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Author: 张西
        由北美枫香文化中心艺术顾问梁雁文执导、张西编剧、枫香波士顿剧社排演的大型历史舞台剧《丁龙的梦》,经过半年的排练,即将于2019年5月25日亮相波士顿。
        枫香波士顿剧社社长赵斌,携全体演职人员,正在利用每个周末的休息时间,紧锣密鼓地认真排练,希望能给多年来支持和鼓励枫香话剧的新朋老友们一个惊喜,希望我们以剧会友,在春夏交替之际,再次来一场难忘的互动。
        枫香波士顿剧社继2015年10月在东北大学剧场向波士顿观众奉献了第一部话剧《海外剩女》之后,又成功演出了英文版《海外剩女》以及《爬藤》,4年里,在9个城市,为中外观众公益演出14场话剧,好评如潮。
        在话剧《海外剩女》中扮演二战老兵、在《爬藤》中扮演姥爷的波士顿知名演员高迪,这次扮演历史奇人卡苯蒂尔市长,这对高迪是一个挑战,对他有期待的朋友,请不要错过欣赏他的表演机会,高迪不会让你失望的!
        充满灵气的波士顿学院在校生李霁恩,在话剧《爬藤》中扮演叶茂、在《飞虎恋》中扮演山姆队长;这次在《丁》剧中扮演丁龙。他能否担当丁龙的历史份量?他将怎样解读100多年前的华工?这个悬念,只有你到了剧场才能解疑!
       亢静博士能歌善舞,她在《爬藤》中扮演的希拉里,给波士顿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这次她扮演丁龙青梅竹马的恋人秋叶,跨度20年的人物角色,亢静会做怎样的演绎呢?喜欢她表演的观众,赶紧来眼见为实吧。
        青年工程师高博声,表演技能介于半专业与专业之间,每次看他排练,都是一种享受。他扮演的王先生,是清朝最早赴美留学,又是最早与美国白人结婚的传奇人物,作为知识分子,面临铺天盖地的排华浪潮,他会做什么?他又做了什么,让你觉得,中国人应该记住他?
       麻州大学中文讲师郭旭,曾参与英文版《爬藤》演出,形象姣好的她,这次扮演卡本蒂尔的表妹——查尔斯太太,你对她的造型有好奇吗?还是来剧场看美人怎么打动你吧!
       单东旭常常被人误判成电影演员葛优,但听了东旭的声音,你会觉得他比葛优更有底蕴三分。他在《海外剩女》中扮演的股票分析师、在《爬藤》中扮演的爬藤顾问,都让观众念念不忘。这次,他扮演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私底下他做了许多表演功课,就为5月25日与你相约剧场!
      《海外剩女》里的杨老板,就是编剧张西为杨晓华量身订做的角色,《海》剧已经在海内外演出53场,观众点赞最多的就是杨老板,“心肠老好啦”成为杨老板的杠杠滴品牌!这次他将在《丁》剧中扮演谁?本文再剧透一下,与杨晓华配戏的演员有郭俐媛、李绍平和赵斌,他们演什么桥段?等着瞧吧!
再现一百多年前的铁路华工形象,对一个非营利的业余话剧团队来说真比登天还难,但孙广宇、王博炎每次排练都很快入戏,他们希望靠着自己的努力,把观众带入到一种真实的情景中。
      《海外剩女》女主演王晓梅,也是《爬藤》中的卷丹扮演者,这次在《丁》剧中扮演中国首家西医院博济医院的首位女医师,戏路大改,她会怎样把握这个陌生的角色?
        剧组的每位演员都在认真排练,包括《海外剩女》的女一号魏晶;包括刚刚在法国获冰上舞蹈团体世界冠军的小梅朵、刚荣获全美少儿舞蹈团队比赛第二名的小汉黎,新老演员们都将在《丁》剧中再次出现。
       为什么梁雁文导演呕心沥血,耗时半年,期间两次手术,都没有放弃《丁龙的梦》?为什么一定要让华裔后代参加这个剧的演出?
       因为华人要了解华人在美国的历史!
       了解历史,融入当下,促进中美民间交流和沟通,这或许是我们请你们来看《丁》剧的原因。
       所有的服装、道具都是自筹资金。
       谈到为什么要编剧《丁龙的梦》,总导演张西说:“一百多年前美国实施了排华法案,一排就是几十年,直到二战结束,期间的苦难与伤害,唯有那代华工能够体受;现在美国排华势力又开始抬头,在这个时候北美枫香文化中心推出这部剧,非常值得在美华人一看。无论你多么有钱,你这张东方面孔告诉你,你永远都是华人的后裔。千成不要以为排华这事与你无关。”
       也正因此,北美枫香文化中心董事长张西放下所有事情,主抓这部戏。从创作到排练;从推票到宣传;从服装到化妆;从剧社的管理团队到演员的挑选,她都亲力亲为,不知付出多少心血。所幸,她与导演梁雁文一路走来,珠联璧合,心心相印。她俩有一个共同的理念:“人活一世,总有一件事是不计报酬也要去做的!排演《丁》剧,就是枫香的选择!别无选择!我们不做,谁会来做?”
Author: 缪熙怡

中西方文化千差万别,其文化故事也截然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在故事里用水果来寓意人生,西方喜欢苹果,看起来灿烂夺目,闻起来香气扑鼻,而中国偏爱梨桃李,吃起来汁多肉甜。但故事讲出来的人生路可就南辕北辙了。

当代西方文化的根可以追溯到记载在其三大宗教, 犹太教的托拉经(Torah)、基督教的圣经(Bible)和伊斯兰教的可兰经(Koran)里源自托拉经的同一个开宗明义的故事:伊甸园故事。故事的主要内容是这样的。上帝造了天地万物后,又造了我们人类的祖宗:一男一女一对夫妻、亚当和夏娃。上帝将他们安置在鸟语花香、美轮美奂、万物应有尽有的伊甸园里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并命令亚当管理伊甸园。上帝告诫他们:“伊甸园里树上的果子,你们可以随意吃。但只有善恶智慧树上的果子千万不可以吃,吃日你们必死(故事并没有指明这果子是苹果,但西方所有关于这果子的绘画都是画的苹果,给孩子讲故事时也都说果子就是苹果)”。一天,一条蛇主动问夏娃,“上帝真说了不可吃园里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 夏娃说,“园里树上的果子,我们都可以吃。但上帝说了,只有园子正中间那棵树的果子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否则你们将死到临头。” 蛇说,“这可不一定。我到是听说,吃了你们眼睛会变亮,人会变得有智慧,就能像上帝一样能知道善恶了。”夏娃迟疑了片刻,摘了善恶智慧树上的果子尝了一口,然后又拿给亚当让他吃。吃完,他们的眼睛就都亮了,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光身的。赶紧摘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加了片遮羞布。

天起了凉风,上帝在园中行走。亚当和夏娃听见上帝的声音,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上帝呼唤亚当,对他说:“你在哪儿?”他回答说:“我在园中听到你的声音,害怕就躲起来了,因为我赤身露体。”上帝说:“谁说你是赤身露体的?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亚当说:“是那个你赐给我与我同床共枕的女人,她拿果子给我吃,我就吃了。(瞧瞧我们男人的这点德行,有事就往自家女人身上推;这毛病看来是天生就有的。)”上帝又问夏娃。夏娃说:“是蛇引诱我,我就吃了(看来我们人类生来就会把犯错的原因推给第三者)。” 推归推,犯错还得受罚,于是上帝就把亚当和夏娃从伊甸园这块神天乐土驱逐出境了;或者更准确地说,在上帝的允许下,我们人类选择把自己从天堂放逐尘世,去追求智慧决定善恶和尝试生活的甜酸苦辣,或者用故事里的说法:“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而地会长出荆棘和蒺藜。”

上面的故事是在说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就是 “自由意志”,也就是对该由谁,是上帝还是人自己,来选择人生这个问题,西方文化或者文明所给出的答案。西方文化相信世界和人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和无所不在的上帝创造的。一般说来,谁创造,谁就得对其产品负责,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乍一看该是上帝。人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出来的自己最中意也最钟爱的产品,他一开始甚至都已经把人安置在人间天堂,即伊甸园里,坐享其成、终身幸福了。但这么做就产生了个悖论。如果这给选择不是人自己利用自己的智慧做出的,他们又如何能知道自己已经是生活在天堂里了,且没有更幸福的可能了呢?但如果让人选择,上帝是知道人的慧根的。十有八九,人是一定会选错的。假如你是上帝,你会怎样来破解这一悖论呢?

