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

Author: 波士顿志敏

恳请朋友们为小女: 电子竞技选手王儒枚“HAFU" 投票! Please VOTE for our daughter Rumay“HAFU”Wang!
From Rumay “Hafu” Wang:
Dear Friends, 
i'm a budlight all-star nominee -- people can vote 5 times a day for 2 weeks
https://budlightallstars.com/
^ if you want to help me out

winner gets $30,000
thanks

-- 
Rumay "Hafu" Wang
www.itshafu.com
t: @itshafu
f: /itshafu

亲爱的朋友们,
Dear Friends,

我们很高兴地告诉大家,美国电子竞技赛女选手王儒枚(HAFU)被全球优质啤酒品牌[百威啤酒(Bud Light )] 提名,有幸参加4个知名的电子竞技游戏的“All Star - 全美电子竞技明星”选拔投票!

在下面2 周里,如果谁能够获得16 人中最高票数,谁就可以获得3万美元(21万人民币)的奖金!

作为HAFU的父母,我们为小女成为世界第一位女性几次获得全美和世界电子竞技赛冠军而感到骄傲!
在此我们恳请朋友们为她投下珍贵的一票!  

投票规则: 
1. 连续两周时间里 从2017年5月26日起,每一天一共能够连续投票5 次!

2. 必须为4 组游戏中的每个游戏组都要投选其中一人。
    所以请每一次都在最后一组投“Hafu", 
    而在其他组每次投选不同的人,以增加HAFU被选上的机率。

操作程序:

1. 点击下面投票网站
https://budlightallstars.com

2. 填写生日
你必须是21 岁以上。
填写生日的顺序是 日-月-年 (Day- month - year)
例如: 21 01 1970
请按“ENTER” 键

3. 选第一,第二,第三组中的一位
(请在每天5次中的每一次,尽量选不同的人)
在所选的名字下,按 选举 -“VOTE”。

4. 请在小女HAFU的名下,
(1)按 选举 - “VOTE”。
(2)按递交 – “SUBMIT”

(3) 第一次投票,要求你填写你的邮件地址,然后按 右边的“vote”

5. 成功后,你会得到下面一页的返回:

6请重复第3步,投另外4张票!

我们再次万分感激大家对HAFU的支持和帮助!

王儒枚“HAFU" 的父母:
王辅兴
施志敏 (@波士顿志敏)

Author: 邓世午

东北亚的局势,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中国如何应对,是个头疼的问题。

吃瓜群众里,有力挺某国的,也有盼望美帝消灭近三的,也有更多的群众不知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我就是不知应该怎么办的吃瓜群众之一。如果非要归类,我也只能属于心忧的群众。

虽然说具体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有些大原则还是有点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教于大方吧。

中国从1949年以来的外交,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一言以蔽之,是赔本赚吆喝,也就是说,到处撒钱,换取一点道义上或者舆论上的支持。 是否上算? 我看是不上算的。以中国的体量,闷起头来搞建设,经济发达了,国家富裕了,别人自然就不敢小视。自己穷得叮当响,瘦得皮包骨,一阵风都可以吹倒,养了几头猪,却舍不得自己吃,非要把肉送二斤给东家,再送五斤给西家,别人吃完了,嘴一抹,照样瞧不起你。就算是道义上表示点支持,让你感觉好一点,在现实中又有什么用?所以,在自己的老百姓还在受苦的时候,为了领袖的虚名,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实在是太冤了。

瞧不起也就罢了,问题是常常养出白眼狼,养肥了,就翻脸不认人,冷不丁就咬你一口。凡是最亲密的朋友,往往脸一变就是最危险的敌人。想当年中国往苏联一边倒,最后呢?两国兵戎相见,据说要不是美国出手相助,早就吃了不知几颗核弹了。

跟苏联闹翻了,还不算吃亏最大的。毕竟,苏联还给了中国巨大的物质,技术和政治支持。中苏之间的交往,谁吃亏,谁占便宜,我还真不敢说。甚至可以说,中苏闹翻了,责任在谁,现在也还没有定论。

但是跟周边的某些国家,账还是很容易算的,可以说一眼就可以看出,中国实在是当了太大的冤大头。而且,得益最大最多的,就是那个最翻脸不认人的。

翻脸不认人也就罢了,有人还居然搞出了原子弹,甚至很快就要搞出氢弹了,这其中的巨大危险可不是一句翻脸不认人那么轻松。

就好比一个大户人家,有豪宅一大套,旁边有个窝棚里住着自家从前收养的二混子。二混子不务正业,整天在窝棚里鼓捣炸弹。万一哪天炸弹威力太大,把窝棚炸掉不可惜,把大户人家的豪宅炸掉一大块, 那不就太惨了?试问又有哪个大户人家会愿意自己收养的二混子在自己住的宅子旁边鼓捣炸弹呢?那还不得一发现苗头就立刻打上三百大板, 拆除所有的研制炸药的设备,以确保自家宅邸的安全?

单单炸弹威力太大,爆炸的范围超出窝棚的范围,殃及养父的宅邸,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二混子恨自己的养父对自己的支持力度不够,反目成仇,甚至对养父恨之入骨,没准儿会把炸弹搬到养父家里的主卧房甚至大客厅去爆炸。

这种可能性有多大?我看某公是个狠角色。看看他上台以后一系列的作为,比如杀掉自己的姑父,大举剪除异己,那么,他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

问题还在于,治国者难道能够把希望寄托在此公能够大发慈悲上吗?倘若他不发慈悲呢?倘若他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铤而走险呢?你能拿千万人的生命做赌注来打这个赌吗?

纵容某国发展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者说,没有制止某国发展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是世界上几个大国的巨大错误,特别是中国所犯下的巨大错误,因为就炸弹潜在的危害来说,所构成的危险对中国最大。美国远在天边,苏联的重心也在西部,只有中国离的最近,且中国的经济政治中心都在大炸弹的周边,躲都没处躲。所以,中国是最最应该首先制止某国发展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

可惜的是,中国制定政策的人终于把一只白眼狼养大了,养肥了。这头白眼狼随时都有可能反咬养父一大口,甚至咬掉一条腿都未可知。

赵匡胤曾经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酣睡尚且不行,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鼓捣那么大的炸弹?

