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点滴

Author: 邓世午

题目有点吓人,先道个歉。

这几年国人富起来了,到美国旅游探亲的人多起来了,我的接送任务也多起来了。

接送多了,未免就有点感受,就想发点牢骚。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国内来的访客大都衣着光鲜,自信满满,远看起来蛮像样子, 甚至有人还有点派头。可就是不能靠近。一靠近就经常(是经常,不是绝对,也不是偶尔)把俺熏得恨不能像孙猴子一个筋斗翻上九霄云外。体味实在是太重。

严格说起来,不能说是体味,严格意义上的体味让人难受的除了狐臭之外,我还真不知道 有什么。 但我听说有些(注意,是有些)西方人必须要用香水来掩盖他们身上的某种不太好闻的特殊味道。这种说法是否可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西方人男男女女都似乎喜欢喷洒香水。有些香水闻起来淡雅清香,让人刮“鼻”相看(闻),也有些香水几乎能把人熏得立马窒息。不怪别人,只怪咱自己经不住考验。幸亏生在中国,不曾交往过西方女子。否则,那浓烈的香水味道也早就把咱“这朵鲜花”给摧残了,呵呵。

而我们中华子孙据说很少有人有那么严重的体味,除了少部分人有狐臭之外。余生数十年,接触到的患有狐臭病的国人还真是屈指可数。

套用一句俗话说,饭不够,茶来凑。国人缺少与生俱来的体味,于是缺什么就补什么,于是有些人身上就莫名其妙地增添了那种说不出名堂的味道。依俺猜测,那不能归属于某一种味道,而似乎是集汗味,臭袜子,臭内衣,臭头皮,煮饭烧菜等等味道之大成的一种非常特殊的味道。

甚至可以根据某人身上的味道来判断今天吃的是炒韭菜还是炒洋葱(一笑)。

即便这种综合的味道有多种变化,但是,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万变不离其宗,是一种极其令人不愉悦的味道。

有些刚刚下飞机的旅客,离我还有三尺远的时候,味道就先飘飘洒洒飞过来了,差点把俺熏了个跟头,呵呵。那可还没有包含炒菜的味道在内呢,就已然难以忍受,倘若再加上各种煎炒烹炸的太上老君炉式的冶炼,其效果可想而知。

等到上了俺的车,如果是夏天,还可以打开窗子透透气,如果是冬天,窗子不能打开,倘若是冬天再加上堵车,那一路真能把俺熏个半死不活!

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中用了。咱不说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至少,应该想想飞机上那些邻座,不得忍受好几个小时才能解脱?倘若是从北京飞来,那得忍受十几个小时!

坦白说来,身上富含综合味道的人不仅限于访客。

我的一个很自然的感触是,要想得到别人尊重,甚至退一万步说,要想不惹人厌,还是先设法把自己身上的异味尽量减轻吧。

Author: 邓世午
作为一个房产经纪人,我和大多数购房的客户总有一段时间一起看房子。而买房子的客人,大多数是已婚有子, 所以,我有机会就近接触各种家庭的孩子。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何况不同家庭出来的孩子。
 
其中有个客人的女儿(当时刚刚进入初中)不仅模样俊俏,而且落落大方,很善于跟人谈话。她口齿清楚,既有孩子的天真无邪,又多少有一点点少年老成的味道,礼貌,热情而又不卑不亢,说话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笑意。同她年龄相仿的孩子大多对成人之间的谈话不感兴趣,但是她不同,会很安静地听我们的谈话, 有时候还会插入一两句。
 
换句话说,这个孩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懂事,礼貌,口齿伶俐,讨人喜欢。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大学就读的是印第安纳大学。念的什么专业,我没有问,似乎不是打算吃技术饭的专业。虽然那是一所还不错的公立大学, 但是毕竟不算名校。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多少感到有点儿遗憾,因为我曾经在这所学校里补过几门本科生的课程,知道有不少课是由自顾不暇的研究生代课,质量欠佳。
 
这么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念了一个相对普通的州立大学,将来的出路如何?
 
因为同她的父母一直保持着联系,因此我也就大致了解了她后来的成长轨迹。
 
在大学的时候,她暑假期间通常会去快餐店打工。当时我还想,在快餐店打工,实在是有点委屈。但是看她的情绪和精神状态,她似乎很快乐, 很满足。虽然如此,潜意识里,我对她的工作前景不太看好。
 
令人意外的是,大学毕业前夕,她顺利地在亚马逊找到了一份工作, 她本人对那份工作很满意。我觉得,从根本上说,是她的个性成全了她。锥处囊中,其颖自现。
 
这以后听说的关于她的消息,全是好消息。她就职后的第二年,就受亚马逊的委托,回到印第安纳大学去招收新的员工了, 可见她受信任之深。不久后,就被调到西雅图工作。是否在亚马逊总部工作?我没有问。不过,去了是当经理,显然是升迁了。再后来她订婚了,男友聪明绝顶,属于研究型人才,在一家大企业工作。为了与男友在一起,她辞去了亚马逊的工作,马上就在得克萨斯的某政府研究部门找到了一份项目经理的工作。
 
这位女孩子可以说是事业生活双丰收, 而且将来前途很光明。可以说,她比我所见过的大多数华人女孩子(包括藤校毕业生)生活得都更快乐。
 
我还有一位好朋友的孩子,也是个女孩子,也很讨人喜欢。她的生活环境同大多数中国家庭不一样。大多数美国的华人家庭,特别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华人家庭,都是位于郊区的好学区,孩子所交的朋友也大都是读书人的孩子。我的这位好朋友虽然是清华毕业生,但是由于工作关系,只能住在一个工人阶级占大多数的小城市。因而这位女孩子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工人阶级出身的孩子。造成的影响是,她好像不太喜欢读书,似乎更愿意花费很多时间同朋友们一起玩儿。我这里绝对没有嫌弃工人阶级的意思(我自己也是修理地球和打工出身),只是就事论事,说明这样的环境也能够出人才。
 
朋友的女儿高中毕业后,朋友为了培养孩子的独立性,大学期间,就只给予她非常有限的财务支持,大部分念大学的费用需要女儿自己贷款。不知是因为财务压力,还是处于别的原因,她选择的大学,也是个普通的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at East Lansing), 念的是生物专业。
 
但是,由于性格开朗,善于跟人打交道,讨人喜欢,大学一毕业,她就在男友工作的城市(德州某处)找到了一份销售方面的工作。据说竞争同一职位的不乏名校毕业生,她的母亲说,她之所以脱颖而出,就是因为人家看她性格开朗,善于表达,讨人喜欢。工作不久,就跟已经事业有成的高中同学男友结了婚。同时,因为善于跟人打交道,她在工作上如鱼得水,收入很快就远远超过了丈夫。两人很快就买了房子,过上了小康生活。前几天朋友来微信说,她已经喜得贵子。
 
这两位女孩子现在的生活,不就是很多中国家长希望孩子能够过上的幸福生活吗?
 