当然也有另一个说法,“自由意志”,也就是在善恶之间做选择的智慧,是上帝最珍惜的至尊至贵之宝。没有选择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当所有人都思同轨时,即使是跟上帝同轨,智慧也还是无家可归的。只有大家思不同,选择不一样时,人类的智慧才有可能诞生。而没有了智慧,人,与一颗沙的存在又有何差别呢?替自己的最爱去思考去做选择实际是剥夺了他追求智慧的生命意义。而上帝对人类的爱无私、无欲、无边无距,所以更愿意与人分享他的稀世之宝。总之,在经过了无数个翻来覆去不眠之夜的左思右想后(这是中国父母在给自己心爱的子女找对象时的表现,上帝大概不需如此煞费心机,但为人父母的担心考虑应该是完全一样的),上帝想出了一个解套的办法。先严词告诫人哪个是他不中意的选择,然后让这选择有意无意地成为人的目光和心之所在,甚至还会有个帮忙做选择的说客意外现身,其后让人自己去去拿个主意。

回想一下我小时候跟父母在“禁果”问题上的对决,上帝的心真大或者说真够有智慧。我成长的年代是所有果子都贫乏的年代,我说的禁果包括水果、糖果,点心、甚至包括少儿易或者不易的书。每次我的父母有了点这样的禁果,总是处心积虑地把它们藏在一个在他们的心目中我是无论如何看不到也想不到的地方,但他们实在是太低估一个想吃到“禁果”孩子的决心、毅力和智力了。每次对决的结果无一不是以我的全盘胜利和他们的彻底失败而告终。如果铁心要找,“禁果” 是藏不住的。

在伊甸园故事里,无所不知的上帝事先就已经知道人反正一定要会去吃那个禁果。显然在我们祖宗的心目中,智慧比幸福更有吸引力,或者说他们不知道他们已经幸福了;两个解释你可以自己选一个。既然藏没用、劝也没用,虽然姿态还是要摆的,但背后呢就不妨坦荡到底了。只希望人在其一生随后无休止的选择中,总有一天会选择再回到自己身边;只是这选择必须是人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做出的,上帝既不安排也绝不插手。看看你身边的世界,你就知道人类祖先吃禁果的选择后果了。

如果上帝不让我们作这个选择,或者说不赋予我们“自由意志”,我们的人生是不是会更如愿以偿一些呢?那就得看这个愿是什么了,对不对?在西方文化故事里,上帝应许给西方族群(犹太,基督,伊斯兰信徒)的愿是: “我要使你的后裔如地球之尘沙之数,人若能数清沙尘才能数清你的后裔。I will make your offspring like the dust of the earth, so that if anyone could count the dust, then your offspring could be counted. ” 这个愿其实也是所有生物的愿。生物演化或者进化成败是用这个生物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份它的基因复制品的存在来衡量的;多成少败。某种生物基因如果没有机会被复制,这个生物就灭绝了;反之,复制品多的生物就是大赢家。

没有人会怀疑我们人是羊这样的家畜的上帝吧? 我们有对它们的喜乐哀伤,生死爱虐有随心所欲、随时随地的处置权;即,它们的命运是掌握在我们手中的,而它们自己对此却完全无能为力。远古时期,包括羊在内的一些牲畜实在是过够了风餐露宿, 操心操劳和担惊受怕的日子,于是就作了个选择,或者根本就是我们人这个上帝说了算。人为它们提供一个安全、舒适和富足的生活环境,它们则变成家畜完全依人的安置生活。

作为人,我得承认,我们中个别人在承担家畜的“上帝”这个职责时是有不称职的时候的,虐待时有发生,极端恶劣的情况也并非少见。但我也得指出我们有时候甚至会超越责任主动去关心爱护我们治下的家畜。比如说我居住的麻州在2016年就通过了规定说家畜必须要有一个足够宽松的居住环境的法律。要知道,这可不是它们前仆后继不屈不饶抗争的结果,而完完全全是我们人的爱心之举。说句老实话,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这样做,家畜们是否能体会感受到我们的爱心,心怀感激多给我们一点回报。但总的来说,几千年下来,我们这个上帝做得还是很不错的。以羊为例,远古时期,整个地球上所有野羊的数量不会超过一百万头吧?今天,仅仅在新西兰这个跟伊甸园环境差不多的地方,就有三千万头家羊轻松愉快地漫步在蓝天白云之下和青山绿水之间。从这个角度看,羊是不是完全如愿以偿了?这么看来,没有“自由意志”生活是不是更幸福一些呢?跟它们的野生兄弟姐妹相比,无论是用安全、环境、舒适,平均寿命或者任何其它幸福指标,新西兰家羊大胜的可不只是一星半点儿。家羊们会后悔它们的祖先那个和我们人类恰恰相反的选择吗?

对 “自由意志”,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杰斐逊在《弗吉尼亚州宗教自由法》是这么解释的。“既然全能的上帝创造了自由意志(精神自由),那么任何企图影响它的做法,无论是凭靠人间的刑罚或压迫,或者采用法律规定来加以限制,结果都只是造成虚伪和卑鄙,都是背离我们宗教的神圣创始者的旨意的,身为躯体和精神的主宰,他无所不能,但却选择了不向它们强迫传播他的旨意 (Whereas Almighty God hath created the mind free; that all attempts to influence it by temporal punishment or burthens, or by civil incapacitations, tend only to beget habits of hypocrisy and meanness, and are a departure from the plan of the Holy author of our religion, who being Lord both of body and mind, yet chose not to propagate it by coercions on either, as was his Almighty powyer to do .)”我是这样理解这段话的,上帝是人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主宰,如果他愿意,它完全可以自行决定每个人的思想行为、喜怒哀乐、甚至生与死,但他选择了不这样做。所以在人世间,面对任何需要做决定的事,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去拿主意, 或者采用Wiki上的说法:“自由意志的意思是不受妨碍地在不同的可能的方案中进行选择的能力(Free will is the ability to choose between different possible courses of action unimpeded.)。 就算这个主意是相不相信上帝,也一定得和只能自己拿,任何使用威逼利诱或者硬性规定让人拿主意的做法,都是虚伪和卑鄙的,都是背离上帝的旨意的。

是人就有自由意志,就得下点功夫去用智慧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做人,遇事拿个自己的主意,并承担后果。或者引用古兰经的教义:“每个灵魂都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没有灵魂能承起他人的担子 (Each soul is responsible for its own actions, no soul will bear the burden of another)。”但在中国,自由意志这个概念和其中隐含的道理长期以来却并不为常人所熟悉。我看过口才不凡的易中天先生几场关于中西方文化传统演讲的录像。在演讲中他多次试图向他的听众介绍自由意志这个概念。但不管他的听众是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国家干部,白领精英,还是满堂的粉丝(fans),也不管他费了多少口舌百般解释,在这些演讲后的互动中,所有听众的问题仍然可以总结为:“易先生,你可以告诉我们自由意志好在何处,益在何方?对改变我们个人命运和国家状况又有什么帮助呢?”问题问的。这可是连上帝也回答不了或者不愿意回答的。你们要易先生怎么回答呢?好在易先生口才、风度和幽默感均佳,几乎每次都还能鸡同鸭讲缓缓作答。但有一次,给逼到墙角也只好说:你们再问,我只能对天长叹了。