既然已经犯下了这么巨大的错误,亡羊要赶快补牢,消除这个大炸弹的威胁,这才是中国领导人的当务之急!核弹在美国的手里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没有国会授权,美国的核弹大概不会轻易扔出去。但是,在某国手里,就难说了。那也就是一个人的一瞬间的决定,甚至有可能是脑子一热,或者误判之下做出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控制得了!

我不是基督徒,但是,借用基督徒的说法,我要为中国祈祷,特别是为东北老百姓,为京津冀鲁的老百姓祈祷。愿上帝赐福于你们!阿门!

Author: 李照原

今天是二〇一六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 每当我望着办公室窗外这满山遍野的红叶时,仿佛又看到了妈妈那慈祥的微笑。虽然她已于五年前以近九十岁高龄在波士顿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母亲的音容笑貌,始终珍藏在我的心里。触物思人,见景生情!

我的父母是医务工作者,他们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结识于一同供职的武汉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一九五六年,父母服从国家调动携家人和来自武汉,上海,北京各大医院的骨干医务人员,教师等来到山西省省会太原市,协助组建山西医学院及附属第一医院,和第二医院。就这样,父母在临床教学和救死扶伤的工作岗位上,勤勤肯肯地一直工作到退休。一九九〇年底父亲不幸病逝。全家人尤其是母亲悲痛欲绝。为了让她避免触景生情,我于一九九三年开始为妈妈申请来加拿大和我们探亲团聚。但加国驻北京使馆一直等到一年后,才允许妈妈来加。一九九四年三月,她终于来到加拿大多伦多同我们一家人团聚。原本计划她在加国只住三个月,但由于身体状况不佳,我和我妻子想等妈妈身体好些时再定。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们于一九九五年十月从加拿大多伦多迁居美国波士顿。妈妈也一同和我们来到波士顿。美国与加拿大相似,也是一个移民的国家。不但有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还有许多来自中国东西南北中各地的华人华侨。有老一代华人的后裔,也有像我们这样新一代华人和他(她)们的父母。妈妈在波士顿认识了几位同是来自于中国大陆,并能谈得来的老年朋友。她们将她介绍到当地的基督教会。在那里,妈妈又得到重生。她认真学习圣经中的道理,努力完善自己的人生。

母亲是位外表平和但性格刚强的女人,她生长在基督教牧师的家庭,并亲历了抗日战争。我小的时候常听到她提起在抗战期间,她和同学们是如何躲避日本人,跟随学校照顾伤员日夜兼程从湖北襄阳到陕西汉中的经历。当时学校对学生的要求是十分苛刻的,例如,在上同济高级护校时,她们全班入学几十人,四年后只有她和另一位同学能够毕业。她常常教育我们要“平时如战时,战时如平时”,意思是平时我们要严格要求,认真准备,到“战时”才能沉着应对。另外,妈妈常自豪地说,因为恰巧是“O”型血,即全能输血者,她曾无数次输血给抢救中的病人。她受过严格的高等护理教育,长期在医院各科室做护士长及护理部的领导工作,有着丰富的护理理论和临床经验。她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对同事热忱帮助,对工作一丝不苟,对病人认真负责。因此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并常获得医院及所在科室的嘉奖。

由于多年的劳累成疾,母亲的心脏病越来越严重,后在美国查出是升主动脉瘤。医生建议尽早做更换升主动脉的手术。这是一个大手术,我反复询问心内科和心外科专家,权衡利弊,并征得哥哥,姐姐的同意。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母亲在波士顿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了体外循环,心脏升主动脉的更换手术。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当我看到母亲刚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心里一惊。她双眼紧闭,脸庞浮肿。主刀医生告诉我,手术比较顺利,就是有些出血的问题,总算止住了。之后母亲被推去监护室。

在我焦虑的心刚安稳下来时,主刀医生突然找我,告知母亲的手术部位还在出血,需要重回手术室,并要我同意。看着他焦虑的神情,我二话没说,马上回答OK。二次进手术室,从大约十点半到凌晨一点,这也许是我人生中的最难忘,也是最煎熬的两个半小时。兄弟姐妹远在中国,我妻在家里照看刚出生不久的二女儿, 因此当时手术室外的家属等待室里就我一个人。虽然曾有最坏的结果在我脑海里闪过,但我当时只能尽量控制自己,并期待医生能尽最大能力,挽救妈妈的生命。一会儿,教会的陈牧师也来到家属等待室,她和我一起祷告,祝妈妈平安。又等了一段时间,手术室的大门再次打开,主刀医生护送妈妈一起出来。看着我急切的眼神,他马上说,出血已经止住,应该没问题了。如释重负的我除了感谢医生和参与手术的医务人员外,也很感谢陈牧师能在最艰难的时刻,热心关心和支持我们!

我陪母亲度过了她人生的最后十七年半,虽然她体弱多病已不是从前的她,但她总是为儿女和孙儿女们着想,同时尽量不麻烦大家。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我们能多陪陪她。我的哥哥,姐姐在国内,不方便来美,我和妻子必须承担做儿女的责任,如妈妈的体检,看病,拿药,护理,交通,翻译,等等。后来,我姐姐退休后,短期来美协助我照顾母亲。在她老人家生命的最后几年,虽然已经行动不便,但她总是想着我们儿女和第三代,并愿上帝保佑我们!在妈妈生命的弥留之际,我的姐姐,姐夫专程从中国赶来,在重症监护病房见了妈妈最后一面。我当时问学医的姐姐,“妈妈这么多年都闯过来了,难道这次就……”。是的,永别了亲爱的母亲。不!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妈妈是在波士顿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秋天走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色彩斑斓的季节。每当我看到这满山遍野的红叶时,就想起了您。仿佛又看到了您的微笑,并亲切地说:“你们要好好地生活。不要挂念我,主耶稣会照顾好我的”。亲爱的妈妈,虽然您已驾鹤西去,但我的思念之情永在心间…...

二〇一六年十月九日

Author: 波士顿志敏

新的學期又開始了, 你們暑期都去哪裡玩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家的旅遊吧。

8月中旬時去哪里玩还没定下来。女儿说,她只去beach, 不用说就能猜到,目的是把她晒成tan(古銅色). 何苦来的呢,真是投错了胎,真应该生在印度家庭! 为了堵住老公的嘴,“什么花钱买罪受啦,太忙啦,不如在家里看电视啦”,我们的旅游必须滿足這3個條件: 1 必须在股票市场都关门的假期, 2 必须是从波士顿直飞可达到的地方。3 必须是 海灘Beach.