我想,这么两位女生的道路,可以提醒中国家长的至少有三点:1. 除了吃技术饭,还有别的道路可走。2.  如果一个孩子自信,阳光,善于跟他人沟通,又愿意努力工作,讨人喜欢,则真是无往不利。3. 不念名校,也有很好的前途。
 
 
我还想发的一点感慨是,中国家长在推动孩子掌握某种技术,技艺或者技能和才艺方面,已经走到了极致。余下的时间,应该多多考虑如何让孩子成为一个讨人喜欢,善于同人打交道的人。
 
至少,应该避免让孩子成为一个让人讨厌的人。
 
比如,我还有一个客人,两口子看房子的时候带着孩子去了好几次。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套我们去看的房子家里布置非常考究,有很多看起来很名贵的陶瓷艺术品。我打开锁进去之后,不由得立刻小心翼翼,生怕把人家的陶瓷器皿碰坏了。可是那个孩子见到那么一套豪宅,非常兴奋,楼上楼下跑来跑去,甚至还跳到沙发上蹦了几下,还想上人家非常考究的床上蹦。照理家长应该管管,可是家长看在眼里,只是笑吟吟地,轻描淡写地说一句,不要上人家的床,孩子根本不听。搞得我没有办法,只好把孩子拉住,告诉他这是别人的家,我们不可以到沙发上蹦,也不可以上床去蹦。。
 
家教呀家教!难怪常言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这样的孩子,即便聪明绝顶,在人生的道路上,恐怕会不受很多人待见,结果大概会碰不少壁,遭受不少挫折。最后是什么结果?只有天知道。。
 
所以,不要让孩子学到了技术,但是失去了可爱 。
 
怎样才能让孩子成为一个讨人喜欢的人?我也不知道。 我唯一确定的是,如果家长想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讨人喜欢,并且受人尊敬的人,大概要以身作则,给孩子良好的家庭影响。
 
至少,不要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市侩,或者一个毫不顾及别人感受的人。
Author: 李照原

今天是二〇一六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 每当我望着办公室窗外这满山遍野的红叶时,仿佛又看到了妈妈那慈祥的微笑。虽然她已于五年前以近九十岁高龄在波士顿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母亲的音容笑貌,始终珍藏在我的心里。触物思人,见景生情!

我的父母是医务工作者,他们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结识于一同供职的武汉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一九五六年,父母服从国家调动携家人和来自武汉,上海,北京各大医院的骨干医务人员,教师等来到山西省省会太原市,协助组建山西医学院及附属第一医院,和第二医院。就这样,父母在临床教学和救死扶伤的工作岗位上,勤勤肯肯地一直工作到退休。一九九〇年底父亲不幸病逝。全家人尤其是母亲悲痛欲绝。为了让她避免触景生情,我于一九九三年开始为妈妈申请来加拿大和我们探亲团聚。但加国驻北京使馆一直等到一年后,才允许妈妈来加。一九九四年三月,她终于来到加拿大多伦多同我们一家人团聚。原本计划她在加国只住三个月,但由于身体状况不佳,我和我妻子想等妈妈身体好些时再定。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们于一九九五年十月从加拿大多伦多迁居美国波士顿。妈妈也一同和我们来到波士顿。美国与加拿大相似,也是一个移民的国家。不但有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还有许多来自中国东西南北中各地的华人华侨。有老一代华人的后裔,也有像我们这样新一代华人和他(她)们的父母。妈妈在波士顿认识了几位同是来自于中国大陆,并能谈得来的老年朋友。她们将她介绍到当地的基督教会。在那里,妈妈又得到重生。她认真学习圣经中的道理,努力完善自己的人生。

母亲是位外表平和但性格刚强的女人,她生长在基督教牧师的家庭,并亲历了抗日战争。我小的时候常听到她提起在抗战期间,她和同学们是如何躲避日本人,跟随学校照顾伤员日夜兼程从湖北襄阳到陕西汉中的经历。当时学校对学生的要求是十分苛刻的,例如,在上同济高级护校时,她们全班入学几十人,四年后只有她和另一位同学能够毕业。她常常教育我们要“平时如战时,战时如平时”,意思是平时我们要严格要求,认真准备,到“战时”才能沉着应对。另外,妈妈常自豪地说,因为恰巧是“O”型血,即全能输血者,她曾无数次输血给抢救中的病人。她受过严格的高等护理教育,长期在医院各科室做护士长及护理部的领导工作,有着丰富的护理理论和临床经验。她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对同事热忱帮助,对工作一丝不苟,对病人认真负责。因此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并常获得医院及所在科室的嘉奖。

由于多年的劳累成疾,母亲的心脏病越来越严重,后在美国查出是升主动脉瘤。医生建议尽早做更换升主动脉的手术。这是一个大手术,我反复询问心内科和心外科专家,权衡利弊,并征得哥哥,姐姐的同意。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母亲在波士顿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了体外循环,心脏升主动脉的更换手术。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当我看到母亲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心里一惊。她双眼紧闭,脸庞浮肿。主刀医生告诉我,手术比较顺利,就是有些出血的问题,总算止住了。之后母亲被推去监护室。

在我焦虑的心刚安稳下来时,主刀医生突然找我,告知母亲的手术部位还在出血,需要重回手术室,并要我同意。看着他焦虑的神情,我二话没说,马上回答OK。二次进手术室,从大约十点半到凌晨一点,这也许是我人生中的最难忘,也是最煎熬的两个半小时。兄弟姐妹远在中国,我妻在家里照看刚出生不久的二女儿, 因此当时手术室外的家属等待室里就我一个人。虽然曾有最坏的结果在我脑海里闪过,但我当时只能尽量控制自己,并期待医生能尽最大能力,挽救妈妈的生命。一会儿,教会的陈牧师也来到家属等待室,她和我一起祷告,祝妈妈平安。又等了一段时间,手术室的大门再次打开,主刀医生护送妈妈一起出来。看着我急切的眼神,他马上说,出血已经止住,应该没问题了。如释重负的我除了感谢医生和参与手术的医务人员外,也很感谢陈牧师能在最艰难的时刻,热心关心和支持我们!