自由意志的确是个非常难理解的概念,它实际上说的是即使已经知道什么是阳关大道,但一个人仍然有权利就是要选择去走他的羊肠小道。选择是为人的权利,包括选择去做恶的权利。西方的基本文化概念,比如说平等、自由、民主,法制、博爱等等都是和自由意志息息相关的。平等就是你不能把你认为是好的或者是坏的东西强加在别人头上,强迫别人接受;你有你的自由意志,别人也有别人的自由意志,你的生命你做主,但别人的生命别人得自己做主。而自由说的是你有你的自由意志做你自己高兴的事,但他人也有他的自由意志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民主就是你有自由意志选择幸福,但别人也有自由意志就是要选择让你不幸福;民主只能知道多数人的自由意志是什么,但无法确定是选择幸福的人对,还是选择让你不幸福的人对。法制说的则是既然我们大家生活在一起,大家都有各自的自由意志,所以就得立个共同的规矩让大家知道:你仍然有自由意志选择去破坏规矩,但既然这是你的选择,你也就选择了接受破坏规矩后的惩罚,就跟我们人类选择走出伊甸园一样。依法治国归根到底就是尊重每个人的自由意志,承认人有选择作恶的权利,如果他愿意接受它的后果的话。博爱说的则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的自由意志就是要说要做让你恶心的事,或者说他的存在就是要让你窝心,但你仍然可以有你的自由意志做选择去接受他、爱他。

此外,整个西方文化是建立在一神教信仰上的。只有懂得自由意志的含义,才能理解西方的宗教信仰,否则就要闹笑话了。易中天先生讲过这样一个笑话:一次,他在海南的文昌庙里看到一个人在祭拜。边祭拜,嘴里还不停的叨叨:“也不知拜对了没有?”于是就问那人,他为什么祭拜,那人回答说,是为儿子考大学。易中天于是告诉他,拜对了,拜对了;文昌帝就是管考试的。那人说,可他儿子要考的是美国斯坦福(Stanford)大学,也不知道文昌帝懂不懂英文?易先生马上改口说,那他也许该去拜拜圣母玛利亚(Virgin Mary) ,她懂英文。易先生当然也是信口开河开人玩笑。圣母玛利亚是个活在有英文之前的犹太农妇,让她懂英文也是在想入非非。这事只能拜无所不能的上帝,但这么祈求上帝就不是信仰上帝而是为难上帝了。如果上帝不允偌祭拜者的祈求,在祭拜者眼里,上帝是不是就没本事了,或者不存在了?如果允偌,上帝的公正公平情何以堪,跟一个接受贿赂的招生官员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但就连我都知道,这么为难上帝不是信仰上帝,而是对上帝的亵渎。其实,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的信仰,包括对上帝的信仰,不过是一个人对自己能掌控乾坤狂妄的否定、对世事无常虚空的不甘、和对人生自决的谦卑。但由于不懂得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的宗教信仰,有一些中国人却是以亵渎的方式去信,去为难上帝却匪夷所思地希望得到回报;我真不知道这些人把上帝和信仰当成什么了?

从伊甸园故事开始的西方宗教的宗旨归根到底就是教诲人在世上该如何为人做事,才能利用自己的自由意志找出回到伊甸园的金光大道。可兰经甚至给出了伊甸园里的具体生活细节:“他们在其中将会有纯洁的伴侣,我将使他们进入凉爽而永恒的浓荫之下。那里,他们将获得各种水果,供他们随意吃。在那里,金盘和金杯将传递给他们;在那里,有心想要的,有眼想看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当初呢,我们当初就是住在伊甸园的呀。上帝给人设计的人生意义就是去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并在这个过程中吃点苦、受点累吗?

中国文化不是从伊甸园的故事这颗根上长出来的。在中国文化中,个人对人生的选择并非其关注的首要问题。人生就是 “活着”,而活着是为了享受生活。梨桃李的香甜可口已经人人皆知,人见人爱;非要强调每个人一定得在香甜可口的梨桃李和难吃的果子中自己去做一个选择,实在是多此一举。人生的焦点应该是如何“活”,也就是自己和大家怎样才能好好地享用梨、桃和李,而并非去决定吃还是不吃哪种果子。如果我或者我们大家都过上了幸福生活,走上幸福康庄大道上的决定是不是自己做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真的需要每个人都去深思熟虑做个选择吗?

中国文化对于梨桃李或者说人生,有三个众所周知的故事:“孔融让梨”、“投桃报李”和“二桃杀三士”以至于它们都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成语,也就是说我都用不做解释故事内容了。说穿了,这三个故事说的就是人生共享的三种方式,或者说中国智慧。一是谦让,克制欲望,把好处让给别人——“孔融让梨”; 二是把它作为礼品与别人交换——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大家你来我往、礼尚往来、从而和睦相处;三是一的反面,为了独享,不息置他人于死地。

在所有这些故事中,“自由意志” 都没有存在的空间。孔融根本就不知道,甚至想都没想自己让梨的对象会不会不喜欢梨,就让人梨了。孔融喜欢梨,可万一别人不喜欢呢?投桃报李的主人也没有考虑过桃是不是对方的所爱,也没交代自己是否讨厌李子,投桃报李就发生了并且还能有一皆大欢喜的结果。但如果主人喜欢桃,而对方却喜欢李不喜欢桃,结果还能皆大欢喜吗? 送二桃的那位恶人显然也没有考虑一下万一有一士根本就不在乎桃子这东东,二桃杀三士的事还能发生吗?可世界上真是所有人都爱梨、桃和李如命吗?大家想想身边的人,这可不一定吧!如果假设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这三个成语故事还说得通吗?

中西文化的不同并不涉及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谁高明谁低下,而只是中西文化在看待人生这个问题时的聚焦和角度的不同。西方文化产生的背景是游牧。在游牧中,道路、牧场、敌人、或者朋友的选择生死攸关。如果人生是水果的话,吃与不吃的选择就是第一个也可能就是一个牧民的最后一个选择了。而中国文化产生的背景是农耕,而且是在一个土地资源贫瘠和稀缺的地区农耕。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是不需要太多选择的。人生的着眼点自然而然就会放在对硕果进行最有效的利用,也就是说,吃不吃那个硕果不是个问题,因为通常无可选择也勿需选择,如何把手边仅有的那个硕果的每一点甜都吃出来和每一滴汁都喝下去才是问题。

下面讲两个我身边有关自由意志的故事。有美国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家里总是会收到一些主动向你提供各种好处的电话:比如说告诉你中了某个大奖,需要去领取;或者有免费的旅馆,需要你去住;更有甚者,开口就声称要给你钱的。一天,我的朋友就接了这样一个电话;简单对话后,说了声谢谢就准备挂电话。就在把电话放回去的过程中,他听到电话另一端近乎绝望的呼喊:“我真地是要白给你钱呀”。我朋友听到后又把电话拿起来回答说:“你怎么知道我就会想要你白给我的钱呢?