所以,利用勞動節長周末去Florida是首选。最后我們定了机票,星期五晚上9点从波士顿直飞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星期天晚上9点飞回来。一共是三天兩晚上!

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迈阿密beach的吧,但是劳德代尔堡( Fort Lauderdale)Beach 呢?

其实,當人們去迈阿密时大多是在 Fort Lauderdale下飛机,再乘坐45分钟的shuttle bus,或租车到迈阿密。原本我們也想去迈阿密Beach的。幾年前去過一次,住在一個從裡到外潔白如玉的白色賓館裡,那是一次純潔,高雅,安逸,舒適加美味的享受。但是突然发现,居然也有一个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 Beach.离机场只有7英哩路。都是海灘, 有多大差別?一查酒店,要比迈阿密便宜很多。我們就決定住在在Hilton Fort Lauderdale Beach Resort

很不運氣,我們到達酒店時,已經是星期六凌晨3點了。Jetblue 誤點了3個小時。出租車開到Fort Lauderdale Beach時,使我們驚訝的是,海灘是漆黑一片,安靜之極。只有裝嵌在路旁石頭矮圍牆上的黯淡的藍綠色熒光燈,可以讓你猜到對面是海灘。為什麼也沒有海風起?為什麼沒有聽到海浪聲?為什麼沒有聞到海草味?就算這個旅遊點已經暗淡無色,大海的海風,波浪絕不會因此在夜晚而消失吧?

4星級的Hilton Fort Lauderdale Beach Resort 沒有讓我們失望。他們把我們的一個標準間和一個一居室換成了一個兩居室。全家人住在一起,很高興。

星期六中午起來,從18層的陽台上望去,白色的沙灘,碧綠的海水,朵朵的白雲, 蔚藍的天空,真美呀。水里面,是身著花花綠綠詠服的大人小孩們在玩耍,沙灘上,是躺在張張躺椅上日光浴的美男美女。我們到了海邊,立即租了一個彩色大太陽傘,躲在裡面。太熱了! 下水嘍!海水很清澈,裡面沒有水草;海上,岸上居然連個海鷗,海鳥也沒有見到。嗷,這就是為什麼沒有海腥味到的原因吧!

我們試圖尋找一個當地有特色的餐廳。先從網上找起,找了半天,評價好的餐館好像都太遠了。我突然被一個本地人的評論吸引住:“自從她來到過這個餐館之後,每每和朋友家人出外吃飯,一定就去這家。”仔細一看,原來這家餐館就開在我們下榻的酒店裡!這個餐館叫做3S --- sun, surf and sand 的縮寫。服務員點菜時向我們介紹他們餐館的飲食風格是大家“分享”每一道菜! 就和我們中國人的習慣一樣!其實,他們每一道菜量不大,像開胃菜,但很有特色,製作精美,細膩,像一個個藝術品。味道美極了。我們在那裡的兩天晚餐,都是在那裡用餐的。這使我想起watertown的【Super Fusion Cuisine】老闆Sam做的每一道菜就是這種風格。
http://www.a2zbizonline.com/superfusion.html可惜我們光顧著吃了,好多菜都沒有照下來。

星期日一早,我們4從酒店步行10分鐘來到了附近的天然公園,Hugh Taylor Birch State Park. 只見大門上寫著,個人門票$2, 一輛車8$6. 我們剛想交八元,看門的小姐說,就當你們是一輛車吧,只收 6元。這好像並非是省了2元錢帶來的愉快,而是感受到Florida人是那麼Considerable ---體貼照顧。

一路進來,第一個讓我們興奮至極的是看到一隻大烏龜。 我們圍著它看,它一點也不害怕。大大方方地讓我們照相。晃著小腦袋,好像在對我們打招呼!這時我們看到一個牌子,上面寫著,請不要把烏龜(GopherTortoises帶走!它們是受到州的法律保護的。怪不得它天不怕地不怕,大有主人的風範!原來這是它的地盤!

我們後來才知道, 每年的3月到10月,是劳德代尔堡海滩上,See Turtles海龟产卵季节。將有大批海龟返回家鄉海滩产卵。大劳德代尔堡的沿岸居民和海滩游客帮助海龟在产卵季节,保持海滩清洁,了解筑巢地点,减少海滩附近人工照明。海龟是利用月光在水面上的反射找到自己入水的道路。人工照明會干擾海龜媽媽在海滩上筑巢孵化。這下子真相大白了,解釋了為什麼這裡的夜晚“黑漆漆靜悄悄”的。

炎熱的天氣,我們都滿頭大汗了。所以,我們決定去租自行車,在不遠的地方就每人租到了一輛,$12一個小時。

園裡最著名的是一顆巨大的“Banyon Tree”,榕树(also banian)。榕树(banian)是一种 無花果樹, 它是一種附生植物(植物生长在另一种植物上)。 吃水果的鳥兒把它的種子撒在其他樹的裂缝和罅隙中, 在那裡它開始发芽和向地面方向成長,落地生根。

這次的旅遊結束了,下一次去哪裡呢?希望大家給我們推薦一下你們去過的旅遊點吧,可是一定要滿足31 必须在股票市场都关门的假期期間, 2 必须是从波士顿直飞可达到的地方。3 必须是 海灘Beach (女兒說了,下次不去Beach 也行!)

Author: 波士顿志敏

最近遇到一些Lexington的朋友,問我,你的”Have a good weekend!" 怎麼不寫啦?想不到還有朋友惦念著它呢。挺高興的 :-)

不瞒你說,我2012年1月的車禍,出事啦,出大事啦!人家來告我了!保險公司幫我請了律師。這就說明保險公司比我還著急!我的車買了25萬的保險。咱們騎驢看賬本--走著瞧吧!到時候,再寫個故事請給大家聽聽吧!

下面聽我講一個小故事吧。

春 夏秋冬,我先生在家從不光腳走路。兩個星期前的週六, 兒童節的那天,他鬼使神差地光着腳下樓了,只聽得,”咚,咚,咚“ 三聲巨響,我心裡說“完了”,接著也連滾帶爬地跑出臥房,只見他坐在樓梯的最下邊,呲牙咧嘴的抱著腳。趕快問他1加1等於幾? 還好人沒有傻, 松了口氣,他可是我家的頂樑柱呀!
放上個冰袋,開車帶他去醫院!首先看一看有沒有骨折。因為他說腳跟“劇痛”!