我陪母亲度过了她人生的最后十七年半,虽然她体弱多病已不是从前的她,但她总是为儿女和孙儿女们着想,同时尽量不麻烦大家。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我们能多陪陪她。我的哥哥,姐姐在国内,不方便来美,我和妻子必须承担做儿女的责任,如妈妈的体检,看病,拿药,护理,交通,翻译,等等。后来,我姐姐退休后,短期来美协助我照顾母亲。在她老人家生命的最后几年,虽然已经行动不便,但她总是想着我们儿女和第三代,并愿上帝保佑我们!在妈妈生命的弥留之际,我的姐姐,姐夫专程从中国赶来,在重症监护病房见了妈妈最后一面。我当时问学医的姐姐,“妈妈这么多年都闯过来了,难道这次就……”。是的,永别了亲爱的母亲。不!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妈妈是在波士顿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秋天走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色彩斑斓的季节。每当我看到这满山遍野的红叶时,就想起了您。仿佛又看到了您的微笑,并亲切地说:“你们要好好地生活。不要挂念我,主耶稣会照顾好我的”。亲爱的妈妈,虽然您已驾鹤西去,但我的思念之情永在心间…...

二〇一六年十月九日

Author: 邓世午

曾几何时,经济危机还只是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内容,同我们的生活似乎十分遥远。我们在美华人一直热气腾腾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经营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美国的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种种大事,虽然不能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至少也不是特别关心。虽然真正的华人大款很少,华人的平均收入毕竟远远高于美国大众的平均水平,再加上平时省吃俭用,精打细算,差不多家家有存款,户户有房子,个个是小康之家,以至于当美国人叫苦连天时,华人还没有太多的感觉,所谓家有余粮,心中不慌。

然而,经济危机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席卷了整个美国。经济形势的恶化是如此之快,各个公司的裁员是如此之多,企业倒闭潮是如此泛滥,不免使得生活已经优裕起来的华人也开始忧心忡忡, 为未来担心, 因为,经济危机不仅使得华人原本稳定的工作不再稳如泰山, 而且由此引发的股票市场的跳水,共同基金的萎缩,房产的贬值,美元购买力的下降,也使得以往省吃俭用,精打细算,埋头苦干所积累起来的财富急剧缩水,使得既往的节俭显得十分可笑, 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人们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象原来想象的那样富裕,自己的退休计划似乎也需要调整或者推迟,美国的未来看来也前途未卜。总之,世界原来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天似乎一下子就暗了下来,正如一首歌词中所说:为什么甜蜜的梦容易醒?

财富的缩水也使得存钱以及投资任何项目都没有了方向。股票价值已经是12年来最低,这还没有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也就是说,如果当初把钱放在股票里,放在银行里,放在房产上,统统缩水,天下再大,孙悟空也无处逃遁,而且越是有钱的人,受的损失就越大。

要说美国人日子不好过,是由于超前消费。我们华人可没有超前消费,我们可是超额储蓄的大户,何以我们也遭受这么大的损失?须知,我们存到银行里的钱,放在股市里的钱,可都是实实在在的美金,那可是一颗汗水摔成八瓣挣出来的,可不是股票增值增出来的。事实上,我们华人在储蓄和投资方面的处境,简直就是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成为美元投资大户的翻版。我们华人在为中国政府处理自改革开放以来,以破坏环境,掠夺性开发,竭泽而渔,剥削农民工为惨重代价而攒的一点私房钱时所表现的种种愚蠢行为而扼腕叹息时,不曾想到自己其实也并没有聪明多少。

大家的财富都缩水了,那么,钱到哪里去了?财富到哪里去了?也象一首歌词所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虽然我非经济学家,不知道确切答案,但这场危机常常使我想起在农村落户时听到的人们对于在赌场发财的机会的评论。人们说,赌场的常客没有赢钱的,全是输家。为什么?道理很简单。赌客赢钱以后,受到赌场的种种诱惑,花钱就不在乎,买一碗赌场的汤圆要10元,买一包赌场的烟要10元,诸如此类,最后所剩无几(当时还没有泡妞之事,否则还得倒贴)。此外,开赌场的人还要抽头。一账算下来,赢钱的客人把大部份钱又留在了赌场。至于输钱的人,不用说更是把钱统统输光了才会离开。也就是说,大家热热闹闹地到赌场去,想捞一把,最后的结果却是掏空了自己的腰包,肥了赌场老板以及在赌场服务的人员。

当今的股票市场又何尝不是个大赌场?无论是今天刮东南风还是明天刮西北风,无论是输的人还是最初赢的人,最后的结局似乎都差不多,最终还是要输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所受到的教育似乎一向是股票市场的长期回报率一定高于定期存款的回报率。我们来到美国开始储蓄投资到如今也已经不少年了,一账算下来,股票市场的回报哪里能高过通货膨胀率?今天的鸡蛋价格可是20年前的几倍了,今天的股票价格可是多少年前的几分之几了。

即便是从前的股市回报率很高,也不能说明股市今后的回报率仍然会高下去。我感觉,今天的股票市场已经不同于以前了。不同之处在哪里?在于目前的华尔街的商人本事太大,太贪婪,太富有创造性,太会巧取豪夺。不仅公司的老板会巧取豪夺,职业经理人更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恣意妄为。于是,他们领取的薪酬和奖金是天文数字,各级管理人员的工资也高得吓人,华尔街的从业人员数量也急剧膨胀。他们可都是领取高额薪酬的人员呀。观其所为,象中国的所谓精英一样,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精英的影子?全是一群贪婪的大蛀虫。于是,我们口袋里的财富虽然有时似乎升了点值,甚至变成了一只美丽动人的大肥皂泡,让我们小股民美滋滋的憧憬了好一阵子,然后啪的一声,它竟然无情无义地破碎了! 真是所谓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实际上,我感觉,我们输的钱都流到了华尔街那帮人的口袋里了。别看公司破了产,股民血本无归,人家个个可是早就大发了。他们就像先前所说的赌场的老板和服务人员。

那么,人们很自然的要考虑,拼命挣钱,积攒财富,究竟放在哪里最合适?

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好的答案。房产,股票,现金,统统不行,又该怎么办?有朋友认为,投资土地也许可以长期保值。听起来似乎有道理。特别是世界人口急剧膨胀,中国的耕地被大量占用,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在广大农村失效,将来的粮食问题是个大问题。民以食为天,没有饭吃就会出乱子。读者诸君不妨考虑投资农田。待到粮食紧张时,粮食自然涨价,农田也就水涨船高,价格飞飙了。如果一家一户势单力薄,不妨找几家朋友凑钱买,到时候按照投资份额分红。

不过,投资地产的不好处是钱没有了流动性。待到地价飙升时,投资人已经作古也未可知。

买黄金似乎也是个可行的办法,至少可以保值。我有个朋友买了一些大金饼放在家里,除了保值之外,偶尔拿出来看看,欣赏一下,放在手上沉甸甸的沉一下,精神上似乎也得到了很大安慰甚至娱悦。不过,有次搬家时,不知怎么就少了一块大金饼,似乎也不太安全。何况,如果被贼惦记上,就更麻烦,搞不好还有性命之虞。