这儿 “钱” 当然仅仅是个符号,它也可以是任何会从天而降的好东西,比如说,免费分配的食物,舒适宜居的家,良好的学区,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无微不至的老年护理等大家梦寐以求的需要。我朋友并不认可人民政府成为一个上帝来为普天下所有人提供这些需要。他认为这样做,即使做到极致,也不过就是让天下人过上了前面提到过的漫步在新西兰蓝天白云之下和青山绿水之间的羊的日子。而非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想要的生活。

一个人需要或者不需要什么,应该是他个人的选择。即使他真地需要所有上述的那些东西,得到它们靠的仍然应该是他的努力,而不是来自人民政府这个上帝的分配赠予。政府对个人的需要既不应该安排也绝不应该插手。是个人就该认我们人类祖先做出的那个有担当的选择。一个人,如果既不脑残也不体残,就得自己为自己衣食住行的方便、舒适和富足去做自己有意识的选择和追求而不是接受某种安置。就得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任,为自己孩子的教育、自家人的医疗健康、和自己的养老去操心、去安排,去未雨绸缪,去疲于奔命,和辛苦终身。如果都做了,生活仍然不堪,那也得认。人的生活就该是这样的。也只有这样生活才会有惊奇、失望、悲伤、疼苦、但也偶有欢笑,这样生活才有点意义,才是人的生活。

我自由意志满满朋友的电话回答和上面的看法的确很有底气,我也知道我朋友的的确确是一个有本事作自我选择的人。我不知道新西兰是否还仍然有野羊。即使有,数目也不会太多吧。离开了人这个上帝的安排和眷顾,风餐露宿、事事都得自力更生,不得不在与自然与同伴的生存竞争中苟延残喘。也许仍然会有为数不多的几头独立特行、自由自在地浪荡于蓝天白云之下和青山绿水之间的野羊能笑傲江湖,自豪自己生活的意义,和鄙视一下家羊的那种被设置的生活。但如果你是一头没有能力在风餐露宿和生存竞争中存活下来的羊,或者你就是那三千万头无忧无虑地度过每一天的家羊中的一头,跟几十最多上百头每天忧心忡忡担惊受怕的野羊相比,你会羡慕嫉妒恨它们吗?你会认为你的前辈做出的放弃自由意志任由人安置的选择是错误的吗?三千万头家羊的存在和几十最多上百头野羊的“羊生意义”,谁重谁轻?除了符合生命进化基因复制铁律的自然愿望,人可不可以有羊没有的其它选择?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我回中国的一次探亲中。那年,我家乡所在城市的一个开发商在城郊的一座山上开发了一片墓地。为了吸引顾客,开发商提供免费午餐和旅游机会邀人前往。一时,愿者蜂拥而至既然把这活动弄得一票难求。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来访,他给我讲了这事,并想把他辛辛苦苦争取到的一张票送给我。我并不排斥免费午餐,但对吃什么还是有讲究的。没有任何选择的一顿午餐对我而言是风险而非福利。至于游览墓地,我不仅没有一点兴趣,老实说,心里还有强烈的厌恶感,我从小就不喜欢墓地;所以就拒绝了。对此,我朋友不是很理解和高兴。

事后,我想了想。我朋友以他力所能及的方式对我表达善意。他送我票肯定不是为了二桃杀三士,也不像是投桃报李,最可能是孔融让梨。问题是我是不是一定得开心地接受所有其他人认为是“梨”的东西?我对“梨”的价值认定应不应该有点权重?对朋友好办一些,但如果送我“梨”的是政府,但我却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大家都喜欢的水果,我该如何办呢?我是该谢谢政府呢还是提出我的反对意见?谢了,它送我更多的梨,我该如何处置?同时,政府又怎么能够知道并非每个人都喜欢被送梨?反对,我不喜欢梨,但其他人热爱甚至觉得须臾不能离。我不能为了我的偏好就去断别人的生路吧?一个认定自由意志的人和一个相信人生共享的人如何才能和平共处,创建出一个两个人都愿意在其中生活的和谐社会来呢?最关键的是,当一个人做决定时,是不是一定得去考虑一下个人的好处、国家的利益或者人民的幸福,而不是什么社会效益都不管不顾,只凭自己头脑中的善恶判定那一闪念就够了?前者是否可以指责后者没有理性,而后者有没有理由去责难前者眼中只有利弊、不坚持正义呢?

这篇文章问了太多的问题,我反正是一个也回答不上来的。不过反复读伊甸园的故事,我倒是悟出了一个我们男人对付人生的万全之计。你如果仔细读读故事,一个家里,自由意志到还是得有的,因为生话中总会有选择要做。不过这选择不必是我们有家男人的,而可以或者说应该是当家“女人”的。在故事里,女人根据她的自由意志做了选择,男人有自由意志的表现就是心甘情愿地全盘接受。即使女人递过来的是一个毒苹果(她当然不会),男人也应该一声不吭,甚至欢天喜地地大口咬下去。 如果她的选择是对的,全家人都会生活在幸福中,这没人会抱怨吧?万一命运不济一家人掉坑里了;即使上帝想问你这个名义当家的罪(上帝有时也会犯糊涂弄不清谁真正当家,但说客总清醒?),你仍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这是我家女人的选择;并且不失时机地提醒一下上帝,这女人可是你选的啊!我这万全之计是不是攻守有方、进退有序万无一失?

伊甸园故事和其它许多西方宗教文化故事一样,传达的其实是西方智慧的结晶。如果我们男人可以学会并且还能身体力行这故事里揭示的智慧,我们的生活可以多轻松愉快啊! 我不知道你,但我就是记不住我的自由意志是洗耳恭听太太的,而是累犯累错、累错累犯,一生自寻烦恼。你说我是有自由意志呢还是没有? 这有没有对我有什么好处?对我们家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你硬要我回答,我也只能像易先生那样高声对天长叹,不过绝对不止一次,而是至少三次。

Author: 缪熙怡

酸葡萄的故事有许多版本,出自《伊索寓言》的原版是这样的。“饥饿的狐狸看见葡萄架上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口水直流,想要吃,但又够不到。看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地走了,他边走边自己安慰自己说:“这葡萄没有熟,肯定是酸的。” 这个故事孩时就读过,也认为自己读懂了。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也有那么几次和狐狸一样的境遇,也采纳过和狐狸一样的应对策略。虽然想不出这有什么不对的,但心里面仍然还是戚戚然的,总觉得自己酸葡萄心理不那么高大上。

成人后静下心来读同一个故事,感受就不一样了。狐狸是肉食动物, 它知道鸡肉味道的鲜美,但却并不识或者在意果子的酸甜。故事里说了,狐狸对葡萄产生欲望不过是一头饥不择食的狐狸对于自己不认识的食物产生的一种错觉;就跟我们人在慌不择路时把任何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目标都看成是幸福的終点一样。

饥饿产生的动机,还真不就该是采取行动的动力。在吃到口之前,晶莹剔透的葡萄是酸是甜绝对不是远远看看就可以知道的。就算是葡萄的主人在架子上标出这是世界上最甜的葡萄也不成。葡萄可能还没有熟; 主人也可能根本就是个骗子。在到口之前, 葡萄的酸甜对于任何观察者都是未知的。而对于一头狐狸来说,尤为如此。因为就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吃到葡萄。葡萄对狐狸而言终究还是只会有一个味,不堪入口; 因为它们不是鸡,并非狐狸的佳肴。

一头会说话的狐狸, 有这样的先见之明正好证明它有智慧, 是不需要感到戚戚然的。对狐狸而言,葡萄就是酸的。倒是指责狐狸有酸葡萄心节的著者,至少犯了归纳谬误的逻辑错误;即使葡萄成熟了,在人的口中是甜的,但在只会吃鸡的狐狸口中肯定不是。今天,我到是觉得,狐狸知道在空忙一场之前就放弃自己根本不爱的葡萄才是大智慧;不爱,葡萄酸甜与我何干。