在下班時間,你可以去 :
1. Urgent care, or --- 下班後的門診。
2. minor emergency room, or --- 大病但死不了的。
3. Emergency room. --- 有生命危險的,時間就是生命的病。

我 的經驗是先去Urgent care。不過你必須是那裡的病人,你才能在Lahey Clinic 看病呢。(自費可能都收吧)。好處是,時間比Emergency room 快多了。萬一你的病屬於“急診”,護士就會推著你,護送你到Emergency room. 這樣一來,你看病的優先級好像會高一些。再就是, 我們的保險看急診時要付$100 的 deductible 。不過可別為了省錢,耽誤了大病。一般自己該去哪裡,心裡是有數的。對吧?

到了5分 鐘後,就輪到他了,快吧!護士問他從多高的地方摔下來的? 他說 7,8層樓梯吧。護士一聽,就把他送到急診室了。她說,她害怕他其他地方會有影響,要全面檢查一下。在急診室裡,登記,會見門口的護士是第一關。我一見到 門口的護士,就說,我們最怕看急診了,一等就是好幾個小時才能見到醫生。她說,這次你看一看是不是會快一些了。
她檢查了一下,決定把他送到 Minor emergent room. 因為,他除了腳底痛,其他地方沒有事。護士給他開了透視的處方---這一點是一個最大的改進!以前,一定要等醫生開處方去透視的, 所以等得時間特別長。

我 自告奮勇地說,我推他去吧 (節省時間!)。護士說,本應該可以的, 但是你沒有Key,要穿過 Emergency room 的。規矩變了,看來好久沒有看急診了 --- 很榮幸家裡老人身體都不錯。(knock the wood! Knock the wood!).

透 視結果出來時,醫生來檢查了。第一句話就說“好消息,你沒有骨折!” 一塊石頭落地了。大概前後兩個小時吧,病看完了。醫生給他配了一對拐杖,這是他有生以來的第一對拐杖!再有把腳關節用一個硬朔料固定,要他開始吃 Advil 止痛,就可以走路了。我推著他出門時,門口的護士對我說,“not bad, right?", 我知道她指的是“時間"! Right ! pretty fast this time!!!
先生並沒有按醫囑辦事,沒有吃Advil --- 也是我的不是,我沒有去給他買。頭幾天,拄著拐去上班的,2天后,不用拐了,但是只能用腳尖著地。至少他的手解放出來。他下班回來,往沙發一躺,像大爺一 樣,拿飯來!倒茶去!把我支呼得團團轉。他終於可以”問心無愧“地一晚一晚地看電視了。星期六,他楞是躺在那裡看了一整天的電視!

一個星期過去 了, 他還是用腳尖著地走路,說是腳跟還很痛。正巧,好朋友Ginny來我家,立即推薦一個專治“腳”扭傷“的專家!人家原來是廣東足球隊的隨隊醫生!那是給” 金腳“看病的醫生!在波士頓開診所已經20年了!Ginny 說她跳舞隊的倆個朋友的腳都讓他治好了!其實,我早就讓他去做按摩,他不要去。現在他發現,他的那隻腳由於老是用腳尖走路,都快變形了。加上朋友的大力推 薦,他答應了。

星期一,六月10日,他自己打電話和醫生診所約了時間,下午我陪他去中國城拜見這位專家---袁醫生。袁醫生,個子不高,身材很好. 見到我們時的表情“不卑不亢”,靜靜地聽先生講他的腳。Ginny已經告訴我們他是一個很“低調”,很正直的人。

袁 醫生認真檢查了先生的腳,告訴他,你要走,還要跑!你老不活動,肌肉和韌帶已經粘粘了!先生說,他以為痛就不應該動呢。袁醫生用自作的料酒給他按摩。先生 說,感覺手法恰到好處,很舒服,不很痛。袁醫生說他在把粘粘揉開。治療一共30分鐘。$50. 我問袁醫生,為什麼你不看1個小時呢?人家大老遠來的,總希望多被看點時間。 他說,30分鐘就夠了,起到應有的作用了。多做也沒有用,是浪費。他的診所並非繁忙。估計每天的病人不很多。他完全有時間讓病人多看一些時間,多收一些錢 的。 可以看出,他對錢看得很"淡“。他很喜歡運動,每天都去游泳,每個星期都會去踢球,打網球。 是一個對生活充滿著熱愛的人!

最後,袁醫生把先生的腳用綁帶固定好。囑咐他痛也要走!

星期四,六月13日我們再去見袁醫生時,先生的腳跟已經完全落地了。只是還有些痛,還能看出不協調來。
一 回生,二回熟,我開始和袁醫生聊天了。說實話,在我心目中,能做國家級,省級的隨隊醫生好像都很了不起的。黃玉醫生的老師,一個很有名的紐約針灸醫師以前 就是福建什麼隊的隨隊醫生。 他的針灸技術是一流的。病人不給預約的,看他的病人先來先看。所以一大早來排隊病人大有人在,有時要等幾個小時。

我很好奇地問袁醫生,你是怎麼進的省足球隊的?他笑著回答我, 是畢業後分配去的!原來袁醫生是廣東中山大學醫學院畢業的正規醫生!他在大學時,竟是足球隊隊長!沒準是這個緣份把他分配到那裡的。他在那裡做了十幾年,直到移民來到波士頓。

我問他, 你是不是看了成百上千只腳了呀? “看見人,我不一定認識,但是一觸摸到腳時,我就知道他是誰了!” ---- 哇!這就是一個治療腳傷醫生的最高境界吧!!! 我真的好感動!
他又耐心地解答我問的很多有關治療問題。

我問:一般扭傷,都要立刻放冰袋上去,為什麼呢?
他答:冰袋的主要作用是止血。也有止痛的作用。

我問:扭傷,摔傷時,骨折時,什麼情況好治療,什麼情況不好治呢?
他答:骨折是容易好的,因為骨頭本身有代謝。肌肉,韌帶扭傷是可以治的,最難的是軟骨,軟組織,沒有血管,很難恢復。像半月板損傷,可能就會永久損傷,不能恢復了。骨折離關節越近越不好治。

我問:一個人扭傷了,是要先去醫院呢,還是先來看你呢?
他答,都可以。去醫院拍片子,打石膏,做基本的處理。這些誰都可以做。保險在醫院可以用。(他不收保險的, 太麻煩)。所以去醫院吧。之後,穩定了, 來看我就可以了。我可以幫助調理, 矯正。教病人如何鍛煉。剛扭傷时,最重要的是“固定”。

讓他手一摸,就能知道你是不是骨折,傷到哪根筋了,等等。這叫”經驗“+本事!他是科班出身,所以他認為一定是學過解剖學的人才能真正了解身體的構造!才能對症下藥。正確地按摩。
到今天為止,先生已經可以完全正常走路了,還在家裡小跑了一圈呢(不過,你問他,他還會說”痛“!)。從先生這件“小傷”事件上,我學到很多。專家就是專家!如果先生再早一個星期去看袁醫生,他的腳就一定會在一個星期前癒合!