另外,投资艺术品似乎近年来也很疯狂,涌现了一大批炒家。似乎艺术品升值的空间是没有止境的,至少比股票安全。我手里一张书法作品,是一位朋友请一位名家写的,20年前价值两千元人民币,据说目前已经价值2万元人民币,似乎比股票和现金都好,至少是保了值。据说,最近以2800万欧元的天文数字拍出的原属圆明园的两只铜兽首,20年前每只仅值1500美金。不过,此中的风险在于不识货,存在容易受骗上当的问题。

似乎,放在哪里都不放心。真所谓穷也愁,富也愁,愁到何时方始休?然则又该如何是好?我只能建议说:及时行乐,兼行仁义,不留余钱,至少是不留太多的余钱, 因为攒的越多,损失越大。

那么,拼命挣钱,攒钱又有多大意义?答案是没有意义,至少是没有太大的意义。赵本山说,人最痛苦的事是死到临头钱没有花完,另有人说,还没有死就没有钱了就更加悲哀。

这两句话的道理我都赞成。第一句是说攒太多的钱没有意义,因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正如一位大款所说,钱花掉了才是钱,否则就叫遗产。钱的意义在于消费,正如生命的意义在于运动。第二句的意义是,人也不能没钱,至少要在有生之年老有所养。

我的建议?如果实在想投资,不妨等房价下滑时在中国某处买一所房子。中国的房产不用缴纳财产税,又是混凝土结构,维护费用低,至少可以保值,同时回国时可以有一个落脚之处。

剩下的钱怎么办?我的建议是该花的钱一定要花,该玩的地方一定要去玩。还自己的愿,还自己的人情债,甚至资助慈善事业,或者趁自己跑得动,周游天下,都不失为好的打算。否则,结果就只能象红楼梦里的好了歌所说:世人都说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一生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更何况华尔街的蛀虫们可能让您的钱永远无法多起来!

Author: Nana

 wanjiaweb Boston

最近我发现,自己逐渐爱上做一件事,那就是,到喜欢的公众号文章最下面,按红色的“赞赏”按钮。 微信在此刻总是心领神会,把我的头像,和我那些赞赏同一篇文章的微信好友放在一起。 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觉得特别高兴,你有你的铜枝铁干,我也有我的红硕花朵。 孔子说,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就像有人给我写评论,说其实就是想和谁谁一同出现在评论区。赞赏其实离得更近,像合影留念。

 wanjiaweb Boston

以前我买一份三联生活周刊,十块钱可以看一大本,虽然越来越薄,但平均到每一篇,也不过一块钱,实在不值得袁越翻山越岭丢相机的遭遇,也不值编辑挑灯夜战查资料的辛苦。但商业杂志不是依靠这十块来赚钱,而是依靠广告的。为此我可以心安一点。 在我刚上网的时候,平媒还是绝对的统治者,互联网的注册商标就是免费。所以我习惯了打开每一篇文章,毫无愧色地读下去。后来,维基百科在首页放了一条提示,说他们这个网站完全公益,希望读者可以捐款支持的时候,我毫不迟疑地转了20块钱,然后每年坚持这么做。感谢它,那是我获取知识的一个重要途径。 我还给一些软件付过钱。有一些软件,有三十天的自由鉴赏期,过了便要付费使用。还有一些软件,可以无限期使用,但给几块钱也行。有一些app也是这样,比如hipstamatic,初期只要三块钱,但是我为了那些程序内购买的滤镜和底片,付了几十块钱,心甘情愿地。 小道消息和槽边往事,是我订阅的微信公众号里面最早出现赞赏功能的。我刚看到就觉得这是一个天才的想法,它改变了我的阅读观念。让我觉得吃了人家一堆很甜的枣子,也有办法心甘情愿地为刚才这二斤付点钱。当然,不付也没人责怪我,而且,大部分人都是不付钱的,但这个方式,给了想付费的人,一个体面的选择。 我欣然赞赏,你欣然接受。这是多么愉快而和谐的关系。 赞赏,给新媒体一个崭新的机会,就像微信红包改变资金的传递一样,赞赏也改变了读者与作者的关系。 当然,微信也有秀逗的时候,在和菜头的早点铺文章里,我按下了所有按钮,只有五十块的没有故障,结果,这家伙为此多吃了五笼包子,长得更胖了。 有一类文章是有真知灼见的,有一类文章是洞若观火的。还有朋友分享生活的,探讨思想的,我觉得有机会,都应该赞赏。 还有很多读者问我为什么不开赞赏。实际情况是,从去年很早的时候,我就和小道消息要来了提交原创文章的邀请,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份证和银行卡始终对不上,所以打不通赞赏。也浪费了他一个邀请。 真的,微信邀请了我十次,平均每月一次,每次让我心绪不稳地去扫二维码,但每次都失望。后来都不去试了。 wanjiaweb Boston我和微信团队的公众号反映这个问题,也有三到五次,均石沉大海。 想换一个身份证和银行卡,也查到网页上写,不能更换主体。想再注册一个公众号,也说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不匹配。反复检查过,保证没有一个数字输错,还是不行。好伤心。 微信的机制,堵住了所有的后路,既反映无门,又不能改旧的,也不能注册新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这是我觉得微信要改的地方,让每一个人都有申诉的渠道,不要说公众号太多,忙不过来。Amazon每天卖掉多少东西?为什么我有疑问的时候,电话几分钟内就可以接通呢? 我一直是微信的绝对拥护者,在微信第一天提交到app store的夜里,我就注册了微信,做了五年自干五,到处写软文,逢人便给装个微信,所以,很多人在前不久的微信文章中,告诉我他们的第一个好友是我。 即使遇到开不了赞赏这种事,也没有打击我写公众号的热情。微信公众号是由每一个像我这样小小的个体组成的,我觉得有机会的话,每个人都应该开一个公众号。这样微信才能越做越成功,深入到每个人的心里。 就像我用iPhone,用了九年,虽然换了九个,但没有一次可以离开它的。 那不是因为我盲目,那是因为我长情。。。 
Author: Nana
TL;DR (too long, didn't read) 版本请直接看最后一段。 波士顿城里有一个美丽的花园,叫做Public Garden,建于1837年,四季都有奇花异草,现在则樱花盛开。它在地图上是一个小巧精致的长方形。旁边是波士顿的公共绿地,地图上的三角形。

 wanjiaweb Boston

我今天下午四点多把车停在红色的P字这里,public garden的墙外。回到车边上时,远远看到一张橘色的罚单夹在雨刷上,走到parking meter前面,上写4点38分过期,还剩五分钟。 又到发挥咱临事不慌,镇定自若本性的时候啦。罚单看都没看,第一件事,我用手机把meter读数,车和前窗上的罚单拍了一张合影。

