发短信,诚挚邀请云参加他的周末家庭聚会,并把另一些朋友的姓名电话也发给云。云答应了。

        周六。Cyrus说去中国城超市买菜,约云在蓝线的一个地铁站12点见面,然后带她去家里。

        Cyrus又穿得像个机修工,领云去家里的路上,进一个饮料店买了几瓶啤酒。店里的人嘻嘻哈哈都认识他。

        Cyrus家里没有朋友。他解释说有两个要晚点到。他说太晚起床了也没有去买菜。云为了这个聚会准备做个刚学会的蒜烤黄油面包,超好吃。一房一小厅,外加一个很逼仄的淋浴间和燃气灶。Cyrus的厨具很干净。云,开始烤面包。               

        等面包的时候,Cyrus开始喝啤酒。他说起他爷爷是法国人奶奶是非洲人,16岁从多米尼加来到美国,硕士毕业后做软件工程师拿很多的钱,现在单身没钱。他最爱的奶奶一直跟他说,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人,就不要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那样才不致于全军覆没。

        Cyrus脸变得黑红。云请他别喝酒了尝尝蒜烤黄油面包。好吃!Cyrus大口吃翠香的面包、小口继续喝啤酒。他说认识过一个中国女孩。他们,就在这个厅里疯狂做爱,直至被女孩的丈夫发现。Cyrus跪倒地上,向云挪过来。云,决定离开屋子。cyrus抱着云的腿,保证不侵犯她,请她别离开。

          云饿了,匆匆吃了几块面包,提议跟Cyrus出去走一走。Cyrus要给云一把钥匙,说可以随时来。云没有接收。Cyrus带云去附近的海边。他说看看云的手,然后就牵着手不放。云把手缩进去,任凭他牵着个衣袖而已。这里是在机场的路线上,不断看到即将降落的飞机从头顶飞过,亲切而刺激。Cyrus牵着云,一路开心地跟邻居打招呼。

        天阴水寒。Cyrus脱掉外衣一头钻进海里游泳。他在多米尼加的海岛长大,水性太好。云看见他的腿黑而瘦。等Cyrus上岸后,他的脸不那么红了。云催促他回家换衣服。云没有让Cyrus送她,她自己走到地铁站。

 

        四、

        Cyrus的短信雪片一样飞来。云,我的女孩,我喜欢你!我梦见你!

        云,什么也不回。

        “云,女人,我的,我梦见你在我身下,我要分开你。”——Cyrus又喝多了,酒疯癫狂不可控制。他开始打电话。云掐掉,然后短信回复:在上课。在图书馆。

 

       五、

       Shaheen真要来了。云没说去接他,但是最后她还是劝自己就当是认一认去机场怎么搭车吧。她不知航班号也不知哪家航空公司,所以在E航站楼上下转悠,直到Shaheen打来电话说在等朋友的车了。云,看见Shaheen灰黑有点胖的身影时,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自己。不知是喜是忧,云,觉得有个人惦念就好。

        Shaheen等车时买了个钥匙扣和一个不锈钢手链,送给云。

        他又问:想好嫁我了吗?

        “为什么?

        “我们要有个孩子。

        “No”

        “要。一个!我们的孩子。

        云有点感动Shaheen如此执着劝嫁,可是......

        朋友的车接了他们。路上风景好美。波士顿的深秋,金黄橙红深绿,碧蓝的天像诺言一样妖娆可心。Shaheen朋友在这里20年,云奇怪他的皮肤一点不像南亚人了。从他口中,云得知Shaheen在孟加拉是个很有成就的戏剧教授。云似乎理解了Shaheen为啥希望云随他去孟加拉国,可是云不能想象。

        朋友的家是外形漂亮的两层小楼。进去后,云看见他怀孕的妻子、10岁左右的儿子,还有一个女人在厨房忙碌。朋友介绍说是妻姐,来帮忙的。

        一家人围着电视,客气地请云吃各种从没吃过的南亚小吃。云想,在美国有这样一个家也是幸福。

        女人们做好了晚饭,请云和俩大男人上桌。汤汤水水的菜和半生不熟的米饭。云用调羹,Shaheen他们用手。云看见他将手卷成调羹似的了。他们彼此笑笑。Shaheen很快吃完,用纸擦干净手。云看见他甚至用水冲洗了手。云跟自己说我不要去孟加拉国。