可能是“職業”的原因吧,但凡我有幸遇到一個有本事,敬業的,人品好的專家時,我都會有這麼一種衝動:要把他們介紹給全波士頓的華人,讓大家和我一起分享他/她的專長,和享受到TA的服務!我們在波士頓生活,人才濟濟,太幸運了!

(未經袁醫生審查,若有不對的地方,一定是我的筆誤,請原諒)
袁醫生的通訊方式是:


袁志佳

65 Harrison Ave, suite 307 Boston Ma 02111 617-3380028   617-3384539

 

Author: 戴晨方律師

如果你被别人起诉了,马上会想到如果官司输了如何保护自己的资产。有些人耍小聪明,把财产转给丈夫或妻子、孩子、或亲戚,暗地达成协议,等官司结束, 风声过去后, 再拿回财产。这个策略在法律上有很多问题。 如果这个转让最终暴露,将很有可能被定义为“欺诈性转让”,法院会判决该转让无效。你可能会说,我隐瞒。隐瞒也有问题。当你在诉讼过程中参加 取证或聆讯, 被问及你是否转让了你的资产,如果你的回答是个谎话,伪证是刑事罪,还有可能坐牢。所以,不要自欺欺人,这样的转让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 而且,转让财产被认为馈赠,可能产生报税义务。故意隐瞒馈赠和偷税是刑事罪。 这些财产成为了被转让人的资产,因此暴露给被转让人的债权人。万一财产被转让人死亡了呢?所有的秘密安排都被埋葬了。

更多作者信息: WWW.YOURGOTOLAWYER.BLOGSPOT.COM
Author: 邓世午

当今世界的老少配, 在中国人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两对:杨振宁和翁帆;默多克和邓文迪。

杨振宁和翁帆这一对,骂的人多,褒扬的人少,似乎有不少人恨得牙痒痒的。而默多克和邓文迪这一对, 从网民的评论来看, 骂的人不少,力挺的人也挺多。

为什么会这样?我猜测是杨振宁虽然是个名人, 但是在国人的心目中, 他的资本不足以续娶那么年轻的妻子,因而才招来那么多人骂。国人讲究门当户对,公平交易,支付女人一生只能保持一段时间的青春美貌,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当然要有相应的回报。老少配双方的年龄反差越大,回报就应该越高。这回报只能是金钱和地位。翁帆同杨结婚时年方二十八,亭亭玉立,光彩照人,杨振宁年已八十二,步履蹒跚,老态龙钟,反差不可谓不大, 回报当然应该高, 才符合国人的期望值,才有可能不招骂。而杨振宁是个“穷”知识分子,用国人的话说, 是一个过气的科学家,靠着一点老本在过日子,既没有多少钱财, 又没有多少地位(在国人的心目中,当官发财才有地位),他也没比我强多少嘛! 他能, 为什么我不能?国人多愤愤不平,也就不奇怪了。

默多克和邓文迪则不同。在国人心目中, 虽然默多克也是个糟老头子,但是他同邓文迪的年龄反差没有杨与翁之间那么大。他比邓文迪大32岁, 远远小于杨和翁之间的54岁;他富可敌国,比杨振宁高出几个数量级;他属于真正的名流,在欧美上层社会里如鱼得水, 而杨振宁则只是在中国人中间有名而已;邓文迪嫁给默多克,从此风光无限,而翁帆嫁给杨振宁,似乎没有得到什么。所以, 国人骂杨和翁的结合, 都认为翁帆不值。而邓文迪嫁给默多克, 国人有很多认为很值, 甚至认为邓文迪能在如云的西洋美女中脱颖而出,得到默多克这么一个超级精明的超级犹太富翁的青睐,是为中国女人争了光。在笑贫不笑娼的当代社会,国人羡慕邓文迪也就可以理解了。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这两对婚姻都是一种交换。至于值还是不值, 大概只有翁帆和邓文迪最清楚。

邓文迪是个有能耐,有心计的女人。她的奋斗史,真可以写成小说, 拍成电影。这些年,她算是着着实实风光了一把。就凭她的名气所能带来的物质财富,此生也可享用不尽了,且不必说她现有的,从婚姻中所能得到的财富。看她穿梭于欧美上层社会和中国的名流明星之间,似乎处处逢源。不过,欧美的上层社会之所以接纳邓文迪,大概主要还是她头上那顶默多克太太的光环。如果这顶光环褪下,人家还会买她的账吗?我实在怀疑。世态炎凉,人走茶凉,今非昔比,狗眼看人,等等,等等,邓文迪很可能会体验一把。

默多克当年同已结婚三十多年的第二任妻子离婚,离婚后17天就续娶邓文迪,说明两个问题:第一, 邓文迪太有魅力, 太有能耐;第二, 默多克太绝情, 太狠心。所以, 小三如果遇到可心的已婚男人,即便成功上位,也面临着将来被以同样方式扫地出门的可能。对前妻能做的事, 对后妻也可以做; 对小三能做的事, 对小四更可以做。

有人评论说, 邓文迪被一棍子打懵了。其实,以邓文迪之聪明, 又何至于懵?默多克再糊涂, 在82岁的高龄,毅然离婚,要说邓文迪不明白其中原因,实在是说不过去,只是双方都不愿意对公众明说而已。

要说默多克釜底抽薪,邓文迪前景黯淡,应该不算过分吧?