 wanjiaweb Boston

为什么连罚单也没看就要拍照呢,因为北方的冬天天很快就黑了,那时已经4点34分,博尔赫斯说过,要抓住这奇异的光线是多么艰难。其次,罚单有什么好看的。。。 为什么meter没到时间,警察就能开罚单呢?因为世界上无论哪里的警察,都有腐败的,即使是号称公平民主自由的美国。和某些国家相比,只是比例和程度有所不同而已。 为什么我那么淡定呢?因为这种事发生过三次了。 第一次是在Chinatown的牌楼,我结束手机通话下车,设定两小时meter,再回来一看,怎么贴了罚单呢?我用当前时间减去手机通话开始时间再加上通话时长,离两小时还差几分钟嘛。 那次我非常愤怒,回家写了申诉和罚单一起寄回市政厅。结果当然是当庭释放了。 第二次是在宋美龄母校那个镇,我在规定时间回到规定地点时,罚单老大爷的纸条正从手中的打印机里卷出来。我对他大喊,我在这里呢,meter没有过期呀,你不能给我罚单。老大爷面不改色,他说一旦打印出罚单就不能撤销,你写申诉寄回去吧。 我当然又回去写了,寄了,罚单撤销了,但我不记得他们有没有道歉了。 这次又重演。我决定沿着长方形开一圈,找到给我罚单的那个人,他肯定还没走远。长方形都是单行路,只能逆时针走。到了底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两辆警车,蓝色公务车牌,上写park rangers,就是公园游骑兵或者趴车游骑兵,反正肯定是开罚单的游骑兵。背心上涂着反光胶的两个警察,一边走出公园,一边系皮带。我把车停在路边,拿着罚单就下车了。 走到他前面十米,我对他大喊,街上很吵我说话自然大声了:我刚才停在那边,拿到了罚单,但我对这罚单有疑问! 他显然记得我的车,就说:你去找市政厅,你的车不能停在这里,要不然我又要给你开罚单了。 我说:我没有要停在这里,但是我要让你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却提前给我开了罚单,我在过期前回来了。 他说: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again. 我说:罚单是你开的,所以我转了这一大圈来找你,告诉你这样做是错的。 他说:你到车上去说吧。 我就上车了。他把车开在我的右侧,我打开右窗对他摇着橘黄色的信封,他打开左窗,我们就这样隔空喊话,我说:你错了,我的表没有过期,你就给了我罚单,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你这样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他又说了一句,我没办法,你去找市政厅,你再这样停会碰到我的车的。 我说我都没有动,明明是你block了我的车,他说你这样是在妨碍我工作。。。 然后就开走了。

 wanjiaweb Boston

我在他的车后,也追上去,拍到了他的车牌。直到他钻进Boston common,我再也追不上他了。在路上堵了半天,终于打开罚单一看,更生气了,原来都是25的,现在怎么变40啦,政府这价钱涨的也太快了,没办法,只好气愤地回家了。 回来与朋友探讨这个问题,发现我不是一个人。好多人停车时间未到,却被处罚过。大部分人可能就会说,算了,那么麻烦,申诉还要费事费时间,这次交了罚款,下次注意吧。 但问题是这种欲加之罪是没办法注意的,本来根本无罪,连一条微博都不曾发过就被抓起来了。这可是在号称公平社会的美国,还不如中国靠谱,发了七条才被抓。 虽说保释金只有四十美元,但这对人是一种侮辱。做为公权力在手的警察,凭什么可以伪造,都不是有争议,而是凭空捏造老百姓的罪责呢。越是有超级的权力,越要谨慎地使用,这不是最高法院的准则之一吗?为什么素质这么高的美国警察,却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而且,我不相信只有我知道这件事并遇到了三次,开罚单的人个个都知道,他们的上级领导肯定知道,被开罚单的人个个知道。我也不相信我是唯一提出过这种问题的人,但我什么在今天还在继续发生呢?如果整个社会都知道,为什么会容忍并默许这种潜规则一直存在呢? 对于我的问题,警察们的回答倒是一致,去找city hall。但为什么我需要去找city hall而不是出现这个问题的源头警察呢?每次city hall收到这种申诉,当时就撤销了罚单,但对于开出这种罚单的警察,又是如何处理的呢?而每天处理这些罚单的公务人员和警察,难道纳税人养着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和我们过不去的吗? 我在美国,所以尚存这种上诉的通道,并有保持畅通,以致最终撤销的可能性。但如果在一个不具备这种通道的社会,又要产生多少冤案呢? 这只是一件滥用公权力的小事,我之所以写出来,是因为我有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我打算把这些疑问也随着申诉发给市政厅,哪怕微弱,但如果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发出这种声音,声音必然嘹亮,申诉必有回响,因为警察乱开罚单而去烦恼的人就会少一点。 如果更多社会上的小事,都可以从每个人自己来推动,那社会就进步啦。  TL;DR版本: 我今天去看了《CAROL》,没明白为什么她们俩人看一眼都会一见钟情,所以感动不起来。当然,激情戏还是很美的,电影院有些秃头的先生看完这两段就站起来走了。 后来又去拿了LadyM的抹茶蛋糕,关于这个蛋糕好不好吃的TL;DR版本就是: 吃了这个蛋糕没有不发朋友圈的。 我就没发。 
Author: Nana

为什么人可以被文字打动?
原创 2015-12-04 Nana 人生不过如此

不知道在知乎有没有这样一个标题,为什么人可以被文字打动?如果有,可以想象,在下面的三百八十个回帖里,至少有五千人会对某四个字的回答点赞,写得好呗。

其他的所有回答,不外乎是这个答案的解释和补充,就像美国宪法有27条修正案。

和菜头就是我认识的,写得好的人里面,写得最好的。当然,茨威格也写得好,可我不认识他。呼兰河传写得也好,文艺女青年太难搞。那么蓝也写得好,但今天先说和菜头。韩寒写得根本就不好。而冯唐,只是以为他自己写得好。。

我认识和菜头的时候,他就写得这么好了。

上个世纪我做过一个小网站,只是一些四通利方的旧人在玩。有一天南方周末一介绍,来了很多新人,服务器不胜负荷,我们就把注册关了。后来为新人开了新版,有了一个招人唾骂的通用笔名制度,简单说就是写得好的可以到旧的版块去发言。很多网络大腕刚来,不屑于作文竞赛,又不肯走后门要通用笔名,就错过了一段被众多文艺女青年公开仰慕的网络板砖时代。

和菜头只在新版贴了三篇文章,就有了通用笔名。

那时他偏安西南一隅,但他的羽毛,透过电磁波,在屏幕上发着光。

那段日子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是人生中一段隐秘的时光。每个人都在毫不吝惜地挥洒青春和热的狗血,每天上演的一幕幕,如今已经远去,但有些人再也不会被忘记。

有的人被记住了一些疯狂的事,有的人写得好,有的人爱犯神经病,有的人创造了网络新玩法,有的人创造热词,有的人能喝酒,有的人胖,有的人嘴巴长得秀气。而和菜头属于D,以上皆是。

现在也不是回顾和菜头网络生涯的时候,一百个人里可能有五百个和菜头。但和菜头肯定是从刚刚有博客的时候,就开始写的那些人之一。但那些人,已经很少有人再写了。木子美在教做人的道理,王佩去搞编剧了,更多的人在微博微信上扯闲篇。大家都是槽边往事的读者,可有人记得他写的这一段?