        Shaheen说与哈佛一个戏剧教授有约。他希望为了云能留在波士顿。云同意第二天陪他一起去。

        第二天,云在哈佛广场的老书店等他。云看着Shaheen走进来、在戏剧书之间穿行,云觉得湿答答的行人在雨天的广场像一幅幅画。

        朋友把他们送到郊区的旅店。Shaheen用孟加拉语跟朋友道别。云留下来,很清楚有些事情必须发生了。

        Shaheen的皮肤灰黑细腻。云裸着,又一次发现自己是块洁白的玉。

        “哦操,我们结婚。哦操,我们要个孩子。”Shaheen激动地喊:啊,我操了中国女人。

       Shaheen在中部一个大学讲课,他想让云相信自己,请一个中国女学生也跟云聊了几句。20天后,结束讲学,Shaheen回孟加拉去了。他经常打电话,依然让云准备好嫁他。

 

        六、

        列给了云一个网络电话号码,说由此可以拨打任何地方。列也说要来看云。他让云跟电话公司谈一个软件,然后他们就可以公差过来。云敷衍着。列是一个谈话对象,可以从吃啥穿啥谈到天黑。在心里,云只当他是个旧友。

        云与女孩们合租的屋子越来越不安宁。木质的屋子一点也不隔音。云的房间居中,所有人吃喝拉撒的声音都听得见。有个女孩居然开学前发现怀孕了。云以为她要回国或者流产。可人家欢天喜地,还没结婚的俩家人立马决定边读研边生孩子。于是每个周五男朋友从纽约跑过来住着,而且越住越久。另一个女孩寂寞无聊,终于找了个乖男生,也一起住着。冰箱爆满,一拉开就有东西脱出来。云想离开,可是签了一年的合同,还有押金;而且毁约还很有可能被房东诉诸法律,影响个人信誉。

        愁绪满心的云,因此常常呆在图书馆。Cyrus手拖着一只背包跑来找她。他系着廉价的围巾,脏兮兮地忙碌着。他满口答应了云的建议,周日去Park street教堂。

        Park street教堂是波士顿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因为在城中央,所以周日的礼拜吸引了各族人。国际集会在地下室的食堂大厅,从12点半开始,迎合了很多人的午餐需求。中式韩式日式西班牙式美式等等风味轮轴换的免费餐食,应该是教会小组准备的。这次是美式。各人排队领了烤鸡腿、面包、蔬菜色拉、汤。Cyrus很快吃完,又去领了第二份、第三份,似乎怎么也吃不饱。相熟的人都知道Cyrus是云带来的新朋友。云歉意地对大家笑笑,塞给Cyrus餐巾纸擦擦嘴巴和他面前的桌布。云,听说了Cyrus没有钱继续租房。他搬到了政府提供免费吃住的公寓。他说等他IT培训课结束找到工作后就再找房子,并捐钱给政府慈善。

        这个桌子上的组长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每月的大半收入都献给耶稣了。他在纽约长岛长大,老单身。云,喜欢他温文尔雅、十指白净细长。云发现他们居然是邻居甚至可以说是隔窗相望时,非常惊喜;而他只回答了四个字:是的,很近。”——云,不喜欢Cyrus夸夸其谈、像一只饿狼。

        礼拜结束。下午的阳光正好。Cyrus说去中国城请喝珍珠奶茶。云,很享受在颇具风情的城区漫步,走着走着发现地面有油渍和污水的痕迹时,便知道到了中国城。云轻叹一口气,没办法,西方人才更注重公共场所的光鲜。

        Cyrus3刀买了一杯珍珠奶茶。云花5刀买了烧卖和春卷请他尝一尝。Cyrus开始畅想,如果云回国,将来他可以去中国工作,中国是在世界的另一端,我很向往!

        云很感动。在街角,云停下来。奶茶烫手,Cyrus一直替云捧着杯子。云小口地喝。一阵风撩过来,云的头发飘起,挡住了杯口。Cyrus用左手食指拨开发丝,顺好头发,将它们捋到耳朵后,摸摸云的头,然后情不自禁地轻轻拥抱云。透过他的臂膀,云看到阳光从楼缝中斜射下来,闪闪金光使空气中的微尘都看得见,绒毛毛一样,自由而温暖。云遐想:假如你不酗酒不发疯该多好。

 

        七、

       近处的 Comply广场,摩天大楼玻璃幕墙异常清晰地映现着古老的三一教堂和来来往往的人们;电影一样穿越着时光。远处的肯尼迪博物馆与海浑然天成,穿梭巴士上,相携相扶的白发长者,优雅严谨、目不斜视。