Author: Nana
我与朋友们两年不见,再约起的时候,我一边说吃什么都好,一边又不停否决一位东城仁波切提出的日餐,粤菜,五道营苍蝇馆,因为他在吃上的品味和运气一向很差。上次在二十年前,把我带去工体一个不怎么样的巴西烤肉,结果老板死了,在成都带我们去吃重庆火锅,成都地震了,昨天伊又二五眼错过一餐丰盛的大董,不一而足。 我一心想着国贸烤翅,双井烤串,烤玉米,烤生蚝,烤鱿鱼,饥肠辘辘到即使老鼠肉也凑合吃了。后来终于决定约在朝阳大悦城。 和女友走在地库里,我说大悦城这个地方风水不好,有人跳过楼,有人被杀,还有什么东西掉下来砸到人,然后我们就上了那个长长长长的扶梯,从一楼直通到五楼,我给她讲一个朋友的大脚趾是怎样插进了滚梯的接缝,好不容易拔出来,皮开肉绽。。。 朝阳大悦城有很多很多,很多餐厅,作为臭名昭著的朝阳群众,我们去的那个餐厅还蛮好的,坐在外面,可以假想是巴黎的马路边。 桌子上摆着一个牌子,写着生死之交。服务员都戴着面纱,端着一盘杯子,让我们选个自己喜欢的,这点小个性,寡人很中意。服务员又端上一盆虾片,比海底捞的也好吃得多。 服务员递上菜单第一句话就说,我们的Wi-Fi是XXXX,密码是林黛玉全拼。我和女友面面相觑,心想密码怎么不是夏金桂呀,天生一对璧人。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打开菜单,看到头等舱和商务舱套餐,我就乱了阵脚,觉得头等舱也好商务舱也好,后来明白烤串不在套餐之内,要单点,就放弃了套餐的念头。仁波切大手一挥,告诉服务员,从第一支烤串开始,到最后一支,各来一到三个。慢慢桌子上就摆满各种烤串了。 这家店的羊肉,是按照部位细分了来卖的,第一个上来的是黄瓜条,大概是羊的脊椎部位。我吃了第一口,告诉大家,我要给他家写篇软文。 之后烤羊腰就上来了,仁波切盛情邀请我俩吃一口,我俩均表示,这辈子没吃过,今天也不打算吃。仁波切自己把一对都吃了,然后说了俩字儿,嗯。。。嗯。。。我和女友关切的问,怎么样?怎么样啊? 仁波切说,嗯。。。服务员,再来一串。 堆成小山似的烤串们,就这样默默地成了平原,仁波切又来了一轮,渐成高原。他邀请我们吃板筋和蹄筋,我才知道,板筋和蹄筋的差别是,一个很硬,嚼不烂,一个软。 仁波切又问我们吃不吃爆肚,我说这辈子没吃过,也不打算吃。他就开始推荐八大胡同的爆肚了,我去看看还行,但食量有限,就不拿爆肚占有限的胃口了。就像仁波切笃信佛教,即使去八大胡同,也就是遛遛弯的意思一样。

 wanjiaweb Boston

这是店中甜点,蜂窝煤。真的会烧起来呢。 直到肌肉型男出现的时候,仁波切已经开始和我们大谈阴阳双虚的中医道理了。我和女友早就吃不下,于是一起缅怀一年前去世的王里奥。 王里奥信中医的阴魂一定时刻护佑着我们,我们不仅不悲伤,反而很快乐。虽然我想,如果他不死掉,我们肯定会更开心一点。 这次回北京,只要朋友见面,就很难不谈到创业。谁又投了谁,谁又做了什么,从大天使到ABCDE轮,分别什么app加什么概念,哈佛毕业马佳佳真真假假地充斥着朋友圈。创业比股市更加梦幻,我堂堂帝都,京城最不成问题的,就是钱。 这时,有另一个朋友发了消息来,问我们散了没有。我说没,但服务员已经在刷地板了,他说后天就去硅谷,还是去创业。 赞叹啊,中国经济能不好吗?现在大家不是在创业,就是在去创业的路上。我这都认识的是些什么人哪。 我自认是他们中最努力上进的,觉得很受鼓舞,紧接着看到文章说,雕爷的河狸家美发O2O也要上线了,心想怪不得雕爷成功呢,我的理发师早就上门服务了,可我居然没想到也创个业什么的。 一边创业一边吃,点子没想出来,竹签铁钎倒吃了一大罐子。 要不然我也创个业吧,给迷信的中国人做个app,就叫金瓶掣签,想算谁是谁的转世灵童,就扫一下二维码,当作给他们抽个签,再把李白杜甫爱因斯坦霍金和隔壁老王都放在备选里,让他们一扫码就出一个名人。 于是我给这餐厅算了一卦,扫了二维码,拿出一支钎,只见上面雕刻着一个大字,而且每一支钎上都有这个字。

 wanjiaweb Boston

这时,服务员又来,很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们立刻从创业的迷梦中惊醒,站起来说,走,这就走。 走在晕头转向的大悦城电梯间,一个人都没有,电梯按钮也毫无知觉。仁波切说,大悦城风水可不好啊。我们四个只好走了楼梯。 仁波切又问,下面楼梯要是锁了怎么办?女友说,如果我们往回走,发现上面的楼梯门也锁了。。。 四个人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其实是三个人,型男是光头。。。。 终于走到了车库,平时迷宫一样的车库空空荡荡,我们走啊走啊,简直觉得走到了第二天早晨,惊吓到把创业的事都忘了。 直到家才想起来钎子上的那个字,你猜是什么? 著名投资人薛蛮子的薛啊。。。 难道他是薛蟠的转世灵童? Oh my god.... 简直是命运的安排...