口水白白流淌,
板砖为谁乱放?
这样美丽而忧伤的胖子,
腿毛飘飘,
站在山岗上



我就是这样看着菜头,像水龙头一样倒出他的往事,直到在山岗上,成了一尊雕像。

而那个网页版的槽边往事,像一台凝固时间的机器,上面刻着他的初恋,他的童年,他的理想,他过去的生活。如果你只订阅了槽边往事的公众号,那请相信我,公众号后面,还有一片大海,还有一座更辽阔的城市,将被发现。

今天看到罗辑思维推荐和菜头的新书《槽边往事》,里面有他自选的83篇日志。我不知道有哪篇,但我知道一定有《水生》,有《蓝莲花》,有绿球鞋,电动火车,走兽棋,和那个在百货大楼里痛哭的孩子。

我觉得我只是很巧地在茫茫人海里认识了一个叫和菜头的人,你也是。


我稍微幸运一点,在长夜里和他一起笑过哭过,在寒风中唱过歌,在银锭桥边喝多了看他们做俯卧撑。


他和你我一样真诚,真心,有的时候嘴很坏,说话噎人,但他的内心,始终是那个执着倔强的孩子,踢着罐子一路回家。

为什么人可以被文字打动,因为有人写的字,刚好落在我心里的一个地方,有时关上一扇门,有时,把它打开。

 wanjiaweb Boston

这是我第一次在公众号里面推荐一个需要去买的东西。

最近总是有人留言问我,和菜头哪去了,为什么不写公众号了,我想,可能是去写《槽边往事》了吧。

>> 购买链接 >>

谢谢! (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MDMwNDMzMg==&mid=403684304&idx=1&sn=81aac93c6de76a61e2be9c1c62805048&scene=0#wechat_redirect) 
Author: Nana

王佩说,假如我中了十五亿,什么币种还重要吗?

我看了他的话本来想点个赞,睿智呀!连一百万我都没有,十五亿美元还是人民币重要吗?但转念一想,世界上有个国家叫北韩,肯定就有个国家叫南韩,在那里,每个金秀贤都是亿万富翁,十五亿还算个事吗?真的,他们国的十五亿,也就一百多万。。美元。北京一个普通房子的价钱。

前几天powerball奖金六亿的时候,沉寂很久的邻村彩票群开始如埋藏地下的活火山,蠢蠢欲动。那一次仍然没人中奖,累计到九亿,美元。

不淡定的人就开始多起来了,谁逛街路过便利店加油站,也会豪迈地掷出十块钱,油现在这么便宜,就当油价涨了呗。

那个群上次大型集资的时候,可能是去年,我也买了一张,给马龙和比利也买了。群中有波士顿各顶尖大学的数学博士,教奥数的老师,张益唐的同门师兄弟。

他们拿着群友的几千美元中了几十块钱,之后,就没人说话了。

上个周末,我在手里两张票,十组号码都没中的情况下,迎来了席卷美国的有史以来,有人类以来,有太阳系以来,最高的十五亿美元奖金。

powerball的规则,十块钱可以买五组号码,印在一张票上。每组号码六个数字,五个白球(1-69)加一个红球(1-26)。数字和开奖摇出来的六个球上的数字吻合,就能拿走所有的钱。说实在的这些规则我也是刚学的,原来根本不知道。但媒体这样的狂轰滥炸加洗脑,报纸越说你不会中的,你十辈子都不会中的,你越是会去买买买。

美国人的数学,就是买一把葱五毛二,给了一块零二分,不需要计算器,收款员找了你两个quarters,他就可以算是数学好的。所以,对于随便填六个两位数,拿回十五亿这种事,想都不用想啊,听起来太容易了。不要说1到69的数字,就是1到99,我相信人们也不会觉得太难。

这样算下来,中奖几率是2.92亿分之一,相当于被雷劈死了246次。区别在于,在被雷劈死246次和中了十五亿之间,如果必须挑一样的话,大部分人都希望宁愿冒着被雷劈死的风险,也要去中十五亿。虽然这机会各占百分之五十。

好多年前,有一次和一位朋友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都在后门站着,说起来彩票,他买足彩很多,还写过很多评论,还有专门的小组跟他一起买,现在是导演加德扑著名选手兼卖红酒。

我告诉他,中彩票大奖的人,往往下场都不好。他说不可能,你有统计吗?我说我看来的,那些人不是妻离子散就是车祸要不然就是绝症要不然就是出很多诡异的事。他对我嗤之以鼻,对美国的这种六合彩制度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我知道他中过很大的奖。事实上好多人都中过奖。我没有。。。

奥巴马今天国情咨文的口号是:美国是most powerful nation on earth,可以改成most powerball nation on earth了。

十五亿美元,是巨富唐纳德川普资产的三分之一。他喷得搞笑是因为,一般人都认为有钱人智商高,不这样喷,美国人民印象不深。拿了这十五亿,和川普大叔就是一个数量级的了。有钱人总是更容易赢得尊重,智商显得再低也不是问题。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大家都这么说。

后来我们几个一商量,就凑钱啦。然后我去家门口的一个加油站,买了200注,再加50注代购。

我进门先问他有没有足够的打印纸,他拍拍机器说没问题,多少都够。瞧不起人,我要买五百万的,他肯定不够。。。他肯定看见我只有五百块了。看在大奖的份上我也就不和他计较了。

排队倒是没排,但我买的多,又不懂怎么回事,和人家说了半天,又让几个人先买。有一个人还问我,你确定让我先买吗?我说是是是。他愧疚得好像拿走了我的十五亿一样。。。

凑钱简单,一转账就完了,萝卜猪还写了个程序,把数字输进去,等结果出炉。

真正让大家忙了一阵的,是这些钱要怎么花。当然,王佩老师要退休专心续红楼梦后四十回,这属于高尚理想,买个小岛度过精尽人亡的人生,这只能叫庸俗。王利发说想弄个黄头发妞这种更庸俗。龙二已经提醒他了,要说金发,金发。

早上又看到群友又想出了一个伟大的创业计划,觉得很赞。鉴于韭黄蒜黄属于高级食品,高居22美元一磅的北美神仙地位,群友们打算投资,把这十五亿都买成大蒜,然后用铁丝穿起来排成一盘,在底下灌水,蒙上大被子养育它们,让它们发黄,再卖给千家万户去炒螺片。像阿甘的捕虾船一样发财,将来再去投资苹果公司。

我小时候越想要一个东西,越是要反着去想他,觉得设定成得不到,就不会失望。这次不是,是真的得不到。我现在就知道了。但万一呢?这次不是万一,但2.92亿分之一呢?