Author: 缪熙怡

万家网和微信群的朋友们,大家好。

一眨眼的功夫,我在美国已经生活了三十几年。近几年小孩都出去了,自己也接近退休年龄,就有些空闲时间了。在太太的怂恿下,试着把过去三十年在美国的见闻和思考用短文记录下来。本来只是随便写写打发时间,写完初稿后就送给同学朋友以博一笑。2017年冬天,承蒙老同学施志敏的提携,这些习作的初稿得以在万家网 https://www.wanjiaweb.com 和志敏熟悉的一些微信群里和大家见面 (以下为万家网连载初稿时的题头图片)

是那段时间你们以各种方式给予我的热情鼓励和支持,鞭策着我把初稿不断地修改和完善。清华大学出版社的王一玲学妹编辑,也是你们中间的一位。在她的提议和指导下,我试着把拙作做了进一步组合调整深化,写成了一本书的形式。也就是最近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这本《三十年美国纵横看》。

【内容简介:本书记叙了一个在中国长大,后到美国读书工作养家的普通人,以中国文化为背景,用其工程师的眼光,零距离观察美国社会三十余年所积累的经验和感受。大部分章节源自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也有在阅读、听讲座以及跟踪新闻后利用数字和逻辑对所见所闻进行的就事论事的分析。内容涉及美国中小学教育、医保退休、立法执法、民主制度、热门话题等。本书通过深入观察和思考,追根溯源地解读美国社会现实,而不是走马观花式的描述和浅尝辄止的价值评判,充分体现了一位资深工程师在分析问题方面注意细节、强调逻辑以及关注效果的特点。
中美两国之间千差万别,千万不可以中国文化之心度美国社会之腹。对那些有意愿深入了解美国社会的同胞们,无论他们是住在中国、美国或其他国家,本书都提供了第一手的参考信息、观察视角和思考方向; 对于要到美国旅游、学习和工作的国人颇有帮助。】

书是出了,我深知它文笔不够优美,既缺乏娱乐性更没有理论性。但我还是希望和朋友们分享。感谢志敏和她的朋友晓燕为 “推销“ 我的习作所作的努力;感谢各位读者的批评、鼓励和鞭策;感谢王一玲、赵凯编辑和清华大学出版社给我这个初写者的机会。

下面是网上购买这本书的网址:
当当网(海外): https://www.86mall.comhttp://book.dangdang.com
京东图书: https://book.jd.com
清华大学出版社:http://www.tup.tsinghua.edu.cn/wap/tsxqy.aspx?id=08048501

如果您读了此书,有任何的疑问和意见,请登陆下面的网页,我一定拜读您的评论并努力回答您的问题。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347594

谢谢。
缪熙怡 敬上

Author: Wenny

在 Somerville 给客人买了一个投资房,楼下带着一个房客。Agent 说虽然给的房租很低,但是他可以帮忙打理很多事情。过户之后和他商量涨几百块钱房租,他竟然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而且还很真诚的谢我,说还是很感激我所要不多的房租。

后面的日子,扫雪撒盐,除老鼠,新买的洗衣机是坏的,浴室瓷砖掉了,风扇不转了...... 有一次一个厕所的窗户坏了半扇,他卸下来,拿出去定做。取回来给我看收据,$102。说给他110就好了,加个汽油费便可。我说 "那怎么可以,随便一个 contractor 过来看看就是一百块。你这一个窗户跑了三趟不止。日子还长,双赢才是长处之道。"

日子慢悠悠的过,大事小事层出不穷,每次先找他,修不了再找 Contractors。出租前的丢垃圾,刷漆和打扫卫生,都是他的。直到有一天,我叫他,他说病了,很重,是工伤。

我抽空过去看看,和他一起在院子里面等人。没事多聊了几句,他说他七岁上面妈就没了,和他们一家老小在房子里面长大。所以他什么活儿都会干 ,家里家外活计,照顾弟妹 。后来他们一个一个长大就搬走了。等到他结婚生了女儿,阴差阳错的又搬回来了。所以他对这个房子很熟悉,很有感情。

后院有一棵他小时候种下的葡萄树,长得郁郁葱葱,葡萄架下面阴凉一片。我笑问秋天结果了吗? 他笑了,说 "有葡萄我怎么会不送给你吃?它是公葡萄啊,不会结果。"虽然不结果,依然绿油油的一片。

有的人,生下来就苦难重重。难得的是受了这么多苦,还能保持冰心一片。

(原文链接: https://tinyurl.com/ybenyshp

Author: 波士顿志敏

恳请朋友们为小女: 电子竞技选手王儒枚“HAFU" 投票! Please VOTE for our daughter Rumay“HAFU”Wang!
From Rumay “Hafu” Wang:
Dear Friends, 
i'm a budlight all-star nominee -- people can vote 5 times a day for 2 weeks
https://budlightallstars.com/
^ if you want to help me out

winner gets $30,000
thanks

-- 
Rumay "Hafu" Wang
www.itshafu.com
t: @itshafu
f: /itshafu

亲爱的朋友们,
Dear Friends,

我们很高兴地告诉大家,美国电子竞技赛女选手王儒枚(HAFU)被全球优质啤酒品牌[百威啤酒(Bud Light )] 提名,有幸参加4个知名的电子竞技游戏的“All Star - 全美电子竞技明星”选拔投票!

在下面2 周里,如果谁能够获得16 人中最高票数,谁就可以获得3万美元(21万人民币)的奖金!

作为HAFU的父母,我们为小女成为世界第一位女性几次获得全美和世界电子竞技赛冠军而感到骄傲!
在此我们恳请朋友们为她投下珍贵的一票!  

投票规则: 
1. 连续两周时间里 从2017年5月26日起,每一天一共能够连续投票5 次!

2. 必须为4 组游戏中的每个游戏组都要投选其中一人。
    所以请每一次都在最后一组投“Hafu", 
    而在其他组每次投选不同的人,以增加HAFU被选上的机率。

操作程序:

1. 点击下面投票网站
https://budlightallstars.com

2. 填写生日
你必须是21 岁以上。
填写生日的顺序是 日-月-年 (Day- month - year)
例如: 21 01 1970
请按“ENTER” 键

3. 选第一,第二,第三组中的一位
(请在每天5次中的每一次,尽量选不同的人)
在所选的名字下,按 选举 -“VOTE”。

4. 请在小女HAFU的名下,
(1)按 选举 - “VOTE”。
(2)按递交 – “SUBMIT”

(3) 第一次投票,要求你填写你的邮件地址,然后按 右边的“vote”

5. 成功后,你会得到下面一页的返回:

6请重复第3步,投另外4张票!

我们再次万分感激大家对HAFU的支持和帮助!

王儒枚“HAFU" 的父母:
王辅兴
施志敏 (@波士顿志敏)

Author: 一丁

东北亚的局势,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中国如何应对,是个头疼的问题。

吃瓜群众里,有力挺某国的,也有盼望美帝消灭近三的,也有更多的群众不知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我就是不知应该怎么办的吃瓜群众之一。如果非要归类,我也只能属于心忧的群众。

虽然说具体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有些大原则还是有点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教于大方吧。

中国从1949年以来的外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一言以蔽之,是赔本赚吆喝,也就是说,到处撒钱,换取一点道义上或者舆论上的支持。 是否上算? 我看是不上算的。以中国的体量,闷起头来搞建设,经济发达了,国家富裕了,别人自然就不敢小视。自己穷得叮当响,瘦得皮包骨,一阵风都可以吹倒,养了几头猪,却舍不得自己吃,非要把肉送二斤给东家,再送五斤给西家,别人吃完了,嘴一抹,照样瞧不起你。就算是道义上表示点支持,让你感觉好一点,在现实中又有什么用?所以,在自己的老百姓还在受苦的时候,为了领袖的虚名,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实在是太冤了。