 wanjiaweb Boston

 
Author: Nana
很多年以前,我和两个结义的兄弟一起去美国西部。那是我第一次在红色岩石中穿行,只见天空湛蓝,平原一望无际,道路笔直地伸向远方,普通视力便可看数十英里出去。偶尔停车,就会邂逅大路边一丛一丛的雏菊,隔上几十里,有生锈的村庄出现,空无一人。 有一位兄弟叫春分,他是我以及众多江湖弟兄的音乐启蒙老师。他精选了七集重金属及哥特金属音乐,逐个写了介绍。在那个满地盗版的年代,到处找可以支撑下载流量的服务器,放他的mp3,我和他,把那些音乐做成了杂志。从头到尾都是黑色的,非常酷。 他从DC飞过来与我们会合,一路上把持着租来车的音响,所有车里播放的音乐必须经过他的挑选。他带了十张CD,那一路,都是My Dying Bride和Tiamat这类音乐,映照着西部的红色岩石,在旷野中嘶喊的旋律,变成了对自然最温柔的抚摸。 另外还有两张,就是罗大佑精选集。亚细亚的孤儿,他说,罗大佑是华语音乐唯一可以听的作者。 春分是朋友心目中最曲高和寡的男神。他这样说罗大佑,我暗自开心,觉得有一种被认可的喜悦。如果说崔健代表大陆的摇滚乐,那罗大佑则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他贯穿了我人生一个又一个重要的时刻。如果有过去,他便是岁月,如果有现在,他便是情怀。 想写罗大佑,是因为我习惯在做晚饭的时候听《晓说》,熬过了航母,元帅授衔的漫长篇章之后,高晓松忽然开始讲《光阴的故事》,讲华语乐坛的三十年。交待过邓丽君和刘文正之后,他用很大的篇幅讲了罗大佑。 谁年轻的时候没听过罗大佑,那简直就是没有年轻过。尽管有窦唯,有张楚许巍,有黄家驹,但罗大佑是贯穿始终的旋律。他在学校的草地上,寝室里,他在音像店的喇叭声中,处处不绝于耳。有谁抱着吉他弹一首闪亮的日子,把童年的歌词抄在带锁的小本子上,把光阴的故事写在小卡片上。 在三里屯南街刚刚有男孩女孩的时候,北街的尽头有一家酒吧叫乡谣俱乐部。因为独占一隅,所以他家地方很大,还开辟出露天的椅子。 那整间酒吧看起来都是木头做的,整条木头刻出来的桌子,里面的地粗糙不平。在去西藏还是个传说的时候,他家的墙上一路挂过去,都是高原红的脸蛋。在别的酒吧还是专业钢琴师伴奏的时候,他家的舞台上就有整套的架子鼓,有整班的摇滚乐队。 我挥霍在乡谣的时光里,有一小半的时间是可以看到高晓松的。他总在那里喝一种叫杰克可乐的东西,一晚上灌很多,左手搂着一个姑娘,右手还有一个姑娘,笑起来像公鸡似的,咯咯的。 乡谣就像旧时候的咸亨酒店,总有那么几个孔乙己常驻,一来二去,大家也混得很熟了。有一位老榕先生,为高晓松结了不少杰克丹尼加可乐的账单。历史学家谭伯牛,也是脸熟的常客,他那时候还没有叫谭伯牛呢,低调地叫tincup,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酒具来的。至于王小山,那简直就是去泡啤酒销售代表的。当然,他们都是在四通服务器上结识彼此,到乡谣不过是找个酒喝,继续掐他们在网上没有掐完的架。 高晓松说,他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在一个酒吧,罗大佑喝到一半,上去和乐队一起唱歌。我想那就是在乡谣吧。有一天晚上,老榕说罗大佑会去,爱虹从日本回来探亲,也去了。我们聊了一会儿天,罗大佑就来了。 乡谣一向都没有太多人,我们在里面一间屋,他和我们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被见到偶像的激动,猛烈地冲击着。他说话声音很温柔,和我说话的发语词必定是美眉。 那天还有一位记者在场,他还在用胶片相机,老榕请他给我们照张相,我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罗大佑见惯了我这种愚蠢的粉丝,很淡定地说,美眉你怎么这么高啊,这样他的手便不好搭在我的肩上。我当时恨不得低上几寸,可以做状小鸟依人。 后来酒喝得差不多,酒吧的人也走了一些,大家想请他唱歌,他就上去了。乐队纷纷起立,给他让地方,他弹了长长长长的前奏,唱了一首《恋曲八零》。那时是2002年,这首老歌被他重新用吉他编译过,显得不是那么不可救药的怀旧。 高晓松说,我们中国人不擅长搞音乐,听歌都是听歌词的。我也是,从没有几首歌是因为听旋律记住的,都是从歌词往回找调子,因此唱的也一塌糊涂。 他说罗大佑开创了很多华语歌的新写法,比如光阴的故事,没有赋,没有比,上来就是兴,而且一兴到底。以前中国人写歌都写短句,骈四骊六,从罗大佑开始,写大长句,为何梦中惊醒处处看到的你简直像看到我自己,诸如轻轻问一声是否还要我再等因为夜已这样深。他的歌词冗长,反复,却不招人厌烦。他可以把就这样飘来飘去,就这样飘来飘去唱上几十遍。。 如果罗大佑开一场演唱会,不分上中下集,是唱不完那些经典的。虽然高晓松说罗大佑嗓子不好,但好嗓子和天赋都是上天赐予的,给罗大佑的天赋再配上天籁之音,这种事是要人短命的,还是不要了吧。 前几年纵贯线来美国演出的时候我去看过,到他再来开个唱,又是在赌场,凌晨两点,我们几个人又去了,像是一场十五局还未分胜负的棒球赛,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演出结束的时候他很累,那时候他五十多岁,告诉大家他小孩刚半岁。 我们大喊他的名字,本来说好没有安可的,他居然又出来了,说谢谢大家开车那么远来看他,让大家早点回家休息。 我那天冲到台下问他,大佑哥哥,我们在乡谣见过的,你还记得吗? 他说记得记得。 --骗人,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我说,你以后还要来,我们不管多远,一定来看。他说会来会来。 我说什么时候来,他说很快很快。 我说,我们都爱你!Take care. 说得很大声。 他说,我也爱你们,你们回去开车路上小心。 大佑哥哥的麦克风没有关,我离他太近说话又大喊,结果全场没走的都听到我们的对话了。。。。。。 这时从天空飘来无数彩色的纸片,映照着舞台的灯光,像是纷纷扬扬的雪,无声无息地落下。大佑哥和乐队就在这满天飞舞的辉煌中退下。 曲终人散,很是伤感。不过,想到他还可以这样充满活力地唱唱跳跳,又觉得有点安慰。 大佑哥哥,是这般深情的你摇晃我的梦想。 即使全世界都不流行你了,都不听你了,我还是会听,还是会永远永远记得你的。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原文链接是我的好友方恨少。他和我写了同题作文,请移步他的公众号围观。给他点赞。谢谢。 

 