       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与缅因、佛蒙特、康涅狄格、新罕布什儿、罗德岛这六个州被称为新英格兰,是当年欧洲人在美洲的最早落脚点。为了纪念,也为了怀念,他们带来了欧洲的一切,甚至地名。因而,随处可见欧洲的地名,最著名的莫过于哈佛大学所在的剑桥。今天,古老又现代、保守又时髦的波士顿,有英格兰的风情,也有美利坚的烂漫。郊外,正是秋日不归时,美艳无比。教会的朋友相约去郊游。这次,云想叫上Cyrus

        他们约定周六早9点在Park street教堂集合。

        周五晚上10点。Cyrus发来短信说在朋友的地下室找自己存在那里的东西。10点半,他发了一条疯短信:我要你!就现在!11点、11点半、12点,云怎么也打不通他的电话。 第二天一早,Cyrus打来电话,虚弱地说在医院里。他说在地下室一个人喝醉了,黎明时剧烈胃痛,打911送来急诊。云问在哪儿。Cyrus晕乎乎地说不清楚。他让护士告诉云在哪家医院。云只听懂了一点,她不知道怎么去,而且她也不想去。云,发短信说抱歉不能过去看他,又电话朋友取消了郊游。然后她去逛街。在Macy百货,她不断地看手机,希望他没事,同时告诫自己不要对他再有幻想了!

        云,不再接Cyrus的电话,屏蔽他的短信,藏到图书馆六楼最里面给助教和博士后看书的地方。这里,安静得咽口唾沫都是噪音。云庆幸Cyrus不知道她的住处。

        列打电话来时依然东拉西扯,有时突然挂了,因为他妻子回家了。如果云热情高,列就会连着几天打电话来聊天。云,不懂自己当初怎会那么迷他。

        

        八、

        云,考虑换房子。

        读研且备孕的莉莉男朋友住成常客了。云不知道他怎么完成纽约的学业。他倒是个美食家,轮换着做好吃的伺候女友,隔一天就从中国超市买鸽子回来炖汤。屋里总是飘着中国饭菜香。白人房东不停地写邮件提醒大家注意厨房卫生。

        云忍受着。莉莉似乎看出来了。她跟云说:阿姨,你比我妈还大一点哦。我妈妈要来服伺我做月子的。你们可以认识,有共同语言哦。

        云忍受着。莉莉俩口子打情骂俏从不遮人眼目。云提醒他们去房间。然后,云就听到莉莉q视频里跟她妈说云妒忌等等。

        云忍受着。有一天深夜,大家都被雯房里做爱的叫声吵醒了。第二天,她说因为天冷所以做爱做得疯狂。莉莉,趁她不注意,把几个封条贴到她的房门上。

        云再忍受着。一次,早回来,急奔卫生间,发现莉莉的男友居然不关门在小便!而且,云听到,每次夜里他也是不关门弄出稀里哗啦撒尿声。云,真想摔门大骂!

       云再忍受着。波士顿天冷得很快,很快就用暖气了。云夜里被冻醒。她检查温度计,发现被关了,于是又打开。一早云再被冻醒,发现有人又关了温度计。雯说是她关的,因为她房里的暖气管道震天响不能睡觉。房子老,所以管道线路等等都很有问题。

        “那我们跟房东说。不用暖气怎么办?

        “睡觉之前开暖气,睡觉就关了。这点,不能再商量。

        云冷笑,必须再商量!

        房东拿来一个电暖器。线路老不能都用电暖。可是,雯将电暖拎进屋子,从此据为己用。

        云真是领教了这两个90后女孩的自私。云,关上门收拾自己的东西,心里跟自己说不就是钱吗?我不要了不行吗!于是马上请一个教会的朋友开车来帮忙。她搬到一个教友的租住小屋去。搬东西出去时,雯和莉莉一句话不敢说。她们没想到云说走就走!

        房东说必须有人续租,否则不退押金还有麻烦。莉莉说她妈妈要过来服侍她月子。她们年轻得忘了还交过押金,便说云讹诈她们。云的律师朋友说:违反合同多人同住,房东出租客厅,莉莉生孩子的屋子没有铅检查等等。一下子吓住了房东也吓住了她们。一口一个阿姨是我们错了。最后,云认了当月的房租,才离开了纷纷扰扰地。

 