瞧不起也就罢了,问题是常常养出白眼狼,养肥了,就翻脸不认人,冷不丁就咬你一口。凡是最亲密的朋友,往往脸一变就是最危险的敌人。想当年中国往苏联一边倒,最后呢?两国兵戎相见,据说要不是美国出手相助,早就吃了不知几颗核弹了。

跟苏联闹翻了,还不算吃亏最大的。毕竟,苏联还给了中国巨大的物质,技术和政治支持。中苏之间的交往,谁吃亏,谁占便宜,我还真不敢说。甚至可以说,中苏闹翻了,责任在谁,现在也还没有定论。

但是跟周边的某些国家,账还是很容易算的,可以说一眼就可以看出,中国实在是当了太大的冤大头。而且,得益最大最多的,就是那个最翻脸不认人的。

翻脸不认人也就罢了,有人还居然搞出了原子弹,甚至很快就要搞出氢弹了,这其中的巨大危险可不是一句翻脸不认人那么轻松。

就好比一个大户人家,有豪宅一大套,旁边有个窝棚里住着自家从前收养的二混子。二混子不务正业,整天在窝棚里鼓捣炸弹。万一哪天炸弹威力太大,把窝棚炸掉不可惜,把大户人家的豪宅炸掉一大块, 那不就太惨了?试问又有哪个大户人家会愿意自己收养的二混子在自己住的宅子旁边鼓捣炸弹呢?那还不得一发现苗头就立刻打上三百大板, 拆除所有的研制炸药的设备,以确保自家宅邸的安全?

单单炸弹威力太大,爆炸的范围超出窝棚的范围,殃及养父的宅邸,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二混子恨自己的养父对自己的支持力度不够,反目成仇,甚至对养父恨之入骨,没准儿会把炸弹搬到养父家里的主卧房甚至大客厅去爆炸。

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我看某公是个狠角色。看看他上台以后一系列的作为,比如杀掉自己的姑父,大举剪除异己,那么,他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

问题还在于,治国者难道能够把希望寄托在此公能够大发慈悲上吗?倘若他不发慈悲呢?倘若他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铤而走险呢?你能拿千万人的生命做赌注来打这个赌吗?

纵容某国发展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者说,没有制止某国发展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世界上几个大国的巨大错误,特别是中国所犯下的巨大错误,因为就炸弹潜在的危害来说,所构成的危险对中国最大。美国远在天边,苏联的重心也在西部,只有中国离的最近,且中国的经济政治中心都在大炸弹的周边,躲都没处躲。所以,中国是最最应该首先制止某国发展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

可惜的是,中国制定政策的人终于把一只白眼狼养大了,养肥了。这头白眼狼随时都有可能反咬养父一大口,甚至咬掉一条腿都未可知。

赵匡胤曾经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酣睡尚且不行,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鼓捣那么大的炸弹?

既然已经犯下了这么巨大的错误,亡羊要赶快补牢,消除这个大炸弹的威胁,这才是中国领导人的当务之急!核弹在美国的手里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没有国会授权,美国的核弹大概不会轻易扔出去。但是,在某国手里,就难说了。那也就是一个人的一瞬间的决定,甚至有可能是脑子一热,或者误判之下做出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控制得了!

我不是基督徒,但是,借用基督徒的说法,我要为中国祈祷,特别是为东北老百姓,为京津冀鲁的老百姓祈祷。愿上帝赐福于你们!阿门!

Author: 李照原

今天是二〇一六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 每当我望着办公室窗外这满山遍野的红叶时,仿佛又看到了妈妈那慈祥的微笑。虽然她已于五年前以近九十岁高龄在波士顿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母亲的音容笑貌,始终珍藏在我的心里。触物思人,见景生情!

我的父母是医务工作者,他们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结识于一同供职的武汉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一九五六年,父母服从国家调动携家人和来自武汉,上海,北京各大医院的骨干医务人员,教师等来到山西省省会太原市,协助组建山西医学院及附属第一医院,和第二医院。就这样,父母在临床教学和救死扶伤的工作岗位上,勤勤肯肯地一直工作到退休。一九九〇年底父亲不幸病逝。全家人尤其是母亲悲痛欲绝。为了让她避免触景生情,我于一九九三年开始为妈妈申请来加拿大和我们探亲团聚。但加国驻北京使馆一直等到一年后,才允许妈妈来加。一九九四年三月,她终于来到加拿大多伦多同我们一家人团聚。原本计划她在加国只住三个月,但由于身体状况不佳,我和我妻子想等妈妈身体好些时再定。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们于一九九五年十月从加拿大多伦多迁居美国波士顿。妈妈也一同和我们来到波士顿。美国与加拿大相似,也是一个移民的国家。不但有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还有许多来自中国东西南北中各地的华人华侨。有老一代华人的后裔,也有像我们这样新一代华人和他(她)们的父母。妈妈在波士顿认识了几位同是来自于中国大陆,并能谈得来的老年朋友。她们将她介绍到当地的基督教会。在那里,妈妈又得到重生。她认真学习圣经中的道理,努力完善自己的人生。

母亲是位外表平和但性格刚强的女人,她生长在基督教牧师的家庭,并亲历了抗日战争。我小的时候常听到她提起在抗战期间,她和同学们是如何躲避日本人,跟随学校照顾伤员日夜兼程从湖北襄阳到陕西汉中的经历。当时学校对学生的要求是十分苛刻的,例如,在上同济高级护校时,她们全班入学几十人,四年后只有她和另一位同学能够毕业。她常常教育我们要“平时如战时,战时如平时”,意思是平时我们要严格要求,认真准备,到“战时”才能沉着应对。另外,妈妈常自豪地说,因为恰巧是“O”型血,即全能输血者,她曾无数次输血给抢救中的病人。她受过严格的高等护理教育,长期在医院各科室做护士长及护理部的领导工作,有着丰富的护理理论和临床经验。她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对同事热忱帮助,对工作一丝不苟,对病人认真负责。因此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并常获得医院及所在科室的嘉奖。

由于多年的劳累成疾,母亲的心脏病越来越严重,后在美国查出是升主动脉瘤。医生建议尽早做更换升主动脉的手术。这是一个大手术,我反复询问心内科和心外科专家,权衡利弊,并征得哥哥,姐姐的同意。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母亲在波士顿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了体外循环,心脏升主动脉的更换手术。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当我看到母亲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心里一惊。她双眼紧闭,脸庞浮肿。主刀医生告诉我,手术比较顺利,就是有些出血的问题,总算止住了。之后母亲被推去监护室。

在我焦虑的心刚安稳下来时,主刀医生突然找我,告知母亲的手术部位还在出血,需要重回手术室,并要我同意。看着他焦虑的神情,我二话没说,马上回答OK。二次进手术室,从大约十点半到凌晨一点,这也许是我人生中的最难忘,也是最煎熬的两个半小时。兄弟姐妹远在中国,我妻在家里照看刚出生不久的二女儿, 因此当时手术室外的家属等待室里就我一个人。虽然曾有最坏的结果在我脑海里闪过,但我当时只能尽量控制自己,并期待医生能尽最大能力,挽救妈妈的生命。一会儿,教会的陈牧师也来到家属等待室,她和我一起祷告,祝妈妈平安。又等了一段时间,手术室的大门再次打开,主刀医生护送妈妈一起出来。看着我急切的眼神,他马上说,出血已经止住,应该没问题了。如释重负的我除了感谢医生和参与手术的医务人员外,也很感谢陈牧师能在最艰难的时刻,热心关心和支持我们!