Author: Nana
UPS送来Apple Watch那天,是首发当日,两周前的星期五,不辜负我半夜上了闹钟,爬起来刷他们那个永远We'll be back的页面。可他们明明说要六月发货,四月就来了,果粉喜滋滋地说,这APPLE的表太不准了。 其实我不是果粉。。。每次听我说这话的全国人民都笑了,纷纷揭露我,从iPhone第一代开始,就没见你用过别的手机。NO!咱也用过三星S4好不好?但是用三星的亲们说说,你们平时口袋里放几块备用电池啊。打开GPS从波士顿开到曼哈顿,四块电池够用吗?手机烫得能烙芝麻酱糖饼了吧。 我没有戴手表的习惯,也不戴眼镜。可是在google眼镜刚出来的时候,我火速订了一个,戴着到处走,一挤眼就拍一张照片。Tim Cook批评我,没前途,谁没事戴个眼镜玩啊,早晚是扔的货。库克同志说得对,他的近视眼镜还戴着,我的google眼镜早就转世了。是真的,难道现在还有谁在说google眼镜吗? 世人都喜新厌旧,那么就看谁可以坚持得更久。iPhone4已经被弃如敝履,可有的iPhone一代居然还在ebay上卖错版票价钱,美元9999。库克同志一定觉得手表的生命周期要比眼镜长,那么请看大屏幕:

 wanjiaweb Boston

由手机上的Activity可以看出,这一条白色的手表是四月十四号生产的,生产线上的漂亮小妹,把手表的电池装上以后,连续三天都让它坚持有电,十四号零卡,十五号一卡,十六号燃烧了四卡热量,估计小妹拿着慢跑了五十米。Apple Watch在电量极低时,可以开启省电模式,坚持三天。然后它就没电了,信号消失在茫茫黑夜,它被装在白色的纸盒里,和其他的同伴一起,被从江苏常熟带上飞机,飞越了白令海峡,降落在安卡拉奇。每次苹果发售的新品,都是从这个阿拉斯加城市奔赴美国的各大中心的。 在我收到的前一天,它又被充满了电。这是苹果的小贴心,许多年来,每次苹果产品送达的时刻,那个东西都至少存有一点电,让兴奋的果粉可以立刻开机。 开机后的第一个提示,就是让手表和iPhone用蓝牙连起来。 如果没有iPhone呢,那手表就仅仅是手表。 如果有iPhone呢,那手表就是一个小手机,是iPhone的延伸+运动手环。 我不知道期待Apple Watch的人都在期待它的什么,但在我看来,Apple Watch的引人之处,就是它的血统,出身Cupertino,正宗祖籍苹果共和国。其次就是发照片晒个朋友圈让人点个赞呗。 我也仅仅是买了它的运动版,看朋友圈晒的也全是运动版,看见谁贴了十二万黄金限量版,准是隔着柜台玻璃。 先说那些App,手腕抬起来的时候,表就亮起来,放下去屏幕就变黑。这也就是说,在不看表的时候,手上会永远有一个黑色的方块,尽管配上白色的表带,它还是黑的。正好,我一年四季穿黑白,很搭。有的人不喜欢这件事,但本人表示对此无异议。 所有平时在手机上跳出来的通知事项,现在都移到手表上。比如日历提醒,该上学了,该吃药了,该开会了,全都得了马三立的真传:“挠挠”。GPS开的时候,该左拐了,挠挠,该右拐了,再挠挠。据说挠的方式有所不同,我不那么敏感,体会不出差别,盲人肯定行。 来了微信,能看两行字,还可以简单地回复一个微信写好的词组。短信也是一样。我用这个给人家回过一个,人家又回复,“发错人了吧”,我挑遍上下的词组,只找出一个NO,可这也不是我平时啰嗦的风格呀!再不然就只能是How are you或者on my way,这样看起来就更奇怪了。 苹果产品现在有一个功能,当iPhone有电话进来的时候,全家所有的苹果设备都能接,电脑,手表,连我没插sim卡的旧手机都可以。这比较适合我的生活状态,手机经常不知道放在何处,但周围总是有几个别的苹果设备,任何一个拿起来都可以。 因此,我用apple watch接过一个很长的电话,把手臂举到半空中好久,累得快抽筋了,做了一遍第六套广播体操才恢复。 我收到手表的前天,窦唯坐了一回地铁,引起各种唏嘘。我决定声援他,也去坐了一次火车。我第一次坐那趟车,当然没有人认识我,我的头也不太秃,不会引起注意。火车虽然破旧,但很准时,也没几个人。坐下的时候,不打算看手机,也没带书,看了下Apple Watch,发现很是无聊。 Apple Watch的尺寸决定了它的阅读难度。我发现戴了手表,就不想看手机了!因为那天在车上的半个小时,都在聊天和看窗外,度过了一段没有手机和不上网的quality time. 火车的终点站正好是凯尔特人的主场,我从那里还去了昆西市场,为了赶回来的火车,不得已跑了半天,运动量居然快达到设定值。事实上,对我这样的couch potato,这一天的运动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峰,将近300卡热量消耗。这件事在此后再也没有发生过。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wanjiaweb Boston 我摆了寇德卡在的POSE,模仿1968年的捷克,拍了照片,也如约在朋友圈晒了手表,马龙和纸马提醒我,该充电了吧。哼哼。 我戴着手表,新鲜了一阵子,发现其实不戴这个表也没有什么。它的提醒功能并不能让我减少看手机的时间,虽然本来也不少,但也没有多到需要一个手表来控制的程度。我运动也不多,每天忙忙碌碌,并不需要一个手表来记录我的运动轨迹,我体重不大,吃的不多,不需要用到一个手表来计算卡路里的标准。所以没两天就放下了,因为总是忘了晚上要充电。 后来我就很少戴了,偶尔戴上也是为了让这个Activity的页面看起来能更好一点。现在拿到手表快一个月了,我发现戴表的日子只有十二天,只有一天到达消耗三百卡的标准,没有一天达到三十分钟的锻炼要求,勋章也只拿了一个菜鸟的。 为了手表,我擦肥皂摘下了本来手腕上的宝贝,现在又把它戴了回去。我决定明天再戴一次手表,以庆祝它的满月生日。 然后怎么办呢,还没想好。。。 

 

Pages

13803 reads
Subscribe to RSS - 其它
万家网黄页,以信任为基础的商圈
以波士顿为中心,辐射全美,提供最新华人商家信息,服务全球华人
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最新的社交媒体信息推送,日均过万阅读量
百家商户注册,跟踪华人最新创业咨讯,了解第一手最好玩最有趣的商家信息