马上就要开奖了。好紧张。。。

如果只得了红球一注,我就不和你们分了。

一人二分,连发二百个,我怕微信红包和我急。

即使中四块钱的机率都很小,那为什么还要浪费钱去买呢?

那是因为钱怎么都是浪费,闲着也是闲着,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里,怎么吃饭都是给地里施肥,怎么锻炼最后都是化成灰。

是吧。

(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MDMwNDMzMg==&mid=408835892&idx=1&sn=95975b52484ff15596e7166d63962375&scene=0#wechat_redirect

Author: Nana
很多年前,在书店第一次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喜欢。 想来这么好的书,一定有中文译本,不记得妈妈家里是不是有了,今天再翻译一次,因为过两天是妈妈生日。 祝妈妈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wanjiaweb Boston

你很特别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The Wemmicks were small wooden people. These little wooden people  were carved by a woodworker named Eli.  Eli's workshop sat on a hill overlooking the Wemmick Village.  微美克人是一群小小的木头人。这些小木头人都是由一个叫伊莱的木匠刻出来的。伊莱的作坊座落在一个小山上,眺望着微美克村。 Every one of the Wemmicks were different.  Some had big noses, others had large eyes.  Some were tall and others were short.  Some wore hats, others wore coats.  But all were made by the same carver and all lived in the same village. 每一个微美克人都不一样。 有的长着大鼻子,有的长着大眼睛。 有的个子高,有的个子矮。 有的戴着帽子,其他的穿着大衣。 但每个小人儿都是同一个木匠刻出来的,他们住在同一个村子里。

 wanjiaweb Boston

All day long, every day, the Wemmicks did the same thing: They gave each other stickers.  Each Wemmick had a box of golden star stickers and a box of gray dot stickers.  Up and down the streets all over the city, people spent their days sticking stars or dots on one another. 微美克人整天只做一件事: 他们给别人贴贴纸。 每个微美克人都有一盒金色星星贴纸和一盒灰点贴纸。 人们每天在城里的街道上跑来跑去,把时间花在给别人贴星星或者灰点上。 The pretty ones, those with smooth wood and fine paint, always got stars!  But if the wood was rough or the paint was chipped, the Wemmicks gave dots.  那些漂亮的微美克人,那些木头打磨的光滑和油漆完好的微美克人,总是可以得到星星。 但如果木质粗糙油漆斑驳的微美克人,就只能得到暗淡的灰点了。

 wanjiaweb Boston

The talented ones got stars, too.  Some could lift big sticks high above their heads or jump over tall boxes.  Still others knew big words or could sing very pretty songs.  Everyone gave them stars!  那些有才华的小木头人,能得到星星。 有的可以把大木棍举过头顶,或者跳过很高的箱子。 还有些人很有学问,或者唱歌非常好听。 每个人都给他们贴星星! Some Wemmicks had stars all over them! Every time they got a star it made them feel so good! That they did something else and got another star. 有的微美克人满身都是星星。每次得到一个星星都让他们开心。 于是他们就做更多好事,以便再拿一个星星。 Others, though, could do little. They got dots. 但还有一些微美克人,事事都做不好。 人们给他们贴上灰点。 Punchinello was one of these. He tried to jump high like the others, but  he always fell. And when he fell, the others would gather around and  give him dots. 小胖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他想像别人一样跳得老高,可是他总是摔在地上。当他摔跤的时候,别人就围过来给他贴上灰点。

 wanjiaweb Boston

Sometimes when he fell, his wood got scratched, so the people would give him more dots. 有些时候跌倒,他的木头被划伤,人们就为他贴上更多的灰点。 He would try to explain why he fell and say something silly, and the Wemmicks would give him more dots. 他为了解释跌倒的原因就说了些傻话,微美克人给他更多的灰点。 After  a while he had so many dots that he didn't want to go outside. He was  afraid he would do something dumb such as forget his hat or step in the  water, and then people would give him another dot.  In fact, he had so many gray dots that some people would come up and give him one for no reason at all. 过了一阵子,他有了那么多灰点,就不想再出去了。小胖害怕他自己再做些蠢事,像忘记戴帽子或者踩到水里什么的,大家就会给他贴更多的灰点。 实际上,很多人看到他身上有很多灰点,就过来再给他贴上一个,没有任何别的原因。

 wanjiaweb Boston

"He deserves lots of dots," the wooden people would agree with one another. "He's not a good wooden person." “他本来就应该有很多灰点。”小木头人们意见一致。“他不是一个好木头人。” After a while Punchinello believed them. "I'm not a good Wemmick," He would say. 过了一些时候,小胖相信了他们。“我不是一个好的微美克人。”他自己也这么说。 The few times he went outside, he hung around other Wemmicks who had a lot of dots. He felt better around them. 偶尔出去的时候,他总是愿意和那些也有很多灰点点的木头人一起玩,那样可以让他觉得舒服点。

 wanjiaweb Boston

One day he met a Wemmick who was unlike any he'd ever met. She had no dots or stars. She was just wooden. Her name was Lucia. 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木头人,她和以前小胖遇到的木头人都不一样。她身上既没有灰点,也没有星星。她仅仅是个木头人。她的名字叫做露西娅。 It  wasn't that people didn't try to give her stickers; it's just that the  stickers didn't stick. Some admired Lucia for having no dots, so they  would run up and give her a star. But it would fall off. Some would look  down on her for having no stars, so they would give her a dot. But it  wouldn't stay either. 不是那些人没有试过给她贴贴纸,是因为那些贴纸根本贴不住。一些人很羡慕露西娅什么贴纸都没有,所以他们想跑过去给她贴枚星星,但是掉下来了。有一些人因为她没有贴纸就看不起她,想给她贴个灰点。但灰点在她身上也呆不住。

 wanjiaweb Boston

"That's the way I want to be,'thought Punchinello. " I don't want  anyone's marks.' So he asked the stickerless Wemmick how she did it. “我也想这样!”小胖心想。“我不要任何标记。”所以他去问那个没有点点的微美克人她是怎么做到的。 "It's easy," Lucia replied. "every day I go see Eli."  "Eli?"  "Yes, Eli. The woodcarver. I sit in the workshop with him."  "Why?" “这很容易啊。”露西娅回答说。“每天我都去找伊莱。” “伊莱?” “是的,伊莱。那个木匠。我每天在他的作坊里和他在一起。” “为什么?” "Why  don't you find out for yourself? Go up the hill. He's there." And with  that the Wemmick who had no stickers turned and skipped away. “你为什么不自己找出答案?到山上去,他就在那儿。” 那个没有点点的小木头人说完,就转身跑掉了。