我陪母亲度过了她人生的最后十七年半,虽然她体弱多病已不是从前的她,但她总是为儿女和孙儿女们着想,同时尽量不麻烦大家。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我们能多陪陪她。我的哥哥,姐姐在国内,不方便来美,我和妻子必须承担做儿女的责任,如妈妈的体检,看病,拿药,护理,交通,翻译,等等。后来,我姐姐退休后,短期来美协助我照顾母亲。在她老人家生命的最后几年,虽然已经行动不便,但她总是想着我们儿女和第三代,并愿上帝保佑我们!在妈妈生命的弥留之际,我的姐姐,姐夫专程从中国赶来,在重症监护病房见了妈妈最后一面。我当时问学医的姐姐,“妈妈这么多年都闯过来了,难道这次就……”。是的,永别了亲爱的母亲。不!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妈妈是在波士顿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秋天走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色彩斑斓的季节。每当我看到这满山遍野的红叶时,就想起了您。仿佛又看到了您的微笑,并亲切地说:“你们要好好地生活。不要挂念我,主耶稣会照顾好我的”。亲爱的妈妈,虽然您已驾鹤西去,但我的思念之情永在心间…...

二〇一六年十月九日

Author: 波士顿志敏

新的學期又開始了, 你們暑期都去哪裡玩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家的旅遊吧。

8月中旬時去哪里玩还没定下来。女儿说,她只去beach, 不用说就能猜到,目的是把她晒成tan(古銅色). 何苦来的呢,真是投错了胎,真应该生在印度家庭! 为了堵住老公的嘴,“什么花钱买罪受啦,太忙啦,不如在家里看电视啦”,我们的旅游必须滿足這3個條件: 1 必须在股票市场都关门的假期, 2 必须是从波士顿直飞可达到的地方。3 必须是 海灘Beach.

所以,利用勞動節長周末去Florida是首选。最后我們定了机票,星期五晚上9点从波士顿直飞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星期天晚上9点飞回来。一共是三天兩晚上!

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迈阿密beach的吧,但是劳德代尔堡( Fort Lauderdale)Beach 呢?

其实,當人們去迈阿密时大多是在 Fort Lauderdale下飛机,再乘坐45分钟的shuttle bus,或租车到迈阿密。原本我們也想去迈阿密Beach的。幾年前去過一次,住在一個從裡到外潔白如玉的白色賓館裡,那是一次純潔,高雅,安逸,舒適加美味的享受。但是突然发现,居然也有一个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 Beach.离机场只有7英哩路。都是海灘, 有多大差別?一查酒店,要比迈阿密便宜很多。我們就決定住在在Hilton Fort Lauderdale Beach Resort

很不運氣,我們到達酒店時,已經是星期六凌晨3點了。Jetblue 誤點了3個小時。出租車開到Fort Lauderdale Beach時,使我們驚訝的是,海灘是漆黑一片,安靜之極。只有裝嵌在路旁石頭矮圍牆上的黯淡的藍綠色熒光燈,可以讓你猜到對面是海灘。為什麼也沒有海風起?為什麼沒有聽到海浪聲?為什麼沒有聞到海草味?就算這個旅遊點已經暗淡無色,大海的海風,波浪絕不會因此在夜晚而消失吧?

4星級的Hilton Fort Lauderdale Beach Resort 沒有讓我們失望。他們把我們的一個標準間和一個一居室換成了一個兩居室。全家人住在一起,很高興。

星期六中午起來,從18層的陽台上望去,白色的沙灘,碧綠的海水,朵朵的白雲, 蔚藍的天空,真美呀。水里面,是身著花花綠綠詠服的大人小孩們在玩耍,沙灘上,是躺在張張躺椅上日光浴的美男美女。我們到了海邊,立即租了一個彩色大太陽傘,躲在裡面。太熱了! 下水嘍!海水很清澈,裡面沒有水草;海上,岸上居然連個海鷗,海鳥也沒有見到。嗷,這就是為什麼沒有海腥味到的原因吧!

我們試圖尋找一個當地有特色的餐廳。先從網上找起,找了半天,評價好的餐館好像都太遠了。我突然被一個本地人的評論吸引住:“自從她來到過這個餐館之後,每每和朋友家人出外吃飯,一定就去這家。”仔細一看,原來這家餐館就開在我們下榻的酒店裡!這個餐館叫做3S --- sun, surf and sand 的縮寫。服務員點菜時向我們介紹他們餐館的飲食風格是大家“分享”每一道菜! 就和我們中國人的習慣一樣!其實,他們每一道菜量不大,像開胃菜,但很有特色,製作精美,細膩,像一個個藝術品。味道美極了。我們在那裡的兩天晚餐,都是在那裡用餐的。這使我想起watertown的【Super Fusion Cuisine】老闆Sam做的每一道菜就是這種風格。
http://www.a2zbizonline.com/superfusion.html可惜我們光顧著吃了,好多菜都沒有照下來。

星期日一早,我們4從酒店步行10分鐘來到了附近的天然公園,Hugh Taylor Birch State Park. 只見大門上寫著,個人門票$2, 一輛車8$6. 我們剛想交八元,看門的小姐說,就當你們是一輛車吧,只收 6元。這好像並非是省了2元錢帶來的愉快,而是感受到Florida人是那麼Considerable ---體貼照顧。

一路進來,第一個讓我們興奮至極的是看到一隻大烏龜。 我們圍著它看,它一點也不害怕。大大方方地讓我們照相。晃著小腦袋,好像在對我們打招呼!這時我們看到一個牌子,上面寫著,請不要把烏龜(GopherTortoises帶走!它們是受到州的法律保護的。怪不得它天不怕地不怕,大有主人的風範!原來這是它的地盤!

我們後來才知道, 每年的3月到10月,是劳德代尔堡海滩上,See Turtles海龟产卵季节。將有大批海龟返回家鄉海滩产卵。大劳德代尔堡的沿岸居民和海滩游客帮助海龟在产卵季节,保持海滩清洁,了解筑巢地点,减少海滩附近人工照明。海龟是利用月光在水面上的反射找到自己入水的道路。人工照明會干擾海龜媽媽在海滩上筑巢孵化。這下子真相大白了,解釋了為什麼這裡的夜晚“黑漆漆靜悄悄”的。

炎熱的天氣,我們都滿頭大汗了。所以,我們決定去租自行車,在不遠的地方就每人租到了一輛,$12一個小時。

園裡最著名的是一顆巨大的“Banyon Tree”,榕树(also banian)。榕树(banian)是一种 無花果樹, 它是一種附生植物(植物生长在另一种植物上)。 吃水果的鳥兒把它的種子撒在其他樹的裂缝和罅隙中, 在那裡它開始发芽和向地面方向成長,落地生根。

這次的旅遊結束了,下一次去哪裡呢?希望大家給我們推薦一下你們去過的旅遊點吧,可是一定要滿足31 必须在股票市场都关门的假期期間, 2 必须是从波士顿直飞可达到的地方。3 必须是 海灘Beach (女兒說了,下次不去Beach 也行!)

Author: 波士顿志敏

最近遇到一些Lexington的朋友,問我,你的”Have a good weekend!" 怎麼不寫啦?想不到還有朋友惦念著它呢。挺高興的 :-)

不瞒你說,我2012年1月的車禍,出事啦,出大事啦!人家來告我了!保險公司幫我請了律師。這就說明保險公司比我還著急!我的車買了25萬的保險。咱們騎驢看賬本--走著瞧吧!到時候,再寫個故事請給大家聽聽吧!

下面聽我講一個小故事吧。

春 夏秋冬,我先生在家從不光腳走路。兩個星期前的週六, 兒童節的那天,他鬼使神差地光着腳下樓了,只聽得,”咚,咚,咚“ 三聲巨響,我心裡說“完了”,接著也連滾帶爬地跑出臥房,只見他坐在樓梯的最下邊,呲牙咧嘴的抱著腳。趕快問他1加1等於幾? 還好人沒有傻, 松了口氣,他可是我家的頂樑柱呀!
放上個冰袋,開車帶他去醫院!首先看一看有沒有骨折。因為他說腳跟“劇痛”!