        九、

        Commonwealth 大道,风冷冷地吹。每天傍晚云沿着这条路从学校走70分钟回家。BU的布局是沿着大道两边、跨了三四站绿线地铁。外表看不出是所大学。据说因为必须穿来穿去,每年都有学生被车撞。但是因为大学是在城区,吸引了许多国内富家和名家的子女。号称中国富人子女集中地。云从图书馆出来右拐进入大道。遇到十字路口红灯时,她停下来,只要没有车,大家一起闯红灯过马路。云笑笑,美国也不是想象的不闯红灯啊。云,将红色苏格兰格子厚外套绑在腰间,少女一样神情活泼。天冷,咖啡店的生意已移到屋内,咖啡依然香飘,云觉得这是具有异国风情的所在。有人在排队等外卖,也有人在等一个外表逼仄的电影院开映;中国餐馆吃波士顿大龙虾的促销霓虹灯拼命闪着眼睛。云,觉得生活很美好。云遇到喘粗气戴耳机跑步的人。她看看脚下,这段路真好:干净、平坦、宽松,树木高高地生长着,一旁的房子都以漂亮的前庭吸引路人的注视。透过玻璃,云看见“Good Will”店里客人不断。她闪进去,衣帽桌椅灯碗、珠宝首饰、唱碟书籍等等物什都有,这是二手货店,可有些物品精致得就像能讲述前主人的故事。云不买,只是每天都进来东摸西看,开心随意。从店里出来后,云才加快脚步,在晚霞落尽、月亮爬上来之前赶回家。有一次晚了一点,看到深蓝天空里的明月在橙黄路灯的后面,像剪纸一样俏丽。云想,她会很怀念在Commonwealth这条路的傍晚溜达时光。

        云搬到了地铁橙线Sumerveil站附近。到站后左拐,经过一个90号公路的涵洞,早晚阴森森的,尤其是快到家时路过一栋房子,窗后面似乎总坐着一个男人,有时突然会说:你好,你很漂亮。吓得云差点大叫。

        这天,云下地铁后,拉紧衣领戴上手套,匆匆往家赶。

        “你好!也住附近吧?哪里呢?

        云侧脸看见一个中国男人,约莫40岁。

        “认识一下,我是苏教授,中山大学的,在哈佛访学。”  

        “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呢?

        “看着就是啊。

        苏教授滔滔不绝介绍他租住在一个地下室,很大,一个人做饭、听音乐,很无聊,我都快40岁了,受罪哦。你多大?30

        他们互相留了手机号码。苏教授邀请云什么时候去他那儿吃饭。

        刚认识,云懒得当真。云到家了。苏教授坚持要进屋看看。云硬着头皮领他进了自己的小屋。云放下包,谁知苏教授随手要关房门。

        “哎,哎,别,

        “哦,紧张了?都单身在这儿,我们交个朋友。

        “别,我领你看看我们厨房和别的地方吧。

         苏教授只好跟着巡视了一番。同租的两个室友男孩还没有回来。云跟教授说下次再见。

        晚上,然后,经常,苏教授打来电话。云都说不在家。苏教授发短信说路过楼下看见灯光了。云,装着没看见,不回复,渐渐也就不解释了。

 

        大数据与新媒体的课,蓝眼睛逼煞人的教授、漂亮的图和数据,看着俏丽,云上得很艰难。

        突然有一天,Shaheen打电话激动地让云猜他在哪里。他来波士顿了?在北京,参加一个南亚戏剧会议。Shaheen说他或许可以在北大谋个职位。之前他还说过纽约大学准备聘请他,还详细说了薪水和保险的事情。云鼓励他试试,他就又要云答应嫁他、生一个他们的孩子。

        “你知道我多大吗?

        “28岁?

        “我只比你小一岁。云看过他的护照。

        Shaheen没有说话。

 

         Shaheen的电话少了,偶尔的邮件里会问云最近怎么样是否还爱他。

        

        十、

        云保存下与合租屋女孩的不愉快不好看的邮件,留作有一天写小说。云,拉黑了Cyrus,希望在街上千万别偶遇;她把列当成消遣,心情好就接电话闲扯一会;苏教授的地下室,肯定不能去,云想去哈佛会会他正人君子否,不过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天,有Shaheen一封长长的邮件:他困在马来西亚的一家酒店,钱包丢失,信用卡等等全无;有人替他应急解决护照问题,但没有钱,欠下酒店房费;请接到邮件的好友速速付房费,他才能离开重获自由。

        云查字典,确认所有的字意不出偏差,一遍遍地读这封邮件,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回想,Shaheen何至于此?

        云坚持每周五去教堂,免费晚餐,还有不求回报的互助互爱。在回程的地铁上,凤凰快讯马航MH370失联!

        Shaheen没有消息。

        在失联航班铺天盖地的悲伤、猜疑、搜寻消息中,有两人持假护照登机,名叫阿里的穆斯林所持护照是Shaheen Mohamed

        Shaheen再也没有消息。

                             

                        2017.8.10. Uxbridge.

235 reads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