 wanjiaweb Boston

"But will he want to see me?" Punchinello cried out. Lucia didn't hear.  So Punchinello went home. He sat near a window and watched the wooden  people as they scurried around giving each other stars and dots.  "It's  not right,"  he muttered to himself.  And he decided to go see Eli. “但是他会想要见我吗?”小胖哭了起来。露西娅没有听到。 小胖回家了。他坐在窗前,看着那些急匆匆地跑着给彼此贴贴纸的人。 “这样是不对的。”他嘟嘟囔囔地说。然后决定去找伊莱。

 wanjiaweb Boston

He walked up the narrow path to the top of the hill and stepped  into the big shop. His wooden eyes widened at the size of everything.  The stool was as tall as he was.  He had to stretch on his tiptoes to see  the top of the workbench.   A hammer was as long as his arm. 小胖走过那条通往山顶的狭窄小路,进入了一个很大的房间。他张大了他的木头眼睛,每一样东西居然都那么大。凳子和他一样高。他非要踮起脚尖才能看清桌子上的东西。 一只斧头和他的胳膊一样长。 Punchinello swallowed hard. "I'm not staying here!" and he turned to leave. 小胖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我不要呆在这里!”于是转身离去。 Then  he heard his name.  "Punchinello?" The voice was deep and strong.  Punchinello stopped.  "Punchinello! How good to see you. Come and let me  have a look at you." 然后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小胖?”那个声音深沉而有力。 小胖停下了。 “小胖!看见你太好了。过来让我看看你。”  Punchinello  turned slowly and looked at the large bearded craftsman  "You know my  name?" the little Wemmick asked.  "Of course I do. I made you." 小胖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这个长着大胡子的手艺人。“你知道我的名字吗?”小木头人问。 “我当然知道了。你是我做的呀。”

 wanjiaweb Boston

Eli stooped down and picked him up and set him on the bench. "Hmm," the  maker spoke thoughtfully as he looked at the gray circles.  "Looks like  you've been given some bad marks." 伊莱弯腰下去,把他抱到工作台上。“嗯。。”那个木匠沉吟着说,他盯着那些灰点。 “看起来有人给了你一些不好的记号。” "I  didn't mean to, Eli. I really tried hard." "Oh, you don't have to  defend yourself to me, child. I don't care what the other Wemmicks  think." “我不是有意的。伊莱,我真的努力过了。” “噢,你不需要在我面前为自己辩解。孩子,我可不在乎别的微美克人怎么想。” "You  don't?" "No, and you shouldn't either. Who are they to give stars or  dots? They're Wemmicks just like you.  What they think doesn't matter,  Punchinello. All that matters is what I think. And I think you are  pretty special.." “你不在乎?” “不。你也不应该在乎。他们是谁,给你贴贴纸?他们是和你一样的微美克人。 他们怎么想的根本不重要。小胖。我是怎么想的才是重要的。我觉得你很特别。”

 wanjiaweb Boston

Punchinello laughed.  "Me, special? Why? I can't walk fast. I can't jump. My paint is peeling. Why do I matter to you?" 小胖笑起来。 “我?特别?为什么?我走不快,我跳不高,我的油漆都剥落了。我怎么会对你那么重要?” Eli  looked at Punchinello, put his hands on those small wooden shoulders,  and spoke very slowly.  "Because you're mine. That's why you matter to  me." 伊莱看着小胖,把他的手放在小木头人的肩膀上,慢慢地说。“因为你是属于我的。所以你对我很重要。” Punchinello had never had anyone look at him like this -- much less his maker.  He didn't know what to say.  从没有人这样看着小胖,甚至,这是做出他的那个人。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wanjiaweb Boston

"Every day I've been hoping you'd come," Eli explained.  "I came because I met someone who had no marks."  "I know. She told me about you."  "Why don't the stickers stay on her?" The maker spoke softly. "Because she has decided that what I think is more important than what they think. The stickers only stick if you let them."  "What?"  "The stickers only stick if they matter to you. The more you trust my love, the less you care about the stickers." “我每天都在等着你来。”伊莱说。 “我来因为我看见有些人身上没有标记。” “我知道。她和我说起来你。” “为什么她的身上贴不住贴纸?” 那个木匠慢慢滴说,“因为她觉得我怎么想比其他人怎么想更重要。那些贴纸只有你在乎它们的时候,才贴的住。” “什么?” “贴纸只在他们对你很重要的时候才能贴住。你越相信我对你的爱,你就越不会那么在乎那些贴纸。” "I'm not sure I understand." “我可能没听懂。”

 wanjiaweb Boston

Eli smiled. "You will, but it will take time. You've got a lot of marks.  For now,  just come to see me every day and let me remind you how much I care." 伊莱微笑着说,“你会懂的,但需要时间。你得到那么多贴纸。现在,每天来看我,我会让你知道,我多么在乎你。” Eli  lifted Punchinello off the bench and set him on the ground.  "Remember,"  Eli said as the Wemmick walked out the door. "You are special because  I  made you. And I don't make mistakes." 伊莱把小胖抱下工作台,放在地上。 “记住,” 伊莱对走出门去的小胖说。 “你很特别,因为我创造了你。我是不会搞错的。” Punchinello didn't stop, but in his heart he thought, "I think he really means it."  小胖没有停下脚步,但是在心里想。“我觉得他是对的。”  And when he did, a dot fell to the ground.  当他正在这样想的时候。一个灰点掉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Author: Nana

我如今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住在波士顿郊外,一个风景如画的小镇上。

当然,我亲爱的家乡北京也风景如画,大家画风有所不同。。。

波士顿属于新英格兰,在美国地图的东北角,是美国距离欧洲最近的地方。四百年前,清教徒从英国坐五月花号来到美洲大陆,就在这里登陆。

英国移民怀念家乡,把这片未开垦的大陆用很多英国地名来命名,像曼彻斯特,康科德,雷丁,牛顿等等,都与英国一一对应。东北部六州佛蒙特,缅因,新罕布什尔,麻萨诸塞,罗德岛和康涅狄格经过贸易战略和政治推进,由分裂到联合,逐步变成了New England。

新英格兰是美国历史,文化,哲学的发源地。仅仅是康科德一地,便有爱默生,梭罗,霍桑和阿尔考特四位大作家。

梭罗的瓦尔登湖,便隐藏在这个小镇上。

我去过所有季节的瓦尔登湖。冬天这样。在秋天,他是这个样子的。。。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在梭罗搭过小房子的地方,有人一动不动地摆石头。

忘了说,这一页所有的照片,都是iPhone照哒!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那么,在我住的小镇上,秋天是这样的。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上次去湖边买的明信片还没有寄过,只有十张,我可以寄给前十位写评论的朋友。谢谢你们一直看到了这里。

Phew!要有和菜头那么多订阅,我就该破产了。。。

 

Pages

8086 reads
Subscribe to RSS - 生活点滴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