在下班時間,你可以去 :
1. Urgent care, or --- 下班後的門診。
2. minor emergency room, or --- 大病但死不了的。
3. Emergency room. --- 有生命危險的,時間就是生命的病。

我 的經驗是先去Urgent care。不過你必須是那裡的病人,你才能在Lahey Clinic 看病呢。(自費可能都收吧)。好處是,時間比Emergency room 快多了。萬一你的病屬於“急診”,護士就會推著你,護送你到Emergency room. 這樣一來,你看病的優先級好像會高一些。再就是, 我們的保險看急診時要付$100 的 deductible 。不過可別為了省錢,耽誤了大病。一般自己該去哪裡,心裡是有數的。對吧?

到了5分 鐘後,就輪到他了,快吧!護士問他從多高的地方摔下來的? 他說 7,8層樓梯吧。護士一聽,就把他送到急診室了。她說,她害怕他其他地方會有影響,要全面檢查一下。在急診室裡,登記,會見門口的護士是第一關。我一見到 門口的護士,就說,我們最怕看急診了,一等就是好幾個小時才能見到醫生。她說,這次你看一看是不是會快一些了。
她檢查了一下,決定把他送到 Minor emergent room. 因為,他除了腳底痛,其他地方沒有事。護士給他開了透視的處方---這一點是一個最大的改進!以前,一定要等醫生開處方去透視的, 所以等得時間特別長。

我 自告奮勇地說,我推他去吧 (節省時間!)。護士說,本應該可以的, 但是你沒有Key,要穿過 Emergency room 的。規矩變了,看來好久沒有看急診了 --- 很榮幸家裡老人身體都不錯。(knock the wood! Knock the wood!).

透 視結果出來時,醫生來檢查了。第一句話就說“好消息,你沒有骨折!” 一塊石頭落地了。大概前後兩個小時吧,病看完了。醫生給他配了一對拐杖,這是他有生以來的第一對拐杖!再有把腳關節用一個硬朔料固定,要他開始吃 Advil 止痛,就可以走路了。我推著他出門時,門口的護士對我說,“not bad, right?", 我知道她指的是“時間"! Right ! pretty fast this time!!!
先生並沒有按醫囑辦事,沒有吃Advil --- 也是我的不是,我沒有去給他買。頭幾天,拄著拐去上班的,2天后,不用拐了,但是只能用腳尖著地。至少他的手解放出來。他下班回來,往沙發一躺,像大爺一 樣,拿飯來!倒茶去!把我支呼得團團轉。他終於可以”問心無愧“地一晚一晚地看電視了。星期六,他楞是躺在那裡看了一整天的電視!

一個星期過去 了, 他還是用腳尖著地走路,說是腳跟還很痛。正巧,好朋友Ginny來我家,立即推薦一個專治“腳”扭傷“的專家!人家原來是廣東足球隊的隨隊醫生!那是給” 金腳“看病的醫生!在波士頓開診所已經20年了!Ginny 說她跳舞隊的倆個朋友的腳都讓他治好了!其實,我早就讓他去做按摩,他不要去。現在他發現,他的那隻腳由於老是用腳尖走路,都快變形了。加上朋友的大力推 薦,他答應了。

星期一,六月10日,他自己打電話和醫生診所約了時間,下午我陪他去中國城拜見這位專家---袁醫生。袁醫生,個子不高,身材很好. 見到我們時的表情“不卑不亢”,靜靜地聽先生講他的腳。Ginny已經告訴我們他是一個很“低調”,很正直的人。

袁 醫生認真檢查了先生的腳,告訴他,你要走,還要跑!你老不活動,肌肉和韌帶已經粘粘了!先生說,他以為痛就不應該動呢。袁醫生用自作的料酒給他按摩。先生 說,感覺手法恰到好處,很舒服,不很痛。袁醫生說他在把粘粘揉開。治療一共30分鐘。$50. 我問袁醫生,為什麼你不看1個小時呢?人家大老遠來的,總希望多被看點時間。 他說,30分鐘就夠了,起到應有的作用了。多做也沒有用,是浪費。他的診所並非繁忙。估計每天的病人不很多。他完全有時間讓病人多看一些時間,多收一些錢 的。 可以看出,他對錢看得很"淡“。他很喜歡運動,每天都去游泳,每個星期都會去踢球,打網球。 是一個對生活充滿著熱愛的人!

最後,袁醫生把先生的腳用綁帶固定好。囑咐他痛也要走!

星期四,六月13日我們再去見袁醫生時,先生的腳跟已經完全落地了。只是還有些痛,還能看出不協調來。
一 回生,二回熟,我開始和袁醫生聊天了。說實話,在我心目中,能做國家級,省級的隨隊醫生好像都很了不起的。黃玉醫生的老師,一個很有名的紐約針灸醫師以前 就是福建什麼隊的隨隊醫生。 他的針灸技術是一流的。病人不給預約的,看他的病人先來先看。所以一大早來排隊病人大有人在,有時要等幾個小時。

我很好奇地問袁醫生,你是怎麼進的省足球隊的?他笑著回答我, 是畢業後分配去的!原來袁醫生是廣東中山大學醫學院畢業的正規醫生!他在大學時,竟是足球隊隊長!沒準是這個緣份把他分配到那裡的。他在那裡做了十幾年,直到移民來到波士頓。

我問他, 你是不是看了成百上千只腳了呀? “看見人,我不一定認識,但是一觸摸到腳時,我就知道他是誰了!” ---- 哇!這就是一個治療腳傷醫生的最高境界吧!!! 我真的好感動!
他又耐心地解答我問的很多有關治療問題。

我問:一般扭傷,都要立刻放冰袋上去,為什麼呢?
他答:冰袋的主要作用是止血。也有止痛的作用。

我問:扭傷,摔傷時,骨折時,什麼情況好治療,什麼情況不好治呢?
他答:骨折是容易好的,因為骨頭本身有代謝。肌肉,韌帶扭傷是可以治的,最難的是軟骨,軟組織,沒有血管,很難恢復。像半月板損傷,可能就會永久損傷,不能恢復了。骨折離關節越近越不好治。

我問:一個人扭傷了,是要先去醫院呢,還是先來看你呢?
他答,都可以。去醫院拍片子,打石膏,做基本的處理。這些誰都可以做。保險在醫院可以用。(他不收保險的, 太麻煩)。所以去醫院吧。之後,穩定了, 來看我就可以了。我可以幫助調理, 矯正。教病人如何鍛煉。剛扭傷时,最重要的是“固定”。

讓他手一摸,就能知道你是不是骨折,傷到哪根筋了,等等。這叫”經驗“+本事!他是科班出身,所以他認為一定是學過解剖學的人才能真正了解身體的構造!才能對症下藥。正確地按摩。
到今天為止,先生已經可以完全正常走路了,還在家裡小跑了一圈呢(不過,你問他,他還會說”痛“!)。從先生這件“小傷”事件上,我學到很多。專家就是專家!如果先生再早一個星期去看袁醫生,他的腳就一定會在一個星期前癒合!

可能是“職業”的原因吧,但凡我有幸遇到一個有本事,敬業的,人品好的專家時,我都會有這麼一種衝動:要把他們介紹給全波士頓的華人,讓大家和我一起分享他/她的專長,和享受到TA的服務!我們在波士頓生活,人才濟濟,太幸運了!

(未經袁醫生審查,若有不對的地方,一定是我的筆誤,請原諒)
袁醫生的通訊方式是:


袁志佳

65 Harrison Ave, suite 307 Boston Ma 02111 617-3380028   617-3384539

 

Pages

46162 reads
Subscribe to RSS - 